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1章 柳絮城破获的案件
    南方湿气很重,特别是夏天,房屋若是经常不通气的话,房间里自然而然会出现霉味。特别是上了岁数的老人,房间里更是霉气弥漫。

    老人一般喜欢在外晒晒太阳,但是由于夏天的炎热,若是打开门窗,房屋将不再阴凉,再加之没有力壮之人帮忙,老人很难搬动房屋中的东西,所以才导致霉味的产生,而并非是长时间无人居住。

    崔格在这房间里,并未胡乱翻动,而是首先将紧闭的窗子打开。但是就在崔格走近这窗子的时候,却发现,这窗子竟然是钉死的,而从那钉入窗子的钉子来看,显然这钉子已经存在了很久,已经生锈了。

    崔格看到这一幕,眉头紧锁,这房门紧锁,却有人入室作案,而自己就住在二楼,为何一点察觉都没有,就连多了一个人出入都不清楚。

    崔格虽未修炼内力,但是崔格的听力也不差,而且这驿站本来就不隔音,若是楼下有动静,崔格定能听的一清二楚。更别说入室作案后再次离去。

    而那门口的血迹,应该就是凶手杀人后,将尸体放入这房间里不小心留下的,在漆黑的环境里,视力再好的人,也无法将所有血迹全部清理,特别是,崔格并不知道凶手是用何种手段将血迹抹去。

    崔格在这房间中搜寻了许久,但是并未有任何线索。

    而就在此时,睡意朦胧的张悦,打着哈切从楼上缓步走下来,刚睡醒的张悦,显然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或许是最近发生的事情实在让张悦太累了,所以睡的有点死。

    “崔格,去吃早饭吧,吃完咱们去买一匹马,回潭州。”张悦慵懒的说道。

    崔格听到张悦的声音,从杨老头的房间里走出来,点了点头道:“好,先去吃饭。”

    崔格也是有些饿了,早上起来,就没吃饭,张悦这么一说,还真有些饿了,反正案件已经发生,调查起来不是一时半会的事情,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先吃饭。

    崔格和张悦二人,走到镇中的一个烧饼摊位,要了两碗粥,两个烧饼,直接坐在旁边开始吃起来。卖烧饼的是个哑巴,说不出声音来,只能和崔格张悦二人比划,而且此人的右手中指断了。

    “悦儿,驿站的老头死了,咱们是留在这里调查清楚再离开,还是现在走?”崔格一边吃着烧饼,一边慢条斯理的说道。

    案件虽然发生,但是崔格是潭州中书令,却并不管理这烟雨镇的事情,若是要调查,应该也是这镇中捕快的事情,和自己并无太大关联。只不过自己二人在那驿站中住了一夜,若是如此离去,只怕有些说不过去。

    而张悦听到崔格说起这事,原本还在啃烧饼的张悦,突然一顿,忙道:“你说什么?那老人家死了?怎么死的!我怎么不知道?”

    随即,崔格将今天早上发生的事情,告诉了张悦。

    张悦听完崔格的话后,眉头也是紧锁,嘴里喃喃道:“没有任何线索,也没有血迹,人是从房间里消失的!这案件……好熟悉。”

    “对了!我想起来了,潭州在一年前也发生过这种案件,只不过当初的凶手已经被杀了!”张悦眼中一亮,像是想起了什么。

    崔格见状,连忙道:“那你可知道其中细节?”

    一样的案件,或许作案手法和作案动机有所不同,但是至少,崔格可以凭借案例,来准确的分析案情。

    张悦点了点头,随即将一年前的案件回忆了一遍。

    凶手并不是用兵器杀人,而是用一种独特的草叶来杀人。这种草的叶子,锋利无比,在人体上割下,如同利刃一般,而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被这种草割破的人,不会流出太多鲜血,因为这种草叶子上有一种物质,可以阻止伤口血液流出,所以就算将人一分为二,也不会流出太多的鲜血。

    凶手正是因为这叶子,才能做出如此厉害的杀人手法,而至于所谓的人从房间里消失,实际上并没有那么玄乎,而是有人事先在房间里挖了一个密道,杀了人,凶手可以直接从密道中逃走。

    而潭州当年破获此案的人,乃是御史中丞,柳絮城!

    “柳絮城!”崔格瞪大了眼睛,这么复杂的案件,竟然是柳絮城破获的,这倒是让崔格极为惊讶。

    在崔格的印象中,柳絮城此人虽然城府和智谋很深,但是却是一个心态不稳之人,这样的人若是耍智谋,暗算他人,崔格倒是觉得很有可能,但是这么复杂的案件,竟然是他所破,崔格还真有点不相信。

    而张悦却很认真的点了点头,道:“柳絮城此人,在潭州任职期间,虽无造福百姓之大功德,但是在潭州破案这里,却是做出了不少贡献,甚至可以说,丝毫不亚于大理寺中人。”

    崔格听到张悦的话后,默默的点了点头,看张悦这一脸认真的表情,崔格还是相信了。

    “那咱们快点吃,再去驿站找找,看是否能找到密道。”崔格说着,加快了吃饭的速度,很快,二人就吃饱了,崔格在桌子上丢下五文钱,带着张悦,径直回到了驿站之中。

    回到驿站中后,二人将那房间翻了个底朝天,但是依旧没有找到密道。

    不过,崔格和张悦二人,却在这房间的一个角落里。发现了一个脚印,因为这个角落里,灰尘较多,所以才看出来,而且这个脚印是新踩的,并非杨老头和崔格还有张悦三人的。

    崔格看着这脚印,连忙让张悦拿来纸笔,将这脚印画了下来,同时还对这个鞋印做了一点延伸。

    “走,去找徐宽。”崔格拿着这个鞋印,朝着镇中而去。

    整个镇子,不过百户人口,而这几日,听徐宽说,除了自己二人,并无外人来这里。所以凶手肯定就是镇子的人。

    通过这个鞋印,说不定可以缩小一点范围。

    很快,崔格和张悦二人便来到镇中,经过一番打听后,崔格得知,徐宽现在正在义庄安置王老头的尸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