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2章 老将归来
    “崔老尽管吩咐便是,我定竭尽所能。”张儒没有丝毫迟疑的答应了下来。

    崔老爷子满脸笑容的看着张儒,笑道:“呵呵,既然如此,那就麻烦你配合老朽演一场戏了。”

    崔老爷子说着,看着崔立青,道:“把东西拿出来吧。”

    崔立青见状,在胸口拿出一张写满字的羊皮纸,摊开来,放在众人面前。

    “这上面的东西,是慕容家最想得到的东西,我想让你,在江湖上发布消息,说墨庄正在拍卖此物,仅此而已,可能办到?”崔老爷子指着这羊皮纸说道。

    而张儒看到这张纸,脸色猛然一变,惊讶的看着这张纸,激动的声音**道:“莫非……这就是慕容家失传的心法,河洛剑心法!”

    “没错,就是河洛剑心法,只不过,这是下卷,上卷应该还在慕容家。”崔老爷子点了点头。

    而一旁的崔格看到崔老爷子拿出这东西,眉头微微一皱,隐约猜测到崔老爷子想要干什么了。不过崔格却并未说话,此事关系到自己和慕容玉溪的婚事,也关系到自己的性命。若能成,自然最好。

    张儒拿起河洛剑心法,仔细的看了看,但是越看,眉头却锁的越紧,最后,张儒放下了河洛剑心法,疑惑的看着崔老爷子,道:“不对,这河洛剑心法是假的。这里面虽然有一部分是真的,但是却被人篡改过了,若是修炼,只怕会走火入魔。”

    而崔老爷子脸色不变,笑道:“对,确实是假的,不过我那里确实是有真的。我只是想用这个东西作为诱饵,不论谁买走,我都有把握,让那慕容家前来讨要。”

    崔老爷子想要凭借这个,作为崔格娶慕容玉溪的凭借。

    而一旁没有说话的张悦,却忍不住道:“河洛剑心法虽然对慕容家至关重要,但是……慕容家就慕容姐姐,想要用这个东西来换慕容姐姐,只怕不会成功吧。”

    张悦说的并没有错,河洛剑心法对慕容家固然重要,但是慕容玉溪对慕容家的价值却远高于这河洛剑心法。

    慕容家本乃大家族,但是自唐以来,一直衰败,如今这大唐姓慕容者,少之又少,而慕容玉溪这一脉,更是只有慕容玉溪和慕容家主二人。

    但奈何慕容玉溪长相极美,不缺乏有八大贵族的追求者,甚至是嫡长子。

    而这慕容家主,上次就是强迫慕容玉溪嫁给李文涛,只要慕容家攀上这高枝,在大唐,地位定上涨,所以需不需要这河洛剑心法,已经不重要了。

    “呵呵,无需多虑,这河洛剑心法,只是一个引子,后面,我自有安排。”崔老爷子胜券在握的说道。不过崔老爷子却没有把自己的计划给说出来,而是卖了一个关子。

    众人见崔老爷子不说,皆笑而不语,算是全凭崔老爷子运筹帷幄。

    夜色茫然,歌舞升平。一夜过后,风平浪静。

    由于崔格在外折腾数日,张儒特许崔格在崔府休息几日,这潭州事物,可暂缓。

    翌日,崔府中。

    崔老爷子坐在正厅,和一个老人交谈甚欢。

    “呵呵,吴阁啊吴阁,几十年没见,老朽可甚是想念啊。”崔老爷子笑着说道。

    没错,和崔老爷子交谈甚欢的,就是之前来过崔府一次,并送与崔格些许财物的吴阁。

    那吴阁苦笑了一下,无奈的摇了摇头,泪眼婆娑的看着崔老爷子道:”将军,若不是你不让我等一干兄弟去巴陵拜见你,又何来这几十年之久,如今,若不是为了你那孙儿,只怕老朽此生再无机会见到将军了。“

    而崔老爷子见这吴阁一口一个将军,眉头微皱,摇了摇手,道:“我已辞官多年,切莫再称将军,你我战场杀戈,当以兄弟称呼。”

    “是。”吴阁点了点头,道:“对了,将军,不知此次出山,是否只是为了你那孙儿?”

    在吴阁看来,崔老爷子若是只是为了崔格的婚事,大可不必亲自出马,只要崔老爷子放出话来,就算再难的事情,也会有人替崔老爷子办到。

    而崔老爷子听到吴阁的话后,微微一顿,端起茶杯,微微泯了一口,随即双眼死盯着吴阁,声音渐渐严肃:“没错,此次不只是为了崔格,在崔格还未来到潭州之前,我得到了一个消息,大唐将乱,烽烟四起,或许,平静的生活,就要到此结束了。我虽年迈,但这大唐,也是我辈之国,国有难,我不能坐视不理,所以,这次,我是真的出山了。”

    崔老爷子说完,眼中闪烁着精光,一股睥睨天下之势,散发而出,宛如神魔。

    那吴阁见崔老爷子说出此话,脸色大喜,竟然单膝下跪,拜道:“将军一令,我等一众兄弟,永随左右!”

    “呵呵,如今跟随我征战沙场的兄弟们,不知还剩下多少,既然你有心,那就有你传达我已出山的消息,也好助我重回崔氏,为国效力。”崔老爷子笑着说道。

    崔老爷子的身份绝不简单,若不是三十年前发生的一些事情,崔老爷子也不会去巴陵县。如今既然决定出山,那自然是有一番大动静,这唐朝的水,也越来越深了。

    “是,属下素来于众兄弟有所来往,不消半月,皆可传达,将军耐心等候就是。”吴阁亢奋的说道。

    崔老爷子十分满意的点了点头,道:”呵呵,无妨,在这潭州,我至少还需准备数月,不过,现如今,最重要的却是皇上那一关,我若出山,定有人嫉妒,若是皇上有所猜疑,我则性命不保,所以,你找到文禄天的时候,让他帮我遮掩一下。“

    吴阁也是点头道:“确实如此,若是先皇还在,将军出山,皇上必然欣喜,但此时,这皇上,却不一定信的过将军,我会对文禄天说的。不过,将军,属下觉得,莫不让大公子jin ru长安,大公子之前身为镇南将军,面见皇上,更为稳妥。”

    崔立青与崔老爷子本就不是一代人,而且崔立青辞官不过几年,之前深的皇上信任,委以重任,若不是崔老爷子极力让崔立青辞官,崔立青也不会默默无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