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9章 笃亲王的酒
    井子疑惑的看着崔格,问道:“我不知道你说的目的是什么,你所杀的那个东瀛人,应该是偷渡过来的,我们和他没有任何关系。”

    崔格淡笑一下,道:“有没有关系,在我这里不重要,我大唐一线尺被盗,你东瀛人参与其中,朝廷只会认为你们是同党。”

    谈笑风声间,崔格似乎意识到了一些什么东西。

    那死去的东瀛人,绝对是不会让自己猜测到幕后黑手到底是谁,而此时,只怕是那东瀛人故意为之。又或者是那东瀛人本就如此自傲。

    “井子,我再问你一遍,你们都知道一些什么?”崔格冷冷的说道。

    “我所知道的,想必大人应该也会知道,我百花楼在洛阳一直很老实,从未做过什么贪凉之事,一线尺,也不是我们偷的。如果大人非要定罪,我等也无话可说。”井子态度强硬的说道。

    不过这次崔格并没有再用读心术了。崔格知道,这个案件,在那东瀛人死了以后,更加复杂。

    笃亲王可能是凶手,也可能不是凶手,而这百花楼的人也可能是凶手,可能不是凶手。不过崔格能确定的是,这件事和笃亲王有关系。

    笃亲王作为当今皇帝的四弟,住在长安,而笃亲王崔格也算是有所了解,此人在民间传闻,不问世事,只游手好闲,当自己的逍遥王爷,平日里喜欢游山玩水,但是在江湖上,却又有着不少的朋友。

    所以这笃亲王虽然散漫,但是朝野上下,没有人会轻视此人。

    随即,崔格看了一眼这井子,道:“带下去先关押,不必送往长安了,此事还有蹊跷。”

    崔格说完,看着一旁的秦天,只见这秦天竟然耷拉着脑袋,一双眼睛滴流滴流的在井子身上转着,崔格猛然拍了一下秦天的头道:“小子,想什么呢?”

    秦天吃痛的摸了摸脑袋,道:“师傅,难道你就不觉得奇怪吗,为什么咱们非得从人下手,我们完全可以从物上面下手啊,那个抓我的人的尸体还没验呢,或许在尸体上,我们能发现些许的蛛丝马迹。”

    秦天跟着崔格,也开始学会思考问题,但是崔格却摇了摇头,道:“还用你说,尸体我已经让白一刀去验过了,没有任何发现。走吧,咱们或许要去见一下笃亲王了。”

    崔格冷笑到。

    这笃亲王此时应该在洛阳,否则人刚被抓到不过几个时辰,他怎么会知道的。

    随即崔格向吕守打听到笃亲王的府邸后,带刀前去笃亲王的府邸。

    洛阳南面,一个幽静的小宅院,四周竹林密布,夏日中,带着几分清凉,放眼望去,庞然心旷神怡。

    “好地方。”崔格看着这宅院,不由的点了点头,这笃亲王还真会享受。如果是换在一些其他位高权重的人,绝对会住在金碧辉煌之地,不过却没有写笃亲王如此有雅兴了。

    而就在崔格踏足这竹林后,不过百来步,竹林深处,纵身飞来两人,一男一女。

    “来着何人,速速止步。”那男子冷傲的看着崔格呵斥到。

    崔格仔细打量了一下二人,这男子不过是刚刚步入内力期的人,根基不是很稳固。而那女子却比这男子强上不少。

    崔格看着这二人,笑道:“崔氏崔格,崔极名一脉嫡孙,前来拜见笃亲王,还望二位通报一下。”

    那男子看着崔格递过来的名帖,扫视了一眼后,异样的看着崔格道:“你是崔太师的嫡孙?”

    “正是。”崔格点了点头。

    这崔老爷子的名字还是很管用的,出门在外,难免遇上些权贵,崔老爷子虽多年未出现在朝野之上,但是大多数人还依稀记得崔老爷子的身份,毕竟当年的崔老爷子,也不是盖的。

    “好,你在这里等着,凝儿,你送给亲王。”说着,那男子将崔格的名帖给了这个叫做凝儿的女子。

    凝儿见状,冷漠的点了点头,纵身离去,从头至尾,这女子没有说过一句话,也没有任何的表情。

    崔格也不着急,带着秦天随便找了个草地坐了下来,丝毫没有把自己当做见一个什么重要的人一般。

    而那男子看着崔格,眉头微皱,有些不喜,但是却也未出声,毕竟,他只是一个侍从。

    很快,那凝儿缓缓走出来,目光也不看崔格,而是对着这男子点了点头。

    男子会意,看着崔格不耐烦的道:“好了,你可以进去了。”

    崔格这才从地上爬起来,拉着秦天走了进去。然而就在此时,那男子再次将崔格拦住,道:“人可以进去,兵器留下。”

    崔格迟疑了一下,但还是将自己的唐刀丢给了这男子,这才走了进去。

    沿着这条路,崔格来到了院中。

    而此时这院中,一个中年男子袒胸露乳的提着一个水桶,在院中浇花。

    “来了先找个地方坐着,这些花我很快就浇完了。”中年男子淡笑着说道。

    “崔格见过笃亲王。”崔格的礼数不能废,对着这笃亲王行了一礼。

    随后崔格带着秦天在这里随便找了一张桌子坐了下来,还别说,这笃亲王的府邸,廊道上四处都是桌子,布局不是很规律,但是却又透露出一丝规矩。

    约莫半个时辰后,那笃亲王终于将他那些宝贝花草给浇好了,伸了个腰,慵懒的朝着崔格走来,嘴里念叨着:“小子,选的地方和你那个老爹很相似嘛,果然是崔立青的种。”

    崔格听到笃亲王的话后,微微一愣,陪笑道:“家父与我,本血脉相连。”

    笃亲王听到这句话,眼皮微微抬起,看了一眼崔格,道:“好一句血脉相连啊,好,好,好,来人,上酒。”

    笃亲王轻轻道。

    随即一个侍女不知从什么地方走了出来,手中端着一壶酒。

    待酒壶放下后,那笃亲王竟然直接提起酒壶,给崔格倒了一杯酒,不过却没给自己倒,倒完后,这笃亲王双眼目视着崔格,嘴角带笑。

    崔格怎么能不明白这笃亲王的意思,忙道:“多谢笃亲王赐酒。”

    说完,崔格猛然仰头喝了个干净。

    笃亲王见状,十分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再次为崔格倒上一杯酒。

    崔格见状,再喝了一杯。

    而这笃亲王,又一次倒酒。

    三杯后,笃亲王终于不再倒酒,而是笑咪咪的看着崔格,道:“小子,怎么样,这酒可还行?”

    崔格喝完三杯后,头有些微醺,但是还能扛得住,点了点头道:“酒美意醉,好酒,只是不能多喝,喝多则醉。”

    笃亲王听到崔格的话,哈哈大笑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