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3章 金库
    王铳铠下意识的摸了一下自己右臂被包扎的伤口。神色有些恍惚,没有了右手,王铳铠就是一个废人。

    陌刀至少要两只手同时挥动才能发挥其效果,但是只有一只手,莫说发挥效果了,就连拿起来武动,都成困难。

    “崔兄,我的大荒刀,今日便赠与你了。”王铳铠左手摸了摸被麻布包裹的严严实实的陌刀,像是在抚摸自己的孩子一般,不舍。

    随即,王铳铠将陌刀横放在崔格和自己面前,左手提起陌刀,微微有些吃力,王铳铠的身子也左右摇摆,恍惚不定。

    崔格看着这陌刀,知道不能拒绝王铳铠,这陌刀追随王铳铠南征北战,杀敌无数,乃是饮血之刃,王铳铠最是不舍的,就是这陌刀。

    但是陌刀在王铳铠身上,已无大用,还不如赠与崔格,或许能让此陌刀重现辉煌。

    崔格双手平举,轻轻的接过陌刀,陌刀十分有分量,让崔格的手不由的一沉。崔格紧握着陌刀的刀柄,仿佛充满了力量和爆发力,一刀就能将地面给戳出一个大窟窿。

    王铳铠见崔格接过陌刀后,十分满意的笑着说道:“崔兄,此去不知何时再相逢,若是我沉冤昭雪,长安城王府找我,若是未能,西陵墓穴,为我潵碗酒!”

    王铳铠此时,抱着不成功便成仁的心态。王铳铠的案子,王铳铠自己明白,案件绝对不简单,一不小心,自己将命丧黄泉,不过王铳铠本就执拗,不愿转弯。

    崔格重重的点了点头,拍了拍王铳铠的肩膀,低沉道:“西陵墓穴不会去,长安王府我定往。”

    这是崔格对王铳铠的希望,王铳铠还有大用,崔格可舍不得王铳铠死了。随即崔格从怀中掏出一个公验,放到王铳铠手中。

    “此物你留着,危难时刻,可保住性命,若不是危难关头,切勿打开示人,否则定惹来杀生之祸。”崔格冷冷的说着,告诫王铳铠。

    这个公验是崔格第一次在系统中抽到的东西。也是保命的东西。

    这个可修改公验,当初崔格并不重视,但是现在崔格才知道,这个东西实际上是用来救命的。

    公验就如同身份证,唐朝朝廷不论抓人定罪,都是凭借公验而来。倘若犯法,以公验为准。若是公验不符合,就算长的相似,也不可抓人。

    而且公验是唐朝通行证,不论到什么地方,公验都是最重要的东西,不论是逃犯还是普通人,公验都不会丢掉。因为在唐朝没有公验,就是死路一条。直接抓进衙门。

    而崔格给王铳铠这个公验,是给王铳铠保命用的。若是王铳铠被人陷害,可用这修改的公验,逃脱一命。这也是崔格唯一能够送给王铳铠的。至于崔格,已经不需要这个东西了。

    王铳铠接过公验,虽然不知道这个东西为什么会救命,但是他愿意相信崔格,于是将这公验妥善保管好。

    崔格抬头看了看天色,只见此时天空发出柔和的光辉,澄清又缥缈,使人想听见一阵高飞的云雀的歌唱,正如望着碧海想着见一片白帆。夕阳是时间的翅膀,当它飞遁时有一刹那极其绚烂的展开。一堆堆深灰色的迷云,低低地压着大地。已经是夏日烈阳。

    “走了,送你去衙门。”

    崔格双手后抱着脑袋,仰着头,吊儿郎当的朝着府外走去。

    一切都将会步入正轨,此时,崔格仿佛没有了那么多压力。王铳铠走了,李文涛死了。崔格既不用担心系统任务完成不了,也不需要担心王铳铠身份暴露。

    衙门已经破案两宗,张儒承诺,过了这个月,让自己上任中书令。顶替夏浩的位置。一下从九品提升到七品。崔格已经很知足。

    一路上,两人默默不语,崔格骑着马,穿梭在潭州的闹市之中,而王铳铠则徒步行走,两人一前一后,听着商贩们的叫喊声,行人的嘟囔。潭州仿佛瞬间太平热闹了起来。

    而就在此时,崔格坐在马背上,突然感觉自己的背后有些不对劲,好像有人在盯着自己一般。突然,崔格将目光投向不远处一座酒楼的二楼。

    只见二楼上,两道人影闪动一下,一晃眼,就无影无踪。但是崔格却发现,那二楼上,桌子上的茶杯还留在那里没有清理。

    崔格微眯着眼睛,在此处停顿了一下,心中疑惑丛生。不过由于要去衙门,崔格没有那么多功夫和这些人多扯,只要不是对自己有害就行。刚才崔格虽然发现有人跟踪自己,但是崔格却没有发现对方的敌意。

    而就在崔格刚离开。那二楼上离开的人,再次出现在这里。这两人依旧是马超和徐良。

    “卧槽!这小子什么时候这么精了,竟然能够发现咱们两个!”马超嘴里嘟囔着,但是眼神中,却有些兴奋。

    原本崔格没有发现的时候,两人一直在暗中观察崔格,但是却没有多大意思,因为太没有挑战性了。两人本就会易容,就算站在崔格面前盯着崔格,崔格都不会发现。

    但是此时崔格竟然发现自己二人的藏身之所,以后盯崔格的难度定会增大。

    “我说……督主在洛阳传来消息,让我们两个亲自动手干一票大的,督主说,明年,一定要让崔格jin ru大理寺。不论我们动用什么办法。”徐良泯了一口茶,淡淡的说道。

    马超听到徐良的话,咧嘴一笑道:“这还不简单,只要给他搞出点名气来,老大再一提名,崔格jin ru大理寺就是板上定钉的事。”

    马超说着,从怀里掏出一锭金子,往桌上一拍。

    “看到没?这锭金子你可知道是在哪弄到的?”

    马超说着,将金子翻了过来。

    只见这金子后面,清楚的印着“卧龙岗”。

    这卧龙岗,就在潭州城内,不过,却在潭州城北面,乃是潭州金库。潭州每年的金子产量,都存放在里面。至于为什么叫卧龙岗,是因为金子如同皇脉,而皇脉,龙的象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