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六章 出征
    ,精彩小说免费!

    深夜匆忙赶回崔府,在长安城的宵禁中,崔格也毫不例外的动用了自己的特权,不然的话,崔格只怕也回不了这长安城。

    马蹄踢踏之声于幽静的长安街道上传出,格外刺耳,更是有一种让人心颤的感觉。

    崔格站在崔府门口,远远的看着远处一队人马朝着崔府奔来,来人不过十几个,但是个个手持火把,在黑暗之中极为耀眼,再加上那富有节奏,让人心颤的马蹄声,崔格知道,此次来人,是来崔府的。

    旋即,崔格微眯着眼睛,看着那十几人,随着人马靠近,马背上钢铁交加之声也显而易见,而那十几人的身影,也被崔格看了个清楚。

    只见那十几人,皆身高八尺,在这微凉的秋日里,依旧穿着厚重的青黑色盔甲,胸前的护心镜照射着火把上的光芒,竟也有些刺眼。而头却未带头盔,四肢健壮有力,手持唐横刀,背有弓弩,张弓待发,这些人一脸穆然,踏着身下黑色大马,威风凌凌,这便是大唐虎贲,大唐绝对最强的兵种。

    崔格微微眯着眼睛,站立于崔府门前,目光注视着这些虎贲,嘴角露出一丝笑容,因为崔格在这上面,看到了一个熟人,此人便是林朗。只见这林朗带着一众虎贲军朝着崔府奔来。

    “吁!”林朗来到崔府外,猛然勒马。

    “崔格听命!”林朗坐在马背上,高声呼喊,同时从自己腰间拿出一块令牌。

    “崔格在。”崔格穆然单膝下跪到。

    “圣上有命,凉州叛乱,非同小可,为天下苍生,大唐稳定,让你我暂时担任凉州先锋,笃亲王为将。”林朗说道。

    “崔格领命!”崔格毫不犹豫的说道,话语之坚定,不容置疑。

    而林朗宣布完自己的话后,将手中令牌一收,从自己背后拿出一个黑色包裹,这个包裹很重也很大,然而林朗却就这般往崔格身上一丢。

    崔格一把抓住这黑色包裹,只听见这里面精铁击打声响起,重量斐然。

    崔格不由的眼前一亮,这里面应该就是崔格想要的东西了,盔甲,虎贲军的盔甲。这可是大唐军队最精良的盔甲装备,或许比市面上那些昂贵的盔甲更为坚固。

    旋即,崔格一把撕开包裹,那盔甲直接掉了出来,崔格一手抓住,直接朝着自己身上一套,一身盔甲穿戴整齐。

    虽无头盔,但是崔格知道,这是未开始战斗,若是想要头盔,需要去军营之中,校场调兵后,方可佩戴头盔。

    “林兄,何时出发?”崔格问到。

    林朗淡淡一笑,道:“今夜你就好好陪陪家中二位娇妻,明日清晨,钟楼声响后,调兵出将,前往凉州。”

    崔格听得此话,微微点头,看着自己身上这一身盔甲,还是很满意的,这一身盔甲,不重,但是这意义却很重。

    “既然如此,林兄,明日军营中见,不送。”崔格拜别。

    林朗听罢,勒马调转马头,朝着另外一个地方而去,踏踏马蹄声,渐行渐远渐无声。

    崔格看着林朗离去的背影,嘴角露出一丝笑容:“有意思,越来越有意思了。”

    想着,崔格摸着自己身上厚重冰冷的盔甲,明天就去凉州,凉州对于此时的崔格来说无异于牢笼和死地。

    而所谓的先锋将领,对于皇帝或者说急于求娶功名,往上爬的人,或许是一件天大的好事,因为这样才能立得战功,但是崔格却知道,对于自己来说,这只不过是一个开始。

    笃亲王带军,非同小可。而且是虎贲军,皇帝到底是个什么想法?用皇室之人去诛杀仞囚天?这样的用意,或许有某些不可告人的目的,不过对于崔格来说,若是仞囚天死了,倒也算一件好事……但是若是没有死,那可如何是好?

    想了想后,崔格越想事情越糟,晃了晃头,转头回了崔府。

    一夜风雨,种草。

    崔格心满意足的从床上爬起,二女求子,崔格也只能随她们二人。

    清晨,长安城四面八方传来钟声,而此时的崔格,已经戎装待发,来到了长安城外的军营之中。钟响点兵,自然在钟响之前便要到达军营,此时军营早已冲破晨曦。

    三千虎贲军,整齐罗列,俨然站立在那里,仿佛一把冲天利剑,直冲云霄,没有任何人能阻挡他们一般,巍峨气势,汹涌而起,给人一种极大的压迫感,很是不适应。

    崔格缓缓走到虎贲军前,转身看着将台,手中挎着青黑色的头盔,俨然站立,而崔格的身边,林朗也是一脸肃然。

    三声鼓响后。

    笃亲王缓缓从远处有来,身穿一身正气凛然的盔甲,腰间挎着一大唐刀,手搭在刀柄之上,迈开步伐,朝着这将台走来,而跟随在笃亲王身侧的还有两人,一人崔格已经很是熟悉了,正是那何眶夫,而另外一人,崔格也有些印象,荥阳郑氏的郑民。

    郑民虽在朝堂上并不显赫,但是就连崔格的父亲崔立青,都曾经赞扬过此人,说此人虽无智谋,但是却勇猛过人,实在乃是一方猛将。

    如此高的评价,自然也让崔格有些刮目相看。

    而笃亲王神色凝重的走到将台前,看着众人,高声大喝道:“点兵!”

    笃亲王话音一落,四周皆安静了下来,随后只见一文官从不远处跑了过来,说是文官,却不如说是打杂的,只因为此人身上没有穿护甲,更无兵器,手中只有纸笔。

    那人跑到笃亲王面前,呈递一纸后,便退了下去。

    然而笃亲王看都没看一眼,直接将那纸往怀中一塞,看着一众将士,大声道:“养兵千日用兵一时,平日里,你们在这虎贲大营之中如何潇洒,我暂且不伦,但是,现在大唐有难,需要你们的时候到了!尔等皆为我大唐真男儿,可愿与我冲锋陷阵?”

    “冲锋陷阵……冲锋陷阵。”如滚雷般的声音响起,崔格站在那里都不由的打了一个寒战,这三千人的吼声足以传遍整个长安城了。

    崔格站在这些虎贲军前,都感觉到阵阵声浪将自己的耳膜震的颤颤发抖,甚至崔格都能看到地面上石子的微微颤动。这三千虎贲军,可谓是唐朝的精锐部队,精英之中的精英。

    不过让崔格疑惑的是,那皇帝竟然敢将如此军队交给笃亲王,难道他就不怕笃亲王用次军队胡来?不过当崔格看到笃亲王身旁的二人,只见那何眶夫和郑民二人后,崔格似乎明白了一些什么。

    何眶夫乃是大理寺卿,而那郑民乃武将,一文一武二者相辅相成,足够和笃亲王成对立之势,若是笃亲王有什么异动,二人自会钳制笃亲王。这么看来,何眶夫和郑民的实际作用,乃是为了钳制笃亲王的。

    就在崔格心中暗暗分析之时,笃亲王冷声到:“此战关乎大唐安危,尔等可愿将自己性命赌上?”

    “誓死捍卫大唐!”如雷鸣般的声音再次响起,弄的崔格都有些热血沸腾了,能有如此军队,当是大唐之福,百姓之福。

    崔格微微眯着眼睛,看着前方笃亲王,神色凝重,不过却也显得庄严肃然。

    一番鼓舞士气之言过后,整整三千虎贲军,皆上马背,朝着凉州奔驰而去。马不停蹄。

    一路上,崔格吊在笃亲王身后。

    “亲王此去可有把握?”崔格笑着问到。

    笃亲王头也不回的说道:“没有一丝把握,仞囚天的本事我是见过的,绝非等闲,就单单他一人,我便应付不来,何况此时他在凉州发展的势力。不过皇兄下了命令,我也不得不从,这大唐的安危,皆系于我等身上,此事不可小觑。你也要做好心理准备,这一战,三千虎贲军,不知道能不能回来一半。”

    笃亲王说着,话语之中竟然带着悲凉之意,显然,就连笃亲王自己,都不相信这次他能全胜而归。

    崔格听得此话,迟疑了一下,旋即道:“若是我说,此时的仞囚天,此亲王认识的更强大,那又该如何,而且我听闻,那仞囚天招募江湖门派不下十个,再加上凉州的那些武林高手,我们这三千虎贲军,也不知能不能胜。”

    崔格说话时,声音压低的很低,崔格知道这打击士气的话,不可说,但是笃亲王是主将,崔格必须将自己知道的情况告诉笃亲王,好让笃亲王有心理准备。

    笃亲王听到崔格的话,笑道:“门派之事,已经有人去解决了,你就不要担心这些了,等到了那凉州,我可还指望你能多杀两个人,减少虎贲军的伤亡。”

    笃亲王胸有成竹。崔格暗暗点头,这笃亲王想必已经了解了那凉州北部的情况,并且做出了对策,否则不会这么轻松。

    不过,就算如此,崔格还是很担忧,毕竟那凉州北部的内力外放者也不在少数,那种级别的武者,崔格除了动用火龙珠,别无办法。

    但是此时崔格的火龙珠中,玄武正在苏醒之中,崔格根本动用不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