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8章 忍术
    黑暗中,二人的双眼对视着,仿佛产生了火花一般。

    “就凭你?”徐宽冷冷的说道,身子微微一侧,左手握住腰间一弯刀,准备随时出手。

    而那女仆眉头一挑,冷笑道:“徐宽,别太自以为是,同样都是没有修炼出内力的人,你以为你能在他们杀光那些士兵之前,打败我吗?”

    这女子话语间极为自信,看来这女仆也是一高手。

    “哼,你以为不可以吗?试试再说吧。”

    徐宽阴冷的说着,弯刀脱手而出,化作一道弯月,在空中高速旋转,朝着这女仆的脖子而去。

    “就这点本事?那你今天就就留在这里吧!”

    女仆说着,身子在屋顶一个翻跃,避开这弯刀,同时,手中弩箭三道连发,朝着徐宽而去。

    不过就在此时,徐宽嘴角却露出一丝冷笑,只见那打空的弯刀,在空中旋转,竟然调过头,再次攻击了过来,在空中发出呼啸之声。

    “第一个!”徐宽淡淡的说道。只见那弯刀瞬间没入女仆的脖子。

    徐宽仿佛胜券在握一般。

    然而就在徐宽以为女仆被自己杀死的时候,却惊人的发现,弯刀jin ru女仆的身体里,但是却并未给这女仆带来伤势。反而直接透过女仆的身体。而女仆的身体,在此时,化作一团黑雾,消失不见。

    “忍者之术!“徐宽瞪大了眼睛看着这一切,心中震惊无比。

    忍者之术,不必多说,都知道是倭国的武术,大唐荣耀,照耀天下,万国朝拜,组成一个开放的大唐,也让世界认识了这个繁盛的大唐,黄金遍地。

    而倭国也不例外,甚至特意派人前来大唐求学。而这大唐之中,自然也有极少数的倭国之人。

    “没错,就是忍者之术,我说过,夫人的东西,你得不到。”女仆的声音在黑夜中响起,声音在四周扩散,而徐宽竟然无法确定女仆所在的位置。这让徐宽刚才的轻视,变得谨慎了起来。

    倭国的忍者之术,擅长利用敌人的弱点,给出致命一击,并且隐藏在暗处,防不胜防。特别是当二者武力相当的时候,倭国的忍者,在黑暗中,更占优势。

    “哼,别以为我怕你,有本事,就过来啊!”徐宽冷冷的说到,不过身体却做出防御姿势,这倭国忍术唯一的弱点,就是若是敌人识破了她的隐身之术,便可杀之。

    徐宽虽然只是副将,但是却见多识广,很清楚这些东西。

    然而那女仆却并未出现,仿佛不愿攻击徐宽,因为女仆的目的,只是为了拖住徐宽,只要拖住一炷香的时间,那边就可以结束战斗,到时候,这徐宽也就没用了。

    而这徐宽显然也知道这一点,但是女仆躲在暗处,自己拿她没办法。

    “哼,我就不信,还治不了你了!”徐宽眼睛微眯,随后从身上拿出一片草叶,用手将之撕成碎片,猛然丢在屋顶之处。这些粉碎的草叶,在徐宽的手中,爆发出令人惊讶的杀伤力。

    这些粉碎的草叶,如同一根根针,穿梭而过。

    而那隐藏在黑暗中的女仆,没想到这徐宽竟然还有如此手段,身子突然现形,身子爆退,躲避这些草叶。

    徐宽见状,瞳孔微张,飞跃而起,身体如同炮弹般朝着女仆冲了过去,徐宽等的就是这个时候,一击致命。

    “哗!”人起刀落,徐宽手中持刀,冷笑着,刚才的一刀,徐宽准确的将那女仆的喉咙给割破,弯刀伤还沾着丝丝血迹。

    而那女仆,此时正双手死死的封住喉咙,但是喉咙处的鲜血,却喷涌而出,不自觉的流了出来,止都止不住。

    但是,当徐宽正洋洋得意,准备朝着沈府中央而去之时,感觉自己的身体微微刺痛。

    “什么!”徐宽低头看着自己的胸口。只见自己的胸口,衣物被划破道道伤痕,但是却仿佛没有受伤一样,再仔细一看,自己浑身上下,全部是细小的伤口。

    “草叶……”徐宽嘴里喃喃道,眼中露出了极度不甘的神色。

    徐宽刚刚在掷出草叶的同时,欺身而上,身子直接穿过那些锋利的草叶,导致身体被草叶划破。但是草叶入体,是不会产生疼痛和流血的,不过伤势是依旧存在。

    所以,徐宽应该算是死在了自己的手上。

    “扑通!”一声,徐宽的身体,重重的倒在了地上,再无气息。

    而此时,那杨家三兄弟,浴血奋战,在人海中,杀红了眼,这些士兵,没有一个人冲进去,反而地上躺满了尸体,特别是杨家老大的脚下,尸骸已经堆积起来,鲜血从地上流淌而出,整个沈府门外,血流成河。

    而此时那彭副将只剩下不过二十个士兵,这二十个士兵,是由于杨家三兄弟杀的太猛,胆小而退回去的。

    彭副将看着宛如杀神般的杨家老大,心中微寒,看着杨家老大的眼神中,带着恐惧。

    不过彭副将同样知道,自己折损近两百士兵回去,少将军也不会放过自己的。左右都是死,还不如拼一把。

    “你少得意,我还有二十人,再加上我,我就不信冲不进去!”彭副将撕心裂肺的怒吼到。

    彭副将这明显就是去送死,同时也搭上这二十个士兵的性命。

    而杨家老大,此时浑身是血,整个人都仿佛是在血中浸泡过一般。

    “除了这个副将,其他人,三个呼吸之内,离开这里,我饶他一命,否则,都要死。”杨家老大冰冷的说道。

    杨家老大已经杀了很多人,虽然不在意这些人,但是却人性未泯,知道这些士兵都是无辜的,该死的是那些当权者。

    那二十个士兵听到杨家老大的话,面面相觑,但是脚步却很老实,一步步远离杨家老大,想要逃离这里。

    而这彭副将冷冷的看着这些士兵,心中怒火中烧,猛然拿起手中的斧子,一斧子将一个后退的厉害的士兵,一斧子从头上,将此人活活劈死,冷哼道:“后退者,杀无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