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9章 我放你们自由
    只见莫小仙眼睛都不眨一下,轻蔑的看着林雨,身影不动分毫,也不阻拦这飞刀。

    然而这快如闪电的飞刀却刹那间在空中停顿了下来,就像被定住了一般。两柄飞刀刷的一下,调转方向,竟然朝着李文涛和林雨而去。诡异异常,就像有人在操控。

    如此反常的事情,只在刹那间,在场的所有人,除了莫小仙和林雨还有崔格三人,再没有人能够看清楚。

    飞刀带着锋芒,呼啸而过,在空中如长龙出洞,势不可挡。飞刀出动,摄人心魄,一道乌光,刹那间而去。

    不过那穿着红色盔甲的林雨,脸色虽有所变化,不过依旧冷静。双拳紧握,手臂上,出现两面亮眼的金属,金属如同机关,形成两面盾牌,挡住飞刀。

    飞刀撞上盾牌,火星四溅,发出刺耳的金属摩擦声。

    不过若是飞刀被林雨这么容易阻挡,那就太小瞧莫小仙了。莫小仙虽然身为守护者,但是身上具备多种异能武功。

    只见飞刀突然一个转弯,绕过盾牌。

    “刺啦!”一声衣物撕裂之声响起。只见林雨的一只右手腾空抛起,鲜血从林雨的手臂上喷涌而出,一只右手,齐刷刷的断掉。一柄飞刀上,沾满鲜血,血腥的气息弥漫在空气中,鲜血溅在房梁之上,夺目摄人。

    林雨的手臂被切断后,整个人失去原有的平衡,身子稍微一歪,脸色痛苦,不过紧咬着牙关,并未哼半句。

    不过就在此时,那两柄飞刀,已经插在了林雨身后的李文涛天灵盖上。李文涛眼睛睁的圆鼓鼓的,仿佛根本就没有看清楚自己是怎么死的,只知道自己头脑上一凉,瞬间失去意识。

    莫小仙出马,没有杀不了的人。唐朝虽尚武,却没有异能,莫小仙的异能,可以称之为死神之术,不管对方武功有多强,最终只有一个死字。

    这林雨的武功,实际上在唐朝已经算是顶尖水准了。刚刚若是没有莫小仙,林雨一人,一柄飞刀,足以让崔格丧命黄泉。

    然而这一切并未结束。莫小仙看着林雨,并未杀了林雨,反倒是衣袖一挥,那林雨的身体毫无反抗之力,被一阵风吹拂到莫小仙的面前。

    “妖女!你该死,你可知道你杀的是何人!”林雨怒不可揭的呵斥着,虽然林雨此时已经是待宰的羔羊,但是这林雨还是个忠心之人,自己的主子被杀,愤怒的想要拼命。

    但是此时他却动弹不得,仿佛一个玩偶一般,被莫小仙操控着。

    而莫小仙似乎没有听到林雨的话一般,面无表情转过头,看着崔格道:“杀了一人,这个人,或许对你有用,可以留着。”

    莫小仙虽然这么说,但是却怔怔的看着崔格,等待崔格的意见。

    不过此时愤怒的崔格却没有听莫小仙这么多,冷冷的道:“杀!”

    崔格说过,全部杀之!

    不论这李文涛背景如何,崔格一力承担!就算是天王老子欺负到崔格头上来,崔格也不怕。崔氏是大姓,而赵郡李氏虽然姓李,却不是皇族,崔格杀了,最多是罪则一人,不会牵连家人。这也是崔格为何执意杀李文涛的理由。

    既然杀了,崔格就不怕再多杀一人。

    莫小仙听到崔格的话后,眉宇间闪过一丝异样,莫小仙这是第一次看到如此杀伐果断的崔格。之前的莫小仙一直认为崔格只不过是一个文弱之人。杀人在崔格身上,不太可能发生。

    但是此时看到崔格身上的野性,莫小仙不得不承认,崔格实乃真男子。难怪系统不选择自己,而是选择崔格。崔格身上的七情六欲分明,且更加强烈,毫无掩饰。

    随即,莫小仙的手指,在水墨的喉咙间划动。刹那间,一颗人头,从林雨的身体上滑落下来,掉在地上,鲜血淋漓。

    做完这一切后,莫小仙的身体,如同梦幻一般,消失一空。

    而崔格冷冷的看着这两具尸体,怒意消散一空。衣角上沾染着滴滴鲜血,醒目异常,宛如死神一般。

    四周崔府的奴仆看着面色阴沉的崔格,身子微微打颤,脸色惨白。刚才两个活生生的人,竟然在一个神秘女子手中丧命,两条活生生的人命,就这样死了,论谁都有心理阴影。

    崔格将刀收了起来,看着躺在地上,喘息着粗气,仿佛一条死狗一般的王铳铠,心中自责而又悲愤。

    王铳铠的右手已经断了,断裂的右手,却抓紧着自己的兵器。

    崔格将王铳铠慢慢的从地上搀扶起来,神色微微**的看着王铳铠,声音沙哑道:“铳凯兄,我崔格……对不起你,你之失臂,实在是我之过,我崔格发誓,有我崔格在世一日,你王铳铠,辉煌不止!”

    崔格知道,王铳铠断裂的手,是和李文涛打斗而断的,王铳铠守护了自己,也守护了自己的尊严。为自己断臂之情,崔格铭记于心。

    王铳铠脸色苍白,奄奄一息的看着崔格,摇了摇头,道:“崔兄,你糊涂啊!我王铳铠贱命一条,你何必废弃自己前程,只为这义气之争。你今日杀了李文涛,你之性命难保,我心愿也成不了,昭昭冤案,难以平反!”

    王铳凯恨铁不成钢的看着崔格。王铳铠最大的心愿,就是让自己不再蒙冤,将一切希望都寄托在崔格身上,只希望崔格能替自己申冤,保全自己的名声,不让自己家族以他为耻,而是以他为荣。

    但是此时李文涛一死,崔格罪责难逃,自己的冤案平反无期,一切的一切,都是徒劳。

    崔格听到王铳铠的话,突然长叹了一口气,像是在思索着什么,突然眼神一坚定,看着王铳铠,道:“铳凯兄,从今起,你不会再为奴,小娟也不会……我府上所有女仆,都得以赦免……你的案子,我会让张儒刺史平反!”

    崔格说着,突然手一翻,猛然朝着王铳铠的脖子打去。王铳铠顿时晕倒。

    随即崔格将王铳铠交给小娟道:“替他止血。顺便将堂上尸体血迹清扫一下,明日,我放你们自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