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章 凉州北部
    ,精彩小说免费!

    “走。”崔格不待二人说话,冷冷的说道,语气之冰冷,令人发指。

    二人听到崔格的话微微一愣,相视一眼,皆一脸迷茫,不过二人紧紧跟随着崔格身后,不离寸步。

    很快,崔格三人来到了凉州中部广场。

    此时所有患有瘟疫的人,全部蹲坐在这一片狭小之地,人挤人,更是不堪,哀嚎喧闹之声不绝于耳,仿佛一个人间地狱般。

    崔格跨入这片区域后,一股**之味,悠然散发出来,空气中溢满了各种起来,更有士兵时断时续的从里面抬出尸体。

    崔格看到这一幕,心仿佛被人揪住,伤痛不已。

    “药够吗?”崔格阴沉着脸,冷声问到。

    张忠药无奈的摇了摇头,道:“搜查了所有药铺,就连凉州官府的库存,还有周围村落,临近县乡的药,全部拿出来,也只够一半人使用。”

    崔格听到此话后,陷入了沉默,不一会,崔格回过头,看着张忠药,道:“可否稀释药液,拖上个三天?”

    崔格的意思是暂时稳定病情,从其他地方调集药材。

    张忠药听到崔格的话后,迟疑了一下,道:“这……可以一试,但是我不知道稀释的药液,效果如何。”

    崔格点了点头,道:“全部稀释一次,如果管用的话,拖住病情。”

    旋即,崔格让张忠药将已经熬制好的药液,加水稀释后,分发下去,给这些瘟疫患者食用。

    这么多人,崔格等人忙了近三个时辰,直至深夜,终于忙完了。药液送下去后,虽然不至于达到立竿见影的效果,但是却也让这些人少了许多痛苦,整个凉州中心的哀嚎声少了很多,甚至有不少人陷入了沉睡之中。

    崔格看着这些凉州百姓,微微叹了一口气,看着张忠药和裕中天二人道:“现在,只能去最近的郡县收集药材,以最快的速度收集,还有一些过往的商人,不管他们药材的用途是什么,只要对瘟疫有帮助的药材,全部征收过来,当然,你们也付些钱财给他们,知道吗?”

    裕中天明了,点了点头,道:“既然如此,我和张仵作分工合作,我去郡县收集药材,至于采药和熬药什么的,就交给张仵作了。”

    崔格点了点头,张忠药没有武功,更没有什么名声,而裕中天则不同,人脉广阔,更是武学奇才,由裕中天来办此事,更为稳妥。

    旋即,三人分工以后,便马不停蹄的开始行动了起来。

    崔格和二人分离后,再次朝着地下暗河跑去。

    地下暗河的事情,崔格还未处理完,那些月陨教的门徒,全部躲在地下暗河之中,崔格还未能查出底细。不过,崔格必须掌控这地下暗河中的情况,还有,那些被放血的人,是从何处而来。

    再过两个时辰,就到了换班的时间,崔格不能让月陨教的人发现阿厚失踪。

    旋即,崔格再次回到休息之所。

    而此时在里面休息的两名弟子,已经醒了过来,见到崔格回来,那二人问到:“阿厚,吃过饭了?”

    崔格缓缓摇头,道:“还没,刚刚拉肚子。”

    二人听到崔格的话后,没有多生怀疑,这溶洞中的伙食一向不怎么样,拉肚子也是常有的事情,毕竟在这么昏暗的地方,什么不干净的东西都有。

    “好吧,快到换班时间了,去吃点东西,填一下肚子,唉,等下又是六个时辰,这日子,真特么难熬。”其中一人无奈的摇了摇头,从床上起来,伸了个懒腰,抱怨到。

    六个时辰的站岗,又不能随意走动,要是被人发现,会受到教内惩罚,赏鞭二十。

    旋即,崔格跟着二人来到食宅,那食宅不过就是一草棚,此时这草棚前的木桌上,摆放着些碗,里面放了几个馒头,在昏暗的环境下,也看不清这馒头到底是什么样子的。

    三人一人端着一个碗,直接蹲坐在地上开始啃了起来。而崔格拿着这馒头,却闻到了一些血腥气味。崔格小心的这些馒头掰开,从自己身上拿出火折子看了看。

    这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只见这馒头里,竟然夹杂着一根手指!崔格顿时感觉毛骨悚然,连忙将另外几个馒头掰开,但是另外几个馒头里,头发丝,人肉,人皮都有。

    “呕!”崔格看着这些馒头,忍不住呕吐了起来,但是崔格已经一日未进食,什么都呕吐不出来,一直干呕,同时看着另外两个人在那里疯狂的啃馒头,更是汗毛直立。

    直到崔格头脑发胀后,崔格才缓了过来,但是看到那二人正在狼吞虎咽的啃食着馒头,崔格实在待不下去了,旋即崔格以吃不下,直接逃离此处。

    看来这里处理尸体的方式,不仅仅是将尸体抛去河中,还有用作食材。

    这一切,都匪夷所思,崔格离开这食宅后,跑到河边,和那个在站岗的人换了班后,一屁股蹲坐了下来,缓和了一下。

    “看来,这里真的不能用再留了。”想着,崔格将目光投向暗河。此时暗河中,再次飘来一团火焰,崔格知道,这是那男子又来送人了。

    而那月陨教的教主,再次出现,将筏子的人收了起来。旋即,那送人的男子,再次离开。

    崔格微微眯着眼睛,一只鬼厉金蛊幼虫,消无声息的飞了过去,落在那人的脖子后部,直接钻进了这人的皮肤里。

    做完这一切后,崔格并未动弹,而是任由此人走远。

    而崔格则借助鬼厉金蛊幼虫和自己的联系,感应着此人行筏路线。此人在暗河中,七扭八拐,终于,朝着凉州北部缓缓而去。

    崔格感应着位置,但是却发现,此人并未离开凉州而是在凉州北部边缘,停了下来。

    “凉州北部……看来……事情越来越有意思了。”崔格嘴里喃喃道。凉州北部,崔格未曾去过,而那些官员给自己的信息,也没有凉州北部的任何资料,不经意之间,竟然让这凉州北部成为了一个禁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