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十二.看轻
    ,!

    “小姐姐,我找到办法混进校卫场了,你还在杏花村嘛?”十几个小时没上线的叶凌尘再度上线,一上来就兴奋地给楚璃发了个私信。

    “恩,等我半个时辰。”楚璃给他回了消息,接着便一脸出生入死般凝重的表情盯着眼前的中级回血丹。

    “啊呜。”楚璃一口吞下了一枚浅红色的中级回血丹,完全吞下后又立马吞下第二枚。

    :你吞服了中级回血丹,增加hp200点,其中无效血量:两百点。

    :你吞服了中级回血丹,增加hp200点,其中无效血量:两百点。

    无效血量,指的是漫出血条外的血量。吞服两枚都可以增加血量,那就说明,她的中级回血丹,依旧是不需要冷却时间的!

    怀着激动的心情,楚璃再次联系了周小楼,与他约定在寿春城交易。

    回寿春城的时候,楚璃在城门已经看到许多人聚集了。开服七天,游戏里的玩家终于变得多起来了。约定见面的地方是寿春城天香楼的天字二号包间,楚璃一进门,里面的npc店小二便躬身喊道:“客官里面请!”

    天香楼里的装饰古色古香,配合着来来往往npc抑扬顿挫的调子,楚璃仿佛真的置身于古代酒楼一般。

    “客官要在楼下吃还是要个雅间呢?”店小二npc很是热情。

    “我朋友在天字二号包间,带我去吧。”

    “好嘞!客官您往这边请!”店小二在前面带路,将楚璃引上楼。

    推开写着大大的“天”字的楠木门,里面是熟悉的那三人。其他两人依旧是一身深紫,中间的周小楼却是换了一身浅蓝色装备。看那装备的整齐程度,应该也是卓越品质以上的装备。

    大主顾果然是大主顾,不过两天,就换了一套装备。

    “妹子,来了。”周小楼起身欢迎楚璃,身边两人也站了起来。他们身前圆桌上还摆满了一桌子菜,似是想约楚璃边吃边谈。

    楚璃没想到只是卖个药还来吃顿饭,看到这样的情形难免有些尴尬,她快速说道:“周大哥,我这里做了一万五千粒初级回血丹,按照你上次说的那个价。”

    听到楚璃这般开门见山的话,周小楼看着楚璃那黝黑的脸蛋上隐隐泛出来的红晕,久在生意场的他立马明白了眼前这妹子的属性,点点头,也不多客气,道:“三金七百五十银,咱们现在就交易。”

    两人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周小楼拿到回血丹之后又将楚璃引到座位上,伸手给楚璃夹了一块红烧肉,道:“妹子消息里还说有更高级的丹药,不知是哪种?”

    楚璃看着面前碗里的红烧肉,踌躇了一下决定还是无视它直接谈事情,她递过两枚中级回血丹,让周小楼看。

    周小楼略一尝试,欣喜之意更甚,忙问道:“妹子还有没有多的了?”

    楚璃摇摇头,又接着道:“做一粒中级回血丹只要十二秒,一个小时可以做三百粒,六个时辰就是三千六百粒。只要周大哥你给我足够的材料,我每粒抽取一银的提成给你们炼怎么样?”

    周小楼没说话,右手中指和无名指在桌面上缓缓敲击,似乎在考虑些什么。

    楚璃有些虚,却仍是把腰板挺得直直的,为了她下个月的房租,怎么着也得把这买卖谈成了。

    周小楼身旁的那紫衣剑客注意到楚璃绷紧的背部肌肉,心中暗暗好笑,这姑娘一看就是个没进社会历练的,恐怕会被他们小楼长老坑死。

    楚璃的心怦怦直跳,说实话要别人提供材料还收一银每粒的价钱她心里也觉得不靠谱,虽然知道对方出的起,就是她自己心里有一种骗人的感觉,莫名其妙的心虚。

    “我们要五千粒,原材料倒是不难,只是妹子,”周小楼总算是开口了,语气之间有些为难:“游戏初期,工作室打的银不多,一下子拿五千银买药负荷太大了。若是能便宜些……”

    “我知道,”楚璃接了话头,不好意思承认道:“这个数目有点大,不然按照工作室给你们的银换华夏币的比例付华夏币,也可以。”

    越说到后面楚璃越是心虚,她感觉自己在坑人一样。

    “也可以,”周小楼点点头,认真给楚璃说道:“不过你也知道游戏初期,正是银不断变多的时候,比例不像是两天前的一百比一了。”

    “这是自然。”楚璃虽然刷过论坛查市场行情,得到的大多是野生工作室给的价,价钱高低不一,难以判断。周小楼言语之间条理清明,不像是在坑她。

    “我们合作的工作室现在给的价是银和华夏币一比一,这批丹药,可以算成五千。当然了,银价浮动很厉害,为了保证妹子的利益,我们给妹子加上一千,怎么样?”

    六千,交了房租她还能买三十五瓶营养液,这买卖,值!

    “好。那咱们怎么交易?”

    “这样,妹子把卡号给我,我现在就把钱打给你,就是希望妹子能尽快把丹药做出来。”周小楼一边说着一边狡黠一笑:“你也知道,这游戏前期,谁能有更多药谁就占据了等级榜。”

    说完交易,楚璃便起身想要离开,周小楼略微挽留之下也就把这腼腆人儿给放走了。

    楚璃走后,那紫衣剑客嘻嘻一笑:“这妹子还真是单纯,前面刚说了银供不应求的事儿后面给说比例一比一竟然还信了,要是回去看到十五比一的比例岂不是要哭死?楼哥,你可真会坑人。”

    周小楼瞪了紫衣剑客一眼,喝道:“胡说什么,那些比例是不是虚高你心里没点数?这么高的比例,除了那些傻壕谁会买?”

    “是是是,”易之云忙附和称是,又担忧起来:“那妹子可是个人才,以后咱们难免和她继续合作,这次坑了她这么多日后她发现了会不会?”

    易之云后面的话没说,但意思不言而喻。有这样的炼丹师合作,他们帮派会发展的快的多,要是为了这点钱就失去与她的合作,实在是得不偿失。

    “怕什么?难不成她一个小小的炼丹师还敢拒绝我们寿春城第一大帮派的合作?”这次在一旁沉默许久的紫衣乐姬终于出声了,只是一开口,似乎对于楚璃并不是很和气。

    “游戏币的价格一直在变动,我们可没有说谎,只是刚好在这个时间段变成了一比一罢了。况且按照这批药的价值,正常来说六千勉强足够。那种傻壕又不是随便遇上的,那小姑娘一看就是小市民,这次赚了六千还有日后的稳定合作,指不定怎么乐呢。”周小楼说的条条是道,最后语带嘲讽地加了一句:“像这种小市民,给她这么多钱足够打发了。”

    “就是,黑里黑气的,一看就是个乡下人,拿了六千说不定躲在破屋里数着钱偷笑呢!”乐姬韩飘飘说的更是难听,语气之中极为不满:“就是一个乡下人,咱们还废大力气接待她,看看人家,坐都不敢坐呢!”

    “诶韩飘飘,乡下人怎么了?你这话过分了啊,”易之云跳了起来,反讽道:“说人家黑,人家可是面黑心不黑,不像某些人,心都黑透了。”

    “易之云!你说谁!”韩飘飘大怒,易之云竟然敢这么说她!

    “谁应说谁。”

    “你!”

    “够了,”周小楼打断两人的争吵,冷喝道:“帮派里投的钱已经破了两百万了,能省就省一点,小易你不要拿帮里的资金做善心在这里坏事。还有你飘飘,说了多少次打人不打脸,那楚一以后会是我们长期合作的对象,就是有不满你也给我憋到心里去!”

    周小楼说的话合情合理,两人也偃旗息鼓,不再争吵了。

    不知道周小楼那边的风起云涌,楚璃一出门就跑去和叶凌尘汇合了。

    她实在是太高兴了,激动地给叶凌尘说了自己刚才大赚一笔的事,听的叶凌尘直翻白眼,这傻姑娘要是知道那些丹药至少能卖个两万得哭死吧?

    看着黑姑娘神采奕奕的样子,叶凌尘张了张嘴决定还是把这话压到心里去。

    “赚了六千,这么开心啊?”她两天没下线,买的肯定是游戏舱。能随便拿十万买个游戏舱的人,竟然会为了六千高兴。

    “啊,”楚璃没好意思跟一个游戏好友说自己没钱交房租的糗事,尴尬地笑了一下,解释道:“刚出学校就能自己赚钱,为自己开心嘛。”

    叶凌尘略一挑眉,这黑姑娘还挺独立。

    “刚大学毕业,你二十出头?”叶凌尘看着楚璃这张黝黑的脸,有些不确定复又问道。

    “对啊,二十一岁,”楚璃点头,反问道:“你不也是?”

    “噗,”叶凌尘嗤笑一声,道:“我都二十七了,可不能跟你们这些应届生比嫩。”

    “你有二十七?”楚璃瞪大了双眼,完全看不出来。果然这世界对帅哥都是格外仁慈的嘛,叶凌尘这俊秀不凡的形象就是跟她说十八她都信。

    “对啊,常年加班,老男人一个。”

    ……

    就算是二十七也不算老男人吧,而且他的样子一点也看不出来愁苦加班的痕迹啊,楚璃不知道该怎么接这话了。

    好在叶凌尘和楚璃相处了这几天,也知道楚璃内向一根筋的德行,又岔开话题问道:“我买了两套小兵服,帖子上说这样可以混进校卫场,咱们还剩一天多时间,现在去杀他?”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