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9章 你来决定
    暗教督主出现在玄天所在之地,一个隐晦的角落里。

    此时的玄天稍微恢复了一些伤势后,看了一眼秦天,笑道:“秦天,走,咱们去潭州。”

    说着,玄天抱住秦天,朝着云岭外再次跑去。

    而暗教督主站在黑暗中,漠视着这一切,嘴里喃喃道:“这一切……还有转机吗?我所做的这一切,好像没有任何变化。”

    说着。暗教督主手中出现了一块免死金牌,暗教督主用力的握住,心中难以平静。

    半月过后。

    崔格收拾了些许行囊,离开了潭州,前往洛阳。

    而就在崔格离开后,不过一个时辰,玄天带着秦天,从潭州东门jin ru潭州。

    “姐姐,我们为什么要去找师傅,元魔门不是挺好的吗?这里好多人,好吵。”小秦天眉头紧皱。

    玄天见秦天问起,笑道:“姐姐要去做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不能带你去,所以打算让你在你师傅那里住几天,姐姐也没有什么朋友,只能去找他了。”

    小秦天听到玄天打算离开他,脸色一变,可怜兮兮的看着玄天,呜哇道:“姐姐不要我了吗?是不是我武功太弱了?”

    玄天看着秦天,捏了捏秦天的小脸蛋,笑道:“姐姐怎么可能会不要你,不过这次真的不能带你去。你就好好待在你师傅那里,等着我回来,好不好?”

    “不,我不要离开姐姐。”秦天坚定的摇了摇头。

    玄天笑道:“听话,你不是说过会听姐姐的话吗?怎么,现在长大了,不听姐姐的话了?”

    秦天听到玄天这么说,十分不情愿的道:“那好吧,不过你要告诉我过几天来接我。”

    玄天想了想,从自己怀里拿出一个金玉盒子,将之打开,只见里面放着一块透明的晶体,通体寒光,散发着高度的寒气。

    “等这块冰什么时候融化了,我就什么时候来接你,怎么样?”玄天笑着说道。

    秦天听到是冰,咧嘴一笑,忙将这金玉盒子收下,道:“好,姐姐你自己说的,一定要守信。”

    玄天点了点头,不过眼中却极为不舍。

    这块冰,实际上是寒玉冰晶,万年不化。并且这寒玉冰晶,温度越高,越是不化,反而如果放在极为严寒之地,才会化开。只不过秦天年纪还小,不知道这些事情,只知道这是个冰块。

    随后玄天交代了一些事情后,带着秦天来到了崔府,并递上名帖。

    然而此时崔格已经离开潭州。

    慕容玉溪从崔府中走出来,看着玄天和秦天,问道:“不知二位有何事?我家相公出远门了,一时半会回不来,若是有紧急事情,可告知与我。”

    玄天看着慕容玉溪,眉头微皱,道:“你是崔格的妻子?”

    “正是。”慕容玉溪笑道。

    “秦天,见过师娘。”玄天拉着秦天说道。

    秦天抬头看着慕容玉溪,痴痴道:“好漂亮的师娘……师娘,我师傅去哪了?”

    慕容玉溪听到秦天的话,微微一愣,问到:“你是我相公的徒弟?为何我从未见他提起过?”

    玄天笑道:“不过教了三四日,不过学的是崔氏虎啸拳,既然崔格不在,那我们也不便打扰,就此告辞了。”

    慕容玉溪听到这小家伙学的竟然是崔氏的虎啸拳,忙道:“等一下!”

    “你二人和崔格到底是何关系?虎啸拳乃崔氏不传之学,崔格怎会轻易交给外人!”慕容玉溪冷冷的道。

    玄天笑道:“呵呵,他不光学了崔氏的武功,就这潭州刺史的掌上明珠,也是他的师傅。不过既然崔格不在,我们只能去找张悦了。”

    “张悦?莫非……他是崔格和悦儿在玉雪沼泽中收的徒弟?”慕容玉溪问道。

    “对。”

    “悦儿也不在潭州,这样吧,二位想必舟车劳顿,不如到府上歇息歇息,崔格去了洛阳,短则半月,长则一月才会回来,若是不是什么急事,可在府上等候。”慕容玉溪脸色转变的很快,一下子又婉转起来。

    “不了,我二人还有急事,既然他们二人都不在潭州,我也不便打扰,告辞了。”说着玄天带着秦天离开了崔府。

    离开崔府后,玄天阴沉着脸,看着秦天,道:“别着急,你师傅想必还没走多远,我们应该还能追到。”

    玄天在一见到慕容玉溪的时候,就感觉这女子不好对付,特别是在自己提到张悦时,这慕容玉溪更是古怪,原本玄天打算就把秦天留在崔府,但是看到慕容玉溪这样,玄天大概猜出来了些什么,转身就走。

    而此时的慕容玉溪,回到府上,神色也是阴沉无比,玉手攒紧,看着一个女仆,呵斥道:“还不快去做事,在这里愣着干什么?崔府没了崔格不过了吗?”

    那女仆吓的连忙离开此处。

    “张悦……为什么,为什么!你竟然抢我的人,为什么是你!”慕容玉溪阴冷着脸一脸的怨恨。

    就在慕容玉溪愤恨不已时,暗教督主出现在慕容玉溪的面前,嘴里高声道:“姑娘,怨恨只会让你失去更多,你心里竟然惦记着这个男人,自然就要更加理解他,其实你的心里知道,他很在乎你,如果你因为嫉妒而怨恨,你这辈子都不会幸福的。”

    慕容玉溪看着这暗教督主,微微一惊,道:“你是何人?”

    “无名之辈,不说也罢,姑娘,我只奉劝你一句,心宽才能得到男人的心,莫要等到离去,才明白自己到底想要的是什么,到时候,后悔莫及啊。”暗教督主叹息一声,怜悯的看着慕容玉溪,但是眼中却多了一丝异样的东西,像是亏欠,像是……爱!

    “哼,不知道你在胡说八道什么,你再不走,我就叫人了!”慕容玉溪冷声呵斥道。

    然而暗教督主却纹丝不动,迟疑了一会,再次叹息道:“也罢,也罢。”

    说着,暗教督主从身上,摸出那块免死金牌,丢在了慕容玉溪面前,道:“这个就是救张悦的东西,现在我交给你,由你来做这个决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