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1章 收蛊奴
    那女子看着小秦天,笑了笑,接过碗,很亲昵的摸了摸秦天的脑袋,笑道:“小弟弟真懂事,谢谢你了。”

    虽然刚才那女子在摸小秦天的时候,和常人无异,但是崔格却瞳孔猛缩,刚才崔格明显感觉到一股极端熟悉的气息从那女子身上散发出来,虽然只有那么一刹那,但是崔格却明显感受到了。

    “竟然是蛊族之人!”崔格心中大惊。

    刚刚这女子绝对给秦天下蛊了,那熟悉的气息,正是下蛊的气息。虽然崔格极少修炼蛊术,但是崔格的蛊术是深入骨髓的,就算崔格什么原理都不会,但是依旧能施展蛊术。

    “不简单……”崔格眯着眼睛,丝毫不动弹,也不管秦天,不是不管,而是崔格有绝对的自信,那女子伤不到秦天。

    秦天送完碗后,忙朝着崔格这边跑过来,在崔格身旁坐下,也没打扰崔格,自顾自的学着崔格眯着眼睛睡着了。

    崔格右手缓缓爬出一只琉璃色蛊虫,钻入秦天体内,不过眨眼的功夫,琉璃色蛊虫从秦天的身体里拖出一条细长如发丝般的黑色蛊虫,不过那蛊虫已经死透了。

    而那丑陋女子,蹲坐在那墙角,心口微微一痛,眉头紧皱,猛然看向崔格,脸上露出恐惧之色,不过很快又恢复了正常。

    约莫一个时辰过后,崔格微微动弹了一下,看着睡在自己身旁流着哈喇子的秦天,推了推,道:“小子,该上路了。”

    秦天从睡梦中醒来,睡眼朦胧的忙从地上爬起来,衣袖擦了擦口水。

    崔格看着秦天,眉头微皱,从身上拿出一块灰色的手帕,丢给秦天,道:“以后擦口水用这个擦,没人会给你洗衣服的。”

    秦天这小孩的确被玄天惯坏了,口水随便乱擦,如果流鼻涕也这样擦,那就遭了。

    崔格带着秦天,来到那丑陋女子面前,笑道:“姑娘,多谢款待,我二人告辞了。”

    那女子看着崔格,微微一愣,神色慌张的道:“官爷请便。”

    崔格不动声色,一甩衣袖,一只鬼厉金蛊幼虫,猛然从衣袖中飞出,触碰到这女子的皮肤,瞬间融入。那女子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就中了崔格的蛊虫。

    而崔格还若无其事的笑道:“姑娘,就此别过,天涯无期。”

    那丑陋女子一愣神,噗通一声,跪了下来,浑身**,忙磕头哀求道:“大人饶命,大人饶命,我以后再也不敢了,求求你放过我吧!”

    崔格缓缓蹲下身子,右手端着这女子的脑袋,左手在这女子的脸上扣了扣,只见这女子脸上的那块丑陋的疤痕,就被崔格轻易的撕扯了下来,露出了里面白皙的皮肤。

    “你叫什么名字?蛊族哪个部落的?”

    崔格问到。

    这女子忙道:“我叫文玲玲,蛊族黑符部落。”

    崔格微微点了点头,面带春风道:“我刚才那个蛊,其实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只是中蛊之人,每日夜里子时,都会出现恐怖的幻觉,没什么好害怕的。我相信,你也杀过不少人吧,不可能会怕鬼的,对不对。”

    这女子听到这蛊虫的作用是这样,在这炎热的天气里,竟然冷汗直流,每日夜里子时才会发作,虽然算不上什么大蛊术,但是这样的蛊术,却能直击人心,这种恐惧若是只是一次两次也没什么可怕的,但是若是每夜如此,简直就是折磨人,让人疯狂。

    “大人饶命啊,我没杀过人,我真的没杀过人,我刚才给这小孩施蛊,只不过是看他可爱……想要认他做弟弟而已,别无他想。”这文玲玲道。

    然而崔格却冷哼一声,冷言道:“哼,可爱?刚才那蛊,可是食人骨髓,养蛊之法,若是那蛊虫在他体内待满一月,他必死无疑!你当我不知道吗?”

    文玲玲听到崔格这么说,神色更加恐惧,忙不迭的磕头道:“大人我错了,我错了,求你放我一条生路吧!”

    这文玲玲虽然在崔格面前求饶,但是身上携带的蛊虫却没有闲着,一只能够变色的蛊虫从袖口爬出,朝着崔格的脚边爬去,若是常人,用肉眼肯定看不出来,但是崔格乃是鬼厉金蛊的控制者,对蛊虫的气息十分敏感。

    只见崔格脚步微微往前一挪,一脚踩死了那蛊虫,故作惊讶道:“哎呀,这是什么?”

    崔格说着,从鞋底捏出一只恶心的虫子,这虫子屎都被踩出来了。

    “好可怜的虫儿,罪过罪过,我竟然杀了一条虫命,罪过啊。”

    说着,崔格将这蛊虫轻轻的放在文玲玲的手背上,笑道:“还给你。不过……我还得再给你加一条蛊虫,不然你不知道我的厉害!”

    崔格说完,一条和刚才这文玲玲放在秦天身体里差不多的蛊虫出现在手中,不过这条蛊虫,却比刚才那条肥的多。

    崔格说完,将虫子猛然拍在女子的天灵盖上。

    那蛊虫如鱼得水,一下子就钻了进去。

    那文玲玲在这蛊虫钻入体内后,脸色猛然一变,惨白异常,双手紧紧的抱着脑袋,满脸的狰狞。

    “啊!好痛,好痛,”文玲玲抱头在地上翻滚着,身体蜷缩。

    崔格看着这一幕,冷冷的道:“这条蛊虫,三日之内,就会开始吸食你的脑髓,当它吸食你的脑髓时,就是你的死期,我不是没给过你机会,是你自己不珍惜。”

    说完,崔格拉着秦天准备离开。

    然而这文玲玲忍着疼痛,一把抱着崔格的腿,哭泣着求饶道:“大人,我真的知道错了,我愿意给大人当牛做马,只求大人放我一条生路。”

    崔格未曾机会,准备将腿拔出来,但是这文玲玲抱的很紧。

    而此时,那小秦天却心软的道:“师傅,你就放过她吧,她好可怜的,她刚才还给我们水喝了呢。”

    崔格看着秦天,眉头微皱,眼睛一转,嘴角露出一丝笑意,突然看向文玲玲,道:“你愿为奴?”

    文玲玲听到崔格松口,忙道:“愿意,愿意,只求大人能让我活着,我黑符部落,就剩我一人了,我若死了,我黑符部落从此就没有人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