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3章 市井之言
    不过,就在崔格这么想的时候,崔格又在另外几颗小柱子上发现了类似的痕迹,一模一样。

    “这……不可能啊,盗窃不可能一堆人来,而且,这些孔,均匀一致,像是同一个人所为。”崔格隐隐感觉到一团迷雾。

    而林朗突然叹了一口气,道:“那痕迹,是我留下来的,你看痕迹的周围,周围的灰层被明显的沾去,如果不是我眼力尖,我也看不到。”

    崔格将目光从小孔处移开,只见一只只孩童的手掌印,正清晰的呈现在那里。

    “婴儿,这不可能!”崔格一惊。

    然而林朗也点了点头,道:“我觉得是有人故意而为,这婴儿手印很不协调,而且婴儿,也不可能爬上去。”

    “除了这些线索,可还有其他线索?”崔格问到。

    林朗点了点头,道:“还有窗户,进来的时候,东面的窗户,和西面的窗户都被打开了。”

    崔格点了点头,道:“那天守护这里的士兵何在?”

    林朗摇了摇头,道:“已经押送回长安,斩首了,现在毫无线索。”

    崔格又观察了一会,但是毫无头绪,一切都没有留下什么证据。

    恍恍惚惚,一上午的时间就过去了。

    崔格和林朗告辞,准备在洛阳先逛一下,既然案子没有线索,二人在那里死守着,也不可能出现什么奇迹。

    崔格带着秦天来到一市井之地,此处掺杂,鱼龙混杂,但是却胜在热闹,人来人往,熙熙攘攘。

    崔格坐在一凉铺旁,随便点了点吃的,就坐下来吃了起来。

    秦天坐在一旁,看着崔格,道:“师傅,我姐姐怎么还不来接我……而且这块冰到现在都没有化,这是不是不是一块冰啊!”

    秦天手里捧着那金玉盒子,看着里面静静当着的寒玉冰晶,疑惑的问到。

    崔格一边吃着,一边道:“这是块冰,只不过不容易融化,你随身带着,总有一天会融化的,别想了,快吃吧,吃完了师傅带你去玩。”

    秦天听到崔格的话,忍不住撇了撇嘴,轻哼了一声,缓缓吃了起来。

    而就在崔格和秦天二人安静下来后,二人身旁一桌,几个粗壮大汉,正坐在那里,瓮声瓮气的各自讨论着。

    “这朝廷官员也不怎么样嘛,一个案子,破了几个月都破不了,真是无能。”

    “谁说不是呢,如果我能当官,就这么小一个案子,我分分钟破了,哪里会让百姓受苦,你看现在,那东城的刘阿婆,死了儿子,又丢了媳妇,一个人七老八十,多可怜啊,唉,真是可悲可叹了,也不知道是谁扒了他们家祖坟。”

    “唉,别提了,这两天天天听人说这件事,不过这能怪谁呢,那刘阿婆的儿子打了武琼府的小公子,估计啊,这案子破都不用破,谁都知道,只不过当官的不管。”

    “不对啊,我可听说,刘阿婆那儿子得罪的是杨家的人啊。怎么变成武琼府的小公子了呢?”

    “你们说的都不对,我知道这其中的事情。”一个精状大汉,压低声音说道。

    众人听到这大汉这么说,忙将头压低几分,小声问到:“快说快说。”

    “呵呵,那刘阿婆的儿子,侮辱了刺史府的一个侍女,所以才……”

    然而就在这男子说出这句话的事情,却让众人嘘了一脸唾沫。众人完全不相信这个人说的话。刺史府在洛阳可是神圣的存在,哪个傻子会去动刺史府的人。这不是找死嘛。

    “哎,你们……好吧,这件事确实是我杜撰的,但是我却知道另外一件天大的事情,就连皇帝都想知道的事情,你们想不想听?”大汉又抛出一记诱饵。

    众人听到这大汉的话,又好奇的凑了过去。

    那大汉洋洋得意的一笑,道:“你们大概也都听说了吧,那一线尺被盗的事情,前段时间这洛阳满城风雨,还封城半月,但是到现在,都没有查出来任何线索,但是我却知道一些线索。”

    “快说,快说。”众人期盼的看着这大汉。

    大汉清了清嗓子,道:“说来也巧,那天晚上,我刚刚打更,从那里路过,却看见一三四岁的小孩从那天子楼的外墙爬出,速度很快,手中抓着的正是那一线尺,不过当时我不知道,只当是哪家的小孩胡闹,呵斥了一声,那小孩就跑了。”

    然而这大汉的一番话,却又遭众人白眼。

    “切,你的意思是说,那一线尺是一小孩偷的,别逗了,那天子楼是什么地方,一只蚊子都别想飞进去,更何况是一个三四岁的小孩了。”

    大汉听到此话,顿时急了起来,忙道:“哎,我说的可都是真的,你们别不信,我之所以不去报官,是因为这朝廷正在追查,还下了死命令,我如果一旦判断错误,那我就人头落地了,所以我才没去报官的。”

    “……”

    崔格坐在一旁,仔细的听着这大汉的话,脸色一喜,旁人不相信,崔格却知道一些事情,而且那手印的事情,想必林朗并未对外宣称。

    这大汉或许真的知道一些什么。

    不过崔格并未动弹,等待这大汉吃完后,朝着西面走去,崔格这才拍了拍秦天,不近不远的跟着这大汉。

    一路跟随,终于在两个时辰后,这大汉回到了自己家中。洛阳城废弃的一个房子里,房屋有些破烂。不过却也经过了这大汉一番功夫的修理,这才显得好看一些。

    崔格站在门口,敲了敲门。

    那打更的大汉在院中大声不耐烦的道:“谁啊?一天天的……”

    大汉打开门,看着崔格,疑惑的道:“你是?”

    崔格淡笑道:“这位兄台,我是洛阳一线天案件的负责人,刚才在市井听说你对此案有些见解,我觉得很合理,所以特来登门拜访。”

    那大汉看着崔格,脸上却露出难看之色,忙讪笑道:“大人,我那都是胡说八道,都是我杜撰的,那案件我根本就不知道,不知道,你还是去问别人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