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九章 夜
    ,精彩小说免费!

    议事厅中,灯火阑珊,较为昏暗。而昏暗的灯光之下,一中年男子,正背对着崔格,站在议事厅的正中央,头微微上扬,看着议事厅上挂着的一副画像。

    崔格走进去以后,轻声道:“陈护法,找我何事?”

    那陈护法听闻,缓缓回头后,看着崔格,笑道:“阿厚啊,来来来,给你一样好东西。”

    说着,这陈护法对着崔格招了招手。

    崔格见状,虽有疑惑,但是还是走过去了。而这陈护法,则从自己怀里拿出一米粒大小的红色晶体,放在崔格面前,笑道:“这是教主给三名护法发的神丹,每人二十枚,你现在修为还太弱,这一枚就给你了,你且拿着,好好修炼,不要辜负了我对你的期望,知道吗?”

    崔格看着这散发着血光的神丹,心中微微抽搐。这是用人命炼制而成的神丹啊,这些人竟然真的将血液炼制成为丹药,简直残忍之极。

    不过崔格还是小心翼翼的接过这神丹,对这陈护法感恩戴德。

    “对了,阿厚,我给你神丹的事情,你可千万不要对其他人说,若是他人问起我叫你来议事厅干什么,你就说我在指导你修炼武功,知道吗?”陈护法叮嘱到。

    崔格微微点头,不过崔格的眼睛却定格在这陈护法的衣物之上。只见这陈护法的衣物之上,沾染着些许血迹,血迹还未干透彻,但是这陈护法好像对自己身上的血迹已经习以为常,根本就没有意识到自己身上浓重的血腥气味。

    旋即,崔格拿着这神丹,缓缓离开议事厅。而就在崔格刚一步跨出议事厅的时候,那月陨教的教主刚刚好和崔格一个照面而过。

    崔格见状,忙撇了一眼这月陨教的的教主真容,但是却发现,这月陨教教主那黑色的长袍子下,竟然还带着一张面具。

    崔格见的如此情况,心中倒是有些兴趣,这月陨教的教主,竟然在自己教众之下,还带着面具,看来此人多半是见不得光。

    旋即,崔格也管不了这么多,匆匆忙忙的朝着这里面为自己安排的住所而去。

    当崔格回到住处的时候,其余两人均已经睡了过去,睡的死死的,应该是昨天晚上一夜未睡,所以极为疲惫。不过也难怪,一站站六个时辰也是够了。

    不过崔格并未睡,而是坐在阿厚的床位上,将那陈护法给自己的神丹拿出来,仔细的端详了起来。

    这神丹,实际上就是血液的结晶,不过是通过特殊的手法,让这些血液能够凝结成结晶状态,不过至于服用后会有什么作用,崔格还真不敢随便尝试。

    一盏茶的时间过去,崔格犹豫再三,看着自己手中的神丹,一口将这神丹给吃了下去。神丹入口,直接化作血液,一股浓郁的血腥味,直冲崔格的鼻尖,让崔格异常难受。

    但是除了气味,崔格服下这神丹后,却发现,这神丹内,竟然隐藏了一股不小的内力,这些内力一入崔格体内,便直接化作崔格内力的其中一部分,甚至崔格有一种感觉,如果能多服用,自己身体里积存的内力,将永无止境。

    直到这一刻,崔格才明白这月陨教的教主为何对这神丹如此在意了,甚至为了练成神丹,可以拿这么多人的性命来使用,这魅力果然这么大。

    旋即,崔格花了一点时间,将体内的内力微微稳固了一下。随即,崔格缓缓站起身来,稍微舒展了一下筋骨。

    “噼里啪啦。”

    崔格的身体里发出一阵鞭炮之声,这崔格的骨头在响。

    “卧槽,好爽的。”崔格忍不住惊叹到。这就是所谓的爆骨,只有当内力达到一定境界的时候,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而爆骨,实际上没有太明确的分界点。这只不过是一个现象,但是没爆骨的人,不一定此爆骨的强。

    做完这些后,崔格缓缓走出房屋,慢慢的朝着那祭坛而去。一路上,崔格都没看到什么人在这里面晃悠。

    崔格很快就来到了祭坛的周围。越是靠近,血腥气味就越重。很快,崔格就被一股血腥之气笼罩。

    而祭坛上,那口锅,此时里面的血液在冒着气泡,看上去很是渗人。血液的咕噜咕噜声,不绝于耳。

    崔格瞟了一眼,将这祭坛的布置记录了下来。崔格微微掐指一算,自己下到这暗河中,应该已经有四个时辰了,此时上面应该是下午时分,崔格知道时间不多了,自己该走了。

    旋即,崔格偷偷摸摸的摸到了河边,直接潜入水中,原路返回。

    一个时辰后,崔格从一口水井中爬出。此时天色已经黄昏,淡淡红色炫耀在崔格眼中。

    崔格看到这一幕,却感觉看到了那一锅血液。

    “咕噜……咕噜”崔格忍不住在一水桶中舀出一口水,咕噜咕噜的喝了起来,给自己压了压惊。

    但是此时崔红只知道地下的情况,但是却没想到怎么将这些人给抓捕。

    自己虽然有一千的士兵,但是这些士兵大多不会武功,只是学过军队的粗浅武功,却也比不过那几十人的武功。

    想不到,崔格就将此事稍微停滞下来,转而朝着凉州城墙下跑去。

    此时城墙之下,裕中天和张忠药二人此时如同热锅上的蚂蚁,正焦急不已。

    “张仵作,要不咱们先去?崔少卿应该不会有事的,他武功还可以,在这凉州地带,应该还没有人能要了他的性命,或许是查案忘了时间,我们在这里死等,只会让更多身染瘟疫的病人痛苦。”裕中天劝说到。

    而张忠药却摇了摇头,不容置疑的道:“不,崔少卿必须要来,否则我不放心。”

    裕中天见张忠药如此坚持,不由的叹了口气,无奈的道:“好吧,随你了,你是大哥,你说了算。”

    旋即,二人蹲坐在墙角处,等待着崔格。

    而此时的崔格,此时正在马不停蹄的朝着城墙下赶了过去,风驰电掣,很快,崔格来到了城墙之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