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3章 红豆满园
    那老妇人听到张悦的声音,浑浊的眼睛,看着张悦,脸上露出慈祥溺爱的表情,呵呵一笑道:“悦儿长大了,多年未见,小姑娘越长越水灵了,唉,可惜我那几个不争气的儿子,到现在,都没给我生出一个像样的孙儿,不然我也好去说媒,可惜,可惜啊。”

    张悦被这老妇人这么一说,脸颊微微红润,撒娇的道:“沈姥姥,悦儿还小呢,嫁什么人啊。”

    张悦说这句话的时候,不由自主的瞟了一眼不远处的崔格。不过这只是下意识的。

    而这老妇人见张悦的眼睛无意间瞟了不远处的崔格,虽然在老妇人的眼中,远处的崔格只是黑漆漆的一团,但是身为过来人的老妇人,却知道,这张悦很显然对这无意间瞟过的人有特殊的感情。

    老妇人笑道:“悦儿,怎么,带朋友来,怎么不介绍一下?”

    张悦听到老妇人的话,这才想起崔格,连忙对着崔格招了招手,道:“你快过来。”

    崔格见状,面带微笑的带着徐宽朝着老妇人走去。

    “晚辈石格拜见沈姥姥。”崔格笑着说道。不过崔格并未用自己的真名,因为刚才张悦的提醒,不管是因为什么原因,至少张悦会如此提醒,也是在关心自己,并且避免在此处发生冲突。

    这老妇人看着崔格,默默的点了点头,笑呵呵的道:“一表人才,还是个中书令,年纪轻轻,七品官员,不错,不错。”

    这老妇人越看崔格越顺眼,口中连连称赞,但是却并未看崔格身边这徐宽一眼,也未提及。

    徐宽站在崔格身后,无比尴尬,但是看张悦和崔格二人对老妇人如此客气,这徐宽也很是识趣的没有说话。

    “姥姥笑谈了。”崔格恭敬的说道。

    这老妇人笑而不语,将三人引进了府邸。府邸之中,可以说,真的没有什么人,四周除了有一个女仆正在修剪花草外,再不见其他人,倒也显得安静异常。

    “来,诸位随我去相思渊,那里环境好一点。”老妇人说着,在张悦和一个女仆的牵引下,缓缓前进。很快,几人就来到了这老人口中的相思渊。

    这相思渊中,种满了hong豆,在hong豆的中间,有一条木板精心铺垫的小路,小路两旁是两排架子,架子上爬满了藤蔓,在这午后的阳光下,青翠欲滴,而众人走在这小路上,闷热的气息一扫而空,倒是个乘凉的好地方。

    老妇人将众人引到小路的尽头,尽头是一眼泉水,泉水前有一小亭,亭中布置着蒲团和矮桌,桌上摆放着些许茶水和点心,其中还有些许从树上采摘下来的水果。

    “坐。”老妇人颤颤巍巍的跪坐下来后,对着众人说了一个坐字。

    崔格见状,微微点头,跪坐下来,身板挺直,正襟危坐。

    “呵呵,年轻人,不必太紧张,老太婆不是这么死板的人,随意坐就行。”这老妇人见崔格坐姿标准,忙说道,显然一眼就看出来崔格这坐姿是装出来的。

    而且这正经的坐姿,坐久了,容易腿麻,唐朝虽然都是跪坐,但是寻常人是不会讲究太多。

    崔格尴尬的笑了笑,随即身子微微一动,换了个姿势。

    而一旁的张悦,也忍不住笑出了声。

    “咯咯,崔……石格,别太紧张,没事的,沈姥姥很随和的,而且,沈姥姥年轻的时候,可是霸气十足的女侠哦。”张悦嬉笑到。

    老妇人见张悦提起此事,笑道:“什么女侠啊,只不过会点武功,不过现如今,武功全废,只能躲在这烟雨镇苟延残喘而已。”

    崔格听到二人的对话,脸色微变,面前这个看上去已经行将朽木的老妇人,从前还是个武林高手,崔格这还真没看出来。

    不过,就算武功被废,武功招式却还在,比起崔格来,只怕是只强不弱。

    “对了,悦儿,你说你路过此处,你又怎么知道我在这里?好像我并未告知你爹啊?”老妇人见崔格有些尴尬,连忙扯开话题,转而问向张悦。

    张悦听到老妇人的话,笑道:“嘻嘻,我当然知道了,而且我还知道,有一个人陪了你一辈子。”

    张悦这句话的含义很深,或许在场的,只有老妇人能够听的懂。

    “等一辈子走如何,我已经对他死心了,就算他再怎么样,都与我无关。”老妇人听到张悦提起此事,原本慈祥的笑容,瞬间变化,转而有些冰冷,像是张悦的话,触及到老妇人心中的痛处。

    张悦无奈的看着依旧倔强的老妇人,叹了一口气,道:“我刚才说的是……他等了你一辈子。沈姥姥,你应该原谅他了。”

    那老妇人听到张悦的话,眉头微微一跳,震惊的看着张悦,不敢置信的道:“你……你说什么,他……难道……”

    老妇人瞪大了眼睛,始终不敢相信张悦所说。

    “没错,他归去了。”张悦微微低头,惋惜的道。

    “什么!不,不可能,他怎么可能死,那死老头身体硬朗的很,昨天还送了一粒hong豆来。”老妇人不敢接受这个事实。

    张悦叹了口气,将所发生的事情,一一细说给老妇人听。

    老妇人听完张悦的话后,登时气的身体发抖,随即老妇人双手紧握着张悦的手,道:“悦儿啊,你可一定要查出凶手,不管是谁,我一定要让他血债血偿!那老头子从未得罪过什么人,怎么可能会有人想要害他!一定是某些人图谋不轨。”

    张悦郑重的点了点头,保证道:“沈姥姥,你放心,我基本上已经可以认定凶手了,只要到了今天晚上,我就可以找到,到时候,我亲自将凶手送到你府上来。”

    这老妇人虽然看上去极为慈祥,但是为人也不含糊,依稀还有些年少之气。

    “那……姥姥,你还原谅他吗?”张悦看着老妇人,抓着老妇人沟壑般的手,声音有些沉默。

    “唉,我哪有不原谅他啊,只是他一直没有看透而已。我曾经说过,hong豆落地,他就可以来找我,但是……现在hong豆满园,他却未曾发觉。”老妇人看了看院中满满的hong豆,叹息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