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一百九十七.拉拢
    “白玉郎君?”听着易之云的传话,楚璃有些惊讶。白玉郎君她倒是见过几次,可他们没有这么好的交情吧?怎么突然来找他?

    易之云虽然变成了现在这幅模样,但游戏里相交的那些好友还是在继续联系的。白玉郎君和易之云更熟悉,通过他来给楚璃传话也是正常。

    “他或许是想拉拢你。”经历了那样的大劫,易之云对人心的看法不能说恶意,但也绝对算不上正面了。现在的他,即便是面对昔日好友的请求,也不自觉揣摩对方的真实意图。

    拉拢她?楚璃有些懵,她放着知根知底的朋友不合作,去跟一个陌生人合作干什么?秦慕一再怎么样,那也是她玩游戏以来一直认识的人,总比他们这样半路拉拢的人好。

    “告诉他,我最近忙着打副本,有什么事情我们就游戏私聊说吧。”楚璃不想跟白玉郎君见面,一来惹人怀疑,二来她没有合作的打算。不过直接说不见也有点草率,万一对方只是想告诉她一些消息来进行交易呢?

    还是通过私聊交流,这样比较妥当。

    八卦喵喵从医馆的偏门走了出来,刚才楚璃和易之云的话她都听到了,对楚璃的说法,她并不赞同:“你这么说人家会觉得你自大狂妄的,倒不如去见面,看看他说什么。万一,对方想要的合作跟你想的合作不一样呢?”

    “而且,你跟他私聊,这不是更让秦慕一怀疑么?那家伙可多疑了,你按照程序走,行的端坐的正,怕什么?”

    现在的查无此帮处于动荡期,既有秦兵的不断攻击,又有汉王宫清欢阁的虎视眈眈,楚璃这个时候不果断应下表示自己的问心无愧,秦慕一肯定要怀疑的。

    依她这些天来观察秦慕一行事的结果来看,要是楚璃不答应见面,他肯定会想,要不是心里有鬼,为什么不敢接?而楚璃所说的,有事直接发消息别见面,那就更是他的怒点了。有什么事要这么藏来藏去的,还不是要背叛?

    “所以啊,你还是去见吧。保险起见,带上瘦猴子。我看他挺信任瘦猴的。”八卦喵喵总结道,反正她是看不惯这么个人,要不是觉得楚璃人还凑合,她才不接受秦慕一的邀约来查无此帮呢!

    有没有这么夸张啊?楚璃无语,一个帮派而已,搞得这么宫心计么?

    “听她的。”

    “她说的对。”

    两道声音响起,楚璃一看,不知何时,杀手兄和齐雪儿也来了。这医馆的门也太不靠谱了,帮里玩家都是随心而进的。

    楚璃觉得没必要,但这些好友显然是为了她着想,她便答应了,去找瘦猴跟他说这事。叶凌尘等人离开查无此帮后,他的情绪一直有些低落。楚璃来找他,他怏怏应下了,却没什么精神。

    叶凌尘现在被迫离开游戏也是楚璃做的,可她并不觉得自己有错。因而,两人在路上,一直没说话。或者说,两人都为了维持友谊尽量不开口去打破暂时的平静。

    白玉郎君选择见面的地方是寿春城的天香楼,这是楚璃多次来的老地方了,她还是挺熟悉的。似乎每一次来,她的游戏生涯就会改变一次。

    她站在城墙上观察了一波秦兵,选择了他们警戒范围之外的路径直奔天香楼。瘦猴的速度要慢一点,但楚璃带着他,倒也不至于跟不上。

    再次进入天香楼,这里果然破败了好多。秦兵涌入,楚国npc纷纷逃亡,天香楼里剩下的,也就是几个年纪大的无法逃离的npc。要说这游戏刻画地还挺真实,npc老了就会行动迟缓无法长途奔波。

    而天香楼也因为没人仔细打理,就连包厢里都有着一层蜘蛛网。

    白玉郎君嫌弃地拿手绢擦拭了一番桌子,这才抬起头对楚璃两人笑道:“寿春城被攻陷,我只能找到这样的地方来约见了,真是不好意思。”

    “挺好的。”楚璃夹了片山药尝了尝,至少这里的年老npc还能做两个素菜呢,不错了。

    白玉郎君笑笑,因为楚璃的随和,他对她心中多了分好感。难怪她能吸引那么多人才帮着她,就这份不矫情来说,在游戏一帮游戏高手里,都算的上凤毛麟角了。

    其实他是故意选择在寿春城的,就是想赌对方会不会因为冒了巨大危险过来。看到楚璃来,又看到这样肮脏的环境,他自己都有点不好意思了。没想到对方并不在意,白玉郎君开始有些怀疑自己搜集的情报是不是真的了。

    再看向瘦猴,白玉郎君在心中有了些猜测,便开门见山道:“楚璃,我知道你是个直爽的人,我也不跟你绕弯子。今天我来,是希望你能加入我们汉王宫,为我们争取华夏服之首的位置。”

    “两个月后的国战,除了我们汉王宫,没有其他帮派有那样的经济实力去跟其他外国服对抗。你是个聪明人,应该知道打这种战,是需要大量资金支援的。我们也不想在对抗外敌之前自己先内斗损伤元气,你觉得是不是?”

    楚璃沉吟良久,看着白玉郎君的眼睛认真道:“话是不假,国战时敌手当然是外国服,内斗是不应该的。可……凭什么我们就要做你们的附庸?”

    “群龙无首可不行,我们像一盘散沙各自为战,到时候岂不是让外国服看笑话?”白玉郎君很聪明,避开楚璃的尖锐话题,将问题直指华夏服与外国服的尊严之争。

    可楚璃也不是傻子,经历了多次默默看人家装逼最后自己被损害利益的事,这次她并不打算把吐槽的话憋在心里了:“既然是这样,那就挑个最有领导能力的人。大家找个机会拼下智谋,凭什么就直接臣服于你们?”

    白玉郎君面色一僵,勉强道:“楚璃,你要清楚,我们才是最大出资人。”

    出了钱还要做臣子,哪有这样的道理?

    “嗯,这话没错。可你们投了一大笔钱,最后因为自己领导无方损失了钱还丢了面子,更是折损了整个华夏服的面子,这不是更亏么?”楚璃先是认同了一波白玉郎君的话,接着,拿白玉郎君劝她的话奉还给他。

    “倒不如我们领导,你们拿钱收钱,这样不必承担压力还能最大限度保证华夏服的胜率,你说是不是?”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