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5章 黑色玉佩
    张儒握住案牍上的金锭,在手中紧握,双手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他的头上青筋暴起,一滴滴冷汗,从额头上溢出。

    金库失窃,这可是重罪,若是不能及时找到凶手,并将黄金追回,就算是张儒,也难逃厄运,贬职是肯定的。头上的乌纱帽能不能保住,还不一定。

    让崔格去,张儒并不放心,崔格虽然办了两次案子,但是实际上,都只是小案子,死的人也不是很重要。像这样的案子,潭州城中,三两天就会出现一次。而这黄金案子,却是大案,牵扯太大,若是一不小心,死的人会很多。

    “走,事不宜迟,立即随我前往卧龙岗!”张儒猛然一拍桌子,大声喊到。也不管这堂下老妪在那哭诉。这老妪的事情,只不过是鸡毛蒜皮的小事,张儒岂会在此浪费时间。

    随即,张儒带着崔格还有衙门十数名捕吏,急匆匆的朝着卧龙岗而去。

    卧龙岗离潭州衙门不过一里地,路程算不上遥远。不过这卧龙岗外,却是层层关卡,张儒带着一行人,驾马前行,一路上,并没见到多少行人,此处较为荒凉。

    很快,众人便来到卧龙岗。

    放眼望去,这卧龙岗的建筑,除了比较大外,其他的都比较平淡无奇,就好比潭州城中普通楼阁。甚至还有所不如。但是此处地面上的泥土,却有些较为深的车轮印记。这些印记有深有浅,将地面糟蹋的千疮百孔,面目全非。

    而这建筑前,整整齐齐排列了一拍的士兵,全部都是虎卫。光这正门看去,就有二十名虎卫。而这二十名虎卫,还只是看门的。

    崔格稍微关查了一下。这卧龙岗四周都被虎卫包围,而且,整个卧龙岗只有正门这一个出口,其余三面,全部是围墙。像极了一个大宅子。同时也能够从中体现出,这卧龙岗的守卫极为森严。

    而张儒一来到这里,马不停蹄,也不管外面的守卫,直接推开卧龙岗的门,门是关闭着的,也会有守卫亲自给张儒开门。

    但是推开门后的状况,却让众人心中一震。

    整个卧龙岗里面,四周全部遍布精锐的虎卫,仿佛这卧龙岗里,虎卫无处不在,里面的虎卫,密密麻麻,站在每一个角落,无死角的监视着这座金库。

    不难想象,潭州金库是何等的重要,这么多守卫力量守护着潭州金库。而且还是潭州最精锐的部队。

    “刺史大人!”卧龙岗里的虎卫,见门被推开,瞬间警惕的看着门,手中的刀,都拔出一半,但是看到是张儒后,这才放松警惕。这样的警惕,是常年累月积累下来的。

    “全部集合!”张儒一脚进了卧龙岗后,在里面扯着嗓子,大声呵斥到,神色穆然,宛如一派大将之风。统领万军,所向披靡。

    众虎卫听到张儒的声音后,卧龙岗内的虎卫全部朝着中央的空地跑去。而卧龙岗外的士兵,则按兵不动。外围的士兵若是全部集合,岂不是给贼人可乘之机。所以外围站岗的虎卫,风雨不动如磐石。

    众虎卫集齐后,张儒没有多余的废话,直奔主题道:“卧龙岗金锭外露,可曾有虎卫从中抽取过黄金?”

    张儒一双虎目怔怔的看着这些人,金锭失踪,张儒并未直接去搜查黄金是否缺失,而是先盯上了这些虎卫。

    同时,张儒也不会同意让其他人jin ru金库。金库真的被盗,若是派人仔细搜查金锭数量,难保有人从从中做手脚,偷盗金锭。如此一来,张儒想查都查不到。

    众虎卫听到张儒的话后一脸的迷茫。

    “回刺史的话,金库近期除了大人,从未有人进去过,虎卫虽然驻守在此,但是也没有人有权限jin ru金库。”一名虎卫铿锵有力的说道。

    张儒看着这虎卫,点了点头,道:“没有就好。速速打开金库,我要搜查。”

    那虎卫见状,立即转身,朝着一旁的一间房子里跑去。不过很快就出来了,同时手中拿着一把硕大的钥匙串,上有只有两把黑色的钥匙。

    虎卫拿出钥匙后,迅速跑到这卧龙岗中码楼阁下面,将金库的门给打开。

    一切毫不拖泥带水,虎卫将门打开后,立即站在门的左侧,挺直了腰板,像个木头一样,神色穆然,站定如松。

    而金库的门被打开后,里面却什么都没有,一片空旷。

    张儒见门打开,看了看虎卫,然后再看了看崔格和捕吏们,道:“谁也不要进来,就在这里候着。”

    说着,张儒独自一人直接进了金库。

    进去以后,张儒竟然再次将门给关闭了。不让任何人看见。

    在外面的崔格见到如此情景,眉头一皱。这张儒也太谨慎了,不相信任何人,只相信自己,就连自己最亲近的虎卫也不相信。

    崔格知道,这个案子已经没有自己的份了,张儒下定决心要亲自查这个案子。

    想着,崔格将自己手中握着的刀拿在手中,从怀里掏出一块手绢,开始蹲坐在地上,仔细的擦拭着。

    时间过去的很快,半个时辰过去后,张儒才从金库中走出来。

    不过出来后的张儒,满脸的憔悴,仿佛瞬间老了十岁,一脸的落寞,仿佛世界要坍塌了。

    “完了,完了,金子少了一半,就连今年给皇上的贡品……也被盗了!”张儒嘴里喃喃的说着,整个人已经没有了刚才的气势。

    崔格看着张儒一脸的颓废,无奈的叹了口气,从自己怀里掏出那块捡来的黑色玉佩。

    “张儒刺史,此物应该对你有所帮助,这个是我从找到金锭的地方找到的。”崔格主动将线索给了张儒。

    虽然张儒不让自己参加,但是崔格也不会介怀。张儒也是为了自己好,此案不同其他,若是自己没有破案,就会遭到杀身之祸。张儒这也是变相的保护自己。

    张儒看到崔格手中的玉佩抓在手中,仔细的端详了一会后,神色百态,一会惊喜,一会皱眉,一会笑,一会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