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6章 手段残忍
    崔格听完鼓手的解释后,点了点头,看来刚才自己并未看错,水中有人捣乱。

    而且……虽然没有发现尸体,但是水中的血,却是真实存在的,这肯定不是有人受伤,能出这么多的血,肯定是大动脉被割破,瞬间出血导致的。

    “马上将今天划船之人聚集到这里等我!”崔格连忙道。

    崔格说着,连忙去找慕容玉溪。

    出了命案,崔格哪里还有心情在此地游玩。

    随即崔格找到在桥上等着自己的慕容玉溪,道:“玉溪,今天情况有变,不能陪你玩了,要不你先回府吧。”

    崔格原本想送慕容玉溪回府,但是此时自己却脱不开身,只能让慕容玉溪一个人回府了。

    慕容玉溪也见到刚才的场景,很懂事的点了点头道:“嗯,你去忙吧,不用管我,我在四处逛逛,便回府。”

    慕容玉溪说着,便带着在自己的侍女朝着另外一边离去。

    崔格看着慕容玉溪离去的背影,轻轻的叹了一口气,眼中满是怒火,嘴里喃喃道:“坏事的家伙,要是让我知道凶手是谁,我一定要严惩!”

    本来崔格还打算带着慕容玉溪在城中玩耍一日,但是却只是出来一个时辰,就遇到此等事情,换做是谁都会愤怒不已,更别说崔格了。

    随即崔格连忙跑到刚才和鼓手约定的地方,只见那里已经围着一堆**的大汉,粗壮的手还在拧干身上的水,不过众人的脸上,或多或少都有些惊魂不定。

    崔格走到鼓手身边,皱眉道:“人到齐了吗?”

    那鼓手摇了摇头道:“捕吏,少了两人,到处找,小的都找不到人。”

    “少了两人?名字。”崔格冷冷的说道。

    崔格只确定死了人,具体是几个人,崔格就不是很清楚,不过崔格没想到,竟然死了两人!

    “一个叫济源于,一个叫济源灵,这两人是兄弟。”鼓手恭敬的说道。

    崔格听到此话,眉头微皱,兄弟二人同时遇害,难道是有人仇杀?

    随即崔格看着鼓手,迟疑了一下道:“他们家住何处?家中可有什么人。”

    “家住城东莞望路,家中还有一老母亲和一个妹妹。”那鼓手显然对这家人比较了解。

    “莞望路,你带我去。”崔格冷冷的说道。同时看了看其余的划手道:“我怀疑有人水中谋杀济源灵,济源于,所以你们都脱不了干系,明日午后全部到衙门报道。”

    崔格说着,让鼓手带着自己去莞望路,另外还派了一个划手去衙门找人搜查水道。

    既然杀了人,总会有尸体,但是如今两俱尸体全部不见踪迹,尸体定藏在其中,只不过现在崔格孤身一人,想要找尸体难如登天。

    何况刚才一切发生的太快了,凶手下手的时候,自己离的太远,想必现在凶手已经逃之夭夭。

    近一个时辰的功夫,崔格和鼓手二人,走断了腿,终于走到济源于二人的家门外。

    只见这济家,虽然算不上大户人家,但是门庭装饰的还是不错的,有一栋宅子,宅院中的桃树枝,都伸展到墙外来了。

    崔格和鼓手二人走到门口,示意鼓手敲门。

    鼓手敲了半天,但是屋内并未听到有人出来开门,四周一片寂静。

    崔格和鼓手二人双眼对视了一下,心中一惊,不可能没人啊,家中有老母亲,还有一个小妹,就算小妹出去玩,老母亲总不可能在端午节出去玩吧。至少得有一个人在家,毕竟是过节。

    随即崔格急促的道:“不好,肯定出事了!将门撞开!”

    崔格说着,让鼓手直接破门而入。鼓手也是个五大三粗的大汉,撞一扇门自然轻而易举。三两下就将门给撞开了。

    但是撞开后,这院中的景象,却让人心寒。

    只见这院中,一个十五六岁的女子,躺在血泊中,衣衫不整,一双白皙的腿,暴露在空气中,头发凌乱,一双血红的眼睛,圆鼓鼓的死盯着门口,针扎憎恨之色洋溢其中,嘴里被人塞着一块手帕,双手也被捆绑着。鲜血浸红了她的裙摆,而她白皙的脖颈上,一道血痕醒目,脸上也沾着滴滴鲜血。

    而在院子右侧一个石磨上,一个年迈的老人,被五花大绑的绑在了石磨上,口中塞着一块破烂的衣角布,胸口还插着一把亮闪闪的匕首,鲜血顺着匕首缓缓滴落,滴在老人的鞋上,脚下的地上。

    老人和少女的脸上,还有未干的泪痕。

    血液的腥味,在空气中弥漫,混杂着粽子的香味,异常难闻。

    崔格见状,连忙上前查看,只见这两俱尸体,身体未凉,还有些许温热,就连血液还在缓缓往外流淌,看来是刚刚被人杀死。

    并且,看两俱尸体的死状,生前定是受到了折磨。那少女的尸体,崔格并未查探,但是尸体下身裙摆有血块,只是些许血块,腿部有淤青,想必,死前定是受到了凶手的残暴,然后凶手再将其杀害。

    而那老母亲,被绑在石磨上,面对着少女,想必凶手是先糟蹋了少女,然后再杀了老母亲和少女。

    凶手的手段之残忍令人发指,这么残忍的手段,先折磨精神再杀人,可比直接杀人要残忍多了,也不知道凶手和这家人到底有什么深仇大恨,竟然会这样。

    崔格在这屋子里转了一圈后,并未发现什么有用的线索,不过这两俱尸体崔格还未动过。不是崔格不愿意动,而是崔格并非仵作,看了也白看,而且这一老一少,都是女子尸体,崔格当着一个鼓手的面检查,确实不妥。

    随即崔格立即让鼓手去衙门找仵作,而自己则留守在这里,凶案现场必须保存,崔格不能将凶案现场交给鼓手看管,若是有什么东西被破坏,破案更加扑朔迷离。

    而更可气的是,今天是端午佳节,衙门的捕吏大多都在过端午,就连张儒,也在自己府中,崔格实在是心有余而力不足。而城中的士兵,崔格并未见到,也没有权利调动,毕竟崔格只是一个小小捕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