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3章 嫁得所嫁
    说着,崔格让两个家奴将林朗架起来,送到了自己的房间里。此时这崔格早就已经住满了人,自己在巴陵的崔氏之人,齐聚潭州,还有些崔老爷子的老友,也被崔老爷子留在了崔府之中导致崔府中人满为患,崔格此时只能将林朗安置在自己的房间里了。

    待林朗离去后,崔格微微叹息声,看着这崔府中的切,古色古香,确实是崔格以前很向往的古代,但是此时的崔格感觉到无力和惶恐。不是对这个世界,而是对自己身边的人。

    崔格不知道他们既然已经有了极大的权势,也有了金钱,但是为什么还是要这么拼命的争夺些东西。崔格想追求的只是岁月静好,宁静自在。然而崔格身处其中,无法逃脱。

    然而,就在林朗被扶入崔格的房间后,林朗眼中的醉意,竟然也消失空,嘴角泛起邪笑,目光看着崔格床头挂着的那把唐刀,这把唐刀中,正藏着大理寺系统。

    “02号系统吗?这就是你选的人?个不完全的人,虽然他已经开始觉醒起来了,但是想要在规定时间内,消灭我,只怕不可能吧。若是我不死,大理寺系统,就只能认我为主了,到时候,这亘古未来,都将是我主宰,呵呵,或许……你也无法告诉他,我就是他的天敌吧……”林朗看着这唐刀,双手轻轻的抚摸了下。

    但是就在林朗刚触碰到唐刀,那唐刀竟然散发出股极为隐晦的力量,同时道仿佛来自遥远的地方的声音传来:“滚!”

    林朗听到这声音,身体后退数步,面色极为阴沉。但是却不再触碰那唐刀,躺在床上睡了起来。

    终于,三日过去。

    崔格的大婚之日,已然开始。此次崔府的动静可谓极大,整个潭州,都已经知道了这件事情,崔府前,排虎卫,足足千人,手持铁枪,上系红绸,威武庄严,严阵以待。

    而这日正是那七夕佳节,整个潭州都沸腾了起来。

    《水调歌头贺人新娶,集曲名》紫陌风光好,绣阁绮罗香。相将人月圆夜,早庆贺新郎。先自少年心意,为惜殢人娇态,久俟愿成双。此夕于飞乐,共学燕归梁。索酒子,迎仙客,醉红妆。诉衷情处,些儿好语意难忘。但愿千秋岁里,结取万年欢会,恩爱应天长。行喜长春宅,兰玉满庭芳。

    这首词,正映衬了此次崔府迎娶的浩大声势。

    此时正是午时,还未到迎娶之时,迎娶之时,应是黄昏。

    此时的崔格,正坐在房间里,看着自己今天身上穿着的红色假穿译色公服,心中微喜。再次整理了下自己的冠帽,在镜子前晃悠了下,很是满意。

    而就在此时,崔诺蹦蹦跶跶的从外面走进来,见到崔格,惊呼道:“大哥,喔,好俊俏哦,这件衣服真的好适合你。”

    崔格听到崔诺的话,却白了崔诺眼,道:“你怎么在这里?没事做了吗?”

    崔诺听到崔格的话,嘻嘻笑,道:“不是没事做,我是来这里避难的,你看我个女孩子家家的,在外抛头露面多不好,你又不让我去玉溪姐姐……不,玉溪嫂嫂那里去帮忙,所以我只能来这里了。”

    “二弟四弟呢?他们两个去哪里了?”崔格疑惑的问到。

    崔守和崔言可是今天随自己同是接人的,现在虽然还是午时,但是现在应该要来找自己了,但是现在却还未看到人影。

    “嘻嘻,他们两个,还在花丛中飞呢,没这么快来,对了,哥,这是我送给两位嫂子的东西,你手下。”

    崔诺说着,从身上拿出两对雕凤金镯,放在案牍之上。

    “金镯?你哪里来的?”崔格疑惑的看着崔诺。这金镯上雕凤,可不是简单之物,般的民间镯子,怎么可能雕龙画凤,这种东西,只有皇室才会有的。

    “这个……是母亲给我的,你就收下吧,我还有事,先走了。”崔诺说着,不待崔格反应,溜烟,跑没影了。

    而崔格看着案牍上的金镯,嘴里喃喃道:“母亲……”

    这个词,对于崔格来说,还有些陌生,好像崔格从来都没见到过自己的母亲,而且也没有听崔立青和崔老爷子提起过。

    但是当崔格看到这对雕凤金镯之时,崔格心中还是惊,自己的母亲,只怕大有来头,能有这种东西,要么就是大贵之人,要么就是……

    想到这里,崔格不敢再想,因为有些不可能。

    不过崔格还是将这两个金镯给收了起来。

    崔府之中,此时虽然不是很热闹,因为还未到时候,但是却还是有些年轻人来了,只不过都是些身价富贵之人,来此,只不过是遵循长辈命令而已。

    而相对于崔府的平淡,慕容府却喜庆了许多。

    慕容玉溪坐在梳妆台前,慕容河站在慕容玉溪的身后,为慕容玉溪轻轻的梳妆着头发。

    “玉溪啊,嫁人了以后,定要相夫教子,与夫君和睦,切勿再有小姐脾气,虽然……唉,但是悦儿与你相熟,想必也不会为难于你,委屈你了。”慕容河语重心长的说道。

    然而慕容玉溪却灿烂笑,道:“爹,你说什么呢,什么为难不为难的,我有崔格就够了,至于以后是什么样子,以后再说,我这辈子最大的幸福,就是嫁给崔格。”

    慕容玉溪完全没有出嫁的伤痛,慕容玉溪知道自己和崔格的事情,崔格已经很努力了,虽然最终换取的结果不是很好,但是她已经看到了崔格对自己的努力。能得夫如此,何求之。

    而站在慕容玉溪身后的慕容河,嘴角微微抽搐,自己养了这么多年的女儿,竟然对自己没有半分留恋之情,何其可悲。

    慕容河稍微梳了梳慕容玉溪的头发后,对着身后的侍女道:“好了,你给小姐梳头,我去准备点东西,时间不早了。”

    慕容河说完,铁青着脸,离开了房间。

    而就在慕容河离开后,慕容玉溪却猛的将头发再次散乱,嘴里喃喃道:“哼,我出嫁,何需你来梳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