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2章 威风
    很快,这墨庄庄主就换了一套衣服,只不过不是寻常衣物,而是一件深黑色,胸膛上绣着暗红色火焰的长袍!

    紧接着,那墨庄庄主麻溜的带着人,朝着门外飞去!

    对,就是飞去,看来,这墨庄庄主也是一个内力修行者!

    很快,墨庄庄主就出现在了门口。

    “血罗刹大驾光临,姜某有失远迎!”那姜云彩看到玄天,连忙迎了上去。

    只不过墨庄庄主没有看到玄天身后的姜云彩。

    “呵呵,姜庄主,这小日子过得还可以啊!脸上的脂粉,倒是不见少!”玄天看着墨庄庄主冷笑到。

    那墨庄庄主听到玄天的嘲讽,有些尴尬的笑了笑,说道“血罗刹说笑了,不知道血罗刹突然造访,有何事?”

    墨庄庄主说着,擦了擦自己脸上的脂粉。

    “有何事?这就得问问你女儿了!”玄天说着,将自己身后的姜云彩给提到了自己身前!

    那姜云彩看到墨庄庄主后,仿佛看到了救星,连忙叫道“父亲,父亲快救我!这个女人要杀我!”

    墨庄庄主看到自己女儿竟然在玄天的手里,脸色大变,道“这……不知小女哪里冒犯了血罗刹,还请血罗刹高抬贵手,放过我女儿!”

    玄天冷笑了一下,一只手放在姜云彩的脸蛋上,轻轻的抚摸了一下,然后看着墨庄庄主,嘴里轻声道“无视我元魔门护法令,不知道是你墨庄想要和我元魔门为敌,还是只是女儿年幼无知?”

    玄天的意思很明显,墨庄庄主在墨庄和女儿两者面前,只能选一样,而另一样,就要消灭。

    墨庄庄主被玄天这么一说,额头上的冷汗直冒,嘴唇发白。墨庄庄主虽然贵为一庄之主。但是也只是一庄之主,在元魔门这种江湖巨头面前,就如同随手捏死的蚂蚁一般,不堪一击。

    “小女年幼无知,还望血罗刹高抬贵手,我愿送上庄中千年灵芝,平息元魔门怒火,还望血罗刹不计前嫌。”墨庄庄主咬着牙嘈,忍痛割爱。不过在墨庄庄主心中,早就恨玄天入骨。

    但是为了自己女儿的性命,一株千年灵芝,不为过,毕竟自己这么大年纪,只有这么一个女儿。虽然儿子有七八个,但是这个女儿才是他最疼爱的。不为其他,就因为这个女儿是元魔门门徒。

    玄天看着墨庄庄主那一脸殷勤的模样,心中有些做呕,眉头紧锁,不耐烦的将那姜云彩给丢在了墨庄庄主身上,道“看好你的女儿,还有,我的事情解决了,但是……虞夫人的事情,好像还没解决。你自己看着办。”

    玄天说着,将张悦拉到身边。

    墨庄庄主不明白玄天的意思,皱眉看着张悦,道“虞夫人?她是虞夫人的什么人?”

    玄天见墨庄庄主还未见端疑,冷笑道“你看她头上。”

    墨庄庄主闻声,朝着张悦的头上看了过去。当看到张悦头上的金钗的时候,整个人都瘫软,扶在了姜云彩的身上。

    “虞……这是虞夫人的女儿!”墨庄庄主显然认识这金钗。

    没错,二人口中的虞夫人,正是张悦的母亲,一个神秘的存在。在江湖上也是赫赫有名的人物,但是行事还算低调。

    “莫非……小女冒犯了姑娘?”墨庄庄主小心翼翼的看着张悦,不过不敢直视张悦的眼睛。

    张悦看着墨庄庄主那怂样,鼻里冷哼道“你说呢?”

    张悦毕竟是女孩子,虽然在潭州还算知达理,但是性格上还是较为古怪,有时候得理不饶人。

    而那墨庄庄主听到张悦的话,脸色变得铁青,狠狠的扫了一眼身边的姜云彩,突然扬起巴掌!

    “啪!”

    一巴掌打在姜云彩的脸上。姜云彩被墨庄庄主这一巴掌给打的整个身子都倒飞了出去,重重的摔在了地上。但是墨庄庄主嘴里依旧怒骂道“你个不孝女!你知道这姑娘是什么人吗?她岂是你能得罪的!败家玩意,早知道你会闯这么大的祸,还不如生出来就一脚踩死!”

    而一旁的张悦,没想到这墨庄庄主做事竟然如此厉害,二话不说直接打了姜云彩一巴掌。张悦看到这里,心中的气倒是也消了不少。

    不过,一直没有做声的崔格,却皱眉,扯了扯张悦的衣袖,轻声道“悦儿,得饶人处且饶人,此地人生地不熟的,少结怨。”

    崔格之所以会担心自己二人会出事,主要是因为这个墨庄庄主做事实在是太过干脆。得罪了元魔门,送千年灵芝,得罪张悦,亲手扇自己女儿。

    这样的人,定是一方枭雄,虽然人前看上去老老实实,但是往往这样的人,更喜欢在背后做手脚。看上去墨庄庄主是畏惧虞夫人,实际上,墨庄庄主更有可能只是暂时畏惧。

    而张悦听到崔格的话后,再看了看那姜云彩,叹道“算了,此事便作罢。不过以后,还是不要太嚣张的好,山外有山,人外有人。”

    那墨庄庄主听到张悦的话,脸色一喜,连连道谢“多谢姑娘高抬贵手,姜某感激不尽。姑娘以后在庄中若是需要差办什么,知会我一声,我定办妥。”

    崔格冷冷的看着墨庄庄主,只见这墨庄庄主口中客气,但是右手拇指却搭在左手的戒指上。看似恭敬,实际上不是很友善。

    “既然如此,我们便告辞了。”崔格对着墨庄庄主和玄天躬身,准备拉着张悦告辞。

    这二人都非善类,崔格不是信不过二人,而是凡事警惕为之才行。虽然感觉不一定对,但是崔格相信自己的感觉。

    和这两个人走的太近,只会惹来杀身之祸。虽然二人看似很惧怕虞夫人,但是却也未必。

    不过张悦却道“咱们和玄天姐姐一起走,她知道我母亲在哪里。”

    崔格听到此话,眉头紧皱,看了看玄天,只见此时玄天正一脸笑意的看着自己,玄天那张妖媚的脸上,看不出任何变化。

    不过张悦却扯了扯崔格的衣袖,有些哀求的看着崔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