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8章 暗教督主现身[二]
    真正的崔格,此时正在破庙内,陷入了沉思。

    而张悦面前这崔格,却是另有其人。

    “悦儿,何必煞了风景,我爱的是你,根本就不是慕容玉溪,只不过是慕容玉溪央求我,我才会来潭州的,而你,在我看到你的第一眼起,就深深的爱上了你,只不过由于形式无奈,一直未能说出口,现在,时机成熟了。”这神秘人轻声细语的说到,看着张悦的眼神异常温柔。

    张悦听到此人的话,微微一愣,随即脸色喜悦,脸上挂着未干的泪痕,欣喜道:“你说的都是真的吗?你真的喜欢我?”

    神秘人笑着摸了摸张悦的脑袋,将张悦脸上的泪痕温柔的擦拭掉,一把将张悦紧紧的抱在怀里,在张悦的耳畔轻声道:“当然是真的,此情,日月可鉴,我心永随卿。”

    张悦听到如此有情意的话,原本躁动的心,瞬间得到了安宁,特别是抱着这神秘人,更是有一种莫名的安全感。

    许久,二人的感情迅速升温。

    “悦儿,你能不能把你的免死金牌给我?”这神秘人看着张悦,笑着说道。

    “免死金牌?你要这个干什么?”张悦不解的问到。

    免死金牌虽然在那烟雨镇中,那老妇人是给崔格的,但是由于上书中写的是张悦的名字,最后崔格还是将免死金牌给了张悦。

    神秘人抓着张悦的手,亲亲抚摸了一下,笑道:“当然有我的用处,你也知道,我祖父和我爹此时想要重掌大权,我怕发生不测,所以想要用这免死金牌当底牌。而且,这次和慕容玉溪的事情,应当还要等三个月后才能结束。过了这三个月,我就娶你。”

    “为什么要等三个月,直接和慕容姐姐说不是更好吗?”张悦不解。

    神秘人听到张悦的话后,微微一愣,转而笑道:“因为我答应了她,这三个月内,不能露陷,所以平日里我会当做这件事情没有发生,所以,你要耐心等待,知道吗?”

    张悦听到这神秘人的解释,竟然没有丝毫怀疑,点了点头,将免死金牌交给了神秘人。

    神秘人接过免死金牌,直接将免死金牌收了起来,随后站起身来,看了看天色,道:“悦儿,天色不早了,你先回潭州,我还有些事情要处理。”

    神秘人说着,身子一动,朝着一个方向飞奔而去,行色匆忙。

    张悦看着极速离去的神秘人的背影,脸上却显露出幸福的笑容,仿佛刚才的一切都如同梦幻一般,让人迷醉。

    随即,张悦竟然真的听那神秘人的话,独自朝着潭州而去。

    而那神秘人,在离开后不久,再次返回,看着张悦离去的背影,嘴角却露出一丝笑容。

    “大唐暗卫,哼,崔格,看来你多了一个仇敌,呵呵,就算你拥有大理寺02号系统又能如何,她就是你心里永远的心魔!”这神秘人喃喃到。

    然而就在此时,两道人影从某一个暗处出现在这神秘人的身边。若是看的仔细,定能看出,这二人竟然是那徐良和马超。

    这二人落在神秘人的面前,单膝下跪,低头俯首,恭敬的道:“属下拜见督主!”

    督主!暗教督主!此人的身份竟然是那隐藏在暗处的暗教督主,若是张悦在此处定会吓的惊慌失措,一个和崔格长相一模一样的人,竟然会是暗教督主。

    这暗教督主淡淡的扫视了一眼徐良和马超,道:“此事你二人有功,三月后回暗教总部,我有赏,不过这三个月的时间,你二人给我盯紧了崔格,切莫让崔格和张悦有过多的来往!”

    “是,属下定不辱使命!”徐良和马超二人异口同声的回答到。

    暗教督主说完,手一挥,整个人化作一团黑雾,消散在了原地,不知所踪。

    而徐良和马超二人见暗教督主离去,连忙从地上爬了起来。

    马超笑着说道:“呵呵,看来,这暗教十二护法,咱们两个要独占鳌头了!这次这么肥的任务,应该能让你我修为更近一步,到时候,暗教中,除了督主,没有人是我们的对手了。”

    马超一边说着,脸上洋洋得意。

    而徐良却并未有多少反应,徐良冷冷的看了一眼得意忘形的马超,道:“别高兴的太早,还有三个月的时间,若是咱们把这次任务办砸了,咱们两个,谁也别想活,你应该知道督主的脾气。”

    马超被徐良这么一说,顿时歇了菜,忍不住怒骂道:“你就不能让我嘚瑟一下吗?”

    徐良冷冷的道:“不能!”

    徐良说完,身子一动,朝着破庙而去,马超见状,也忙着朝着破庙的方向而去。

    而此时在破庙中的崔格,正蹲坐在慕容玉溪面前,满脸的忧愁。

    崔格刚刚看到张悦如此模样,心中确实有愧,但是若是情非得已,崔格又怎会做出那等事情。

    而此时的慕容玉溪依旧没有醒过来,崔格静静的看着慕容玉溪,喃喃道:“云儿,我该怎么办?”

    云儿这两个字,崔格第一次说出口,但是却异常顺口。因为这云儿是崔格在没穿越之前,在前世的前女友,虽然分手,但是崔格却依旧放不开。

    当崔格在这大唐见到慕容玉溪以后,崔格因为慕容玉溪的面容和云儿十分相似,再加上系统的任务,崔格义无反顾的爱上了慕容玉溪,或许是自我安慰,或是真的爱了。

    不管怎么样,崔格喜欢的,依旧是这张一模一样的脸,虽然变化了模样。

    过了大概半个时辰,慕容玉溪终于从沉睡中醒了过来,迷糊的慕容玉溪,只感觉头依旧很沉,但是一睁眼,就看到崔格,心情自然好了不少。

    “崔格……发生什么事了?”慕容玉溪问道。

    崔格看着慕容玉溪,将慕容玉溪搀扶起来,嘴角微微扯动,笑道:“没事,咱们回潭州吧。”

    崔格没有回答慕容玉溪的话,或者说,是在逃避。

    “悦儿呢?去哪里?”慕容玉溪环视了一下这破庙,疑惑的问到。

    “悦儿……回去了。你还能走吗?若是不行,我背你回去。”崔格看着慕容玉溪摇摇晃晃的模样,不忍的说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