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0章 尸身
    崔格看着这个人头,这个人头瞳孔放大,双目怒睁,显然是没有任何针扎,直接被人砍下头颅,而且,老头显然认识凶手,并且很熟。

    因为在这老头的眼神中,并未有死亡的恐惧,而更多的却是惊讶和不解。

    崔格没有管这些围观的人群,在崔格的眼中,这些人,不过是无足轻重的人物。不过,崔格好歹也是一捕吏,而在自己住的地方发生命案,这是一件不可饶恕的事情。

    崔格冷冷的看着将自己围住的围观群众,冷冷的呵斥一声,道:“官府办案,闲杂人等,一律退避!全部都给我到外面去。”

    崔格冷冽的说着,将潭州捕令拿出,在众人面前展示了一下。

    那些围观者看到崔格手上的令牌,如同口中被塞上了东西一般,顿时之间没了声音。

    而就在此时,一个中年男子,穿着捕吏的衣服,身后带着两个人,直接闯了进来。

    “让让,让让。”中年男子用力的挤开人群,终于挤进了这驿站之中。

    “怎么回事?”这男子进来后,看着驿站里,那个躺在地上的人头,冷冷的说道。

    此人的到来,让在场围观之人再次引起了骚动。

    “徐捕快来了,徐捕快来了。”

    “这杨老头也不知道在哪结了仇,平时不声不响的,怎么一下子就变成这样了。”

    “非也,依我看,这杨老头定是在外边得罪了什么人,然后跑到我们这边来避难,我可是听说……”

    一时之间,一片聒噪之声响起。

    站在一旁,默不吭声的崔格,眉头紧锁,这些人在这里实在聒噪,烦不甚烦,不但不会对破案有多大帮助,反而会让这小镇流言四起。

    “全部给我安静!”崔格爆喝一声,一股俾倪天下之势,从崔格身上散发出来,于此同时,崔格再次拿出捕令,冷冷的道:“除了官职人员,闲杂人等,踏足驿站者,按同谋罪抓捕!”

    崔格说着,冷冽的看着围观的众人。

    那围观的人群,见崔格暴怒,连忙吓的脸色苍白,跑到驿站外站着,不过,这些人依旧没有离开,而是在门外将门口堵死。

    而那刚进来的徐捕快,看到崔格手中的捕令,神色微微一愣,随即脸色一变,恭敬的道:“下属见过中书令。”

    崔格手持捕令,身上穿着的官扶确实潭州中书令的衣物。

    崔格看着这捕吏,微微点头,道:“不用多礼了,你就是这烟雨镇的捕吏?”

    那徐捕快,忙恭敬的道:“是,属下徐宽。”

    崔格听到这徐宽的话,微微点头,随即道:“那好,你先去疏散一下外面的人群。实在聒噪。“

    徐宽点头,连忙招呼自己身边的两个捕吏,让他二人去疏散人群。

    崔格见状,也没说话,这徐宽正值中年,在这烟雨镇中,算是少有权柄,这命令他人做事也是正常的。

    不过崔格为未管这徐宽,而是自顾自的,将掉落在地上的人头捡起,观察了一下脖子处的伤口。

    只见这脖子处血肉模糊,鲜血淋漓,不过已经凝固,成为硬邦邦的血痂。

    不过还是依稀能够看到,这伤口乃是用利器所伤,因为这伤口极为整齐,甚至可以说,这伤口是平滑的。可见凶手使用的还不是一般的利器,而是那种削铁如泥的。

    崔格在这人头上找到的线索极少,很快,崔格就将这人头稳稳当当的放在桌子上,看着徐宽,道:“去准备一副棺木,毕竟是官府中人,就算死于非命,也不可亵渎。”

    这杨老头既然能够在年事已高之时,独守驿站,很显然这杨老头在来这里之前,至少是六品官员。也只有这样的官员,才会在年老之时,朝廷会有所供养。

    若是寻常官员,年事已高,朝廷可不会管这些。

    而这徐宽,显然也知道此事,忙点头道:“中书大人放心,杨老德高望重,我定在镇中找到一副上好的棺木。但是……大人,是否需要再找到杨老的尸首,再行厚葬?”

    这杨老头此时只有一个人头在这里,而身体则不知所踪。着实诡异,特别是崔格竟然在此处看不到任何血迹。

    “嗯,尸首是必须找到的,不过,厚葬就不必了,这个人头,你先差人送往镇中义庄。”崔格冷冷的说道。

    说完后,崔格的目光,终于落在了杨老头休息的房间门口。

    崔格一步一步朝着这房间走去。这房门上,依稀有一两滴干涸的血迹,虽然已经成暗黑色,但是崔格依旧发现了,只不过这血迹很少很少。

    崔格看到这血迹后,嘴角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猛然将房门推开。

    当崔格将房门打开的一瞬间,只见房间里一道黑影,从空中猛然飞了出来,重重的朝着崔格扑了过来。

    崔格看到这黑影后,瞳孔微缩,身子一偏,堪堪避开这黑影。只见这黑影,竟然是一具无头尸体,而这尸体的衣物,和杨老头的一模一样,甚至连那双有些干枯的手,也极为相似。而这具尸体,竟然被人用麻绳从心口穿过,悬挂在房间的房梁上,制造成了一个机关,只要有人推开房门,这尸体就会从房梁上飞下来,砸中开门的人。

    崔格阴沉着脸走进去,一刀将捆绑尸体的麻绳砍断。将尸体一把抓起,稳稳妥妥的放在地上,对着外面的徐宽呵斥道:“尸体找到了,去准备棺木。”

    那徐宽听到崔格的声音,连忙跑过来一看,只见一具心脏被戳穿的尸体横放在地上,房间里满是血腥的气味,徐宽看到这一幕,连忙点头,随即离开驿站,带着两个手下出去找棺木了。

    而崔格此时,站在这房间里,看着这房间里的一切。

    这房间昏暗无比,门窗紧闭,纸糊的窗子,没有丝毫破损,但是也不透光亮,仿佛死寂一般,再加上空气中的血腥味,和这里面原本就有的霉味,很是刺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