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9章 水中踩荷
    崔格此话一出,顿时惹来一阵嘲笑声,随即其中,左边坐在后排的一男子站起来,冷笑着说道:“小子,这里可没有你的位置,还想要坐的地方?莫不让人笑掉了大牙,你当这是什么地方,阿猫阿狗也有坐的地方?。”

    这男子咄咄逼人,话音刚落,崔格还尚未还嘴,又道:“莫非你想做上首?上首岂是你能坐的?也不瞧瞧自己是什么身份。”

    崔格听着此人的话,心中并无多少波澜,崔格可不会在意一只狗在自己耳旁乱吠,若是自己搭理此人,崔格还嫌自己掉了身价。

    崔格只是看着张悦,嘴角淡笑,似不为外界所动。

    而张悦见状,却冷冷的横了一眼刚才说话的人,然后道:“崔大哥身份尊贵,坐下首,悦儿怕阿耶怪罪,所以,还请崔大哥坐上首,方才能与崔大哥身份相匹配。”

    张悦说着,直接将崔格推到了上首座,让崔格坐了下来。

    而就在张悦拉扯崔格之际,那左侧下首第二座,一双阴沉的双眼,带着仇恨,看着崔格,双拳窜的咯咯直响,但是却没有下一步动作,此人就是卢万才。这卢万才还真是能忍耐,到现在都没有对崔格动手,若是一般人,只怕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将崔格给弄死了。而这卢万才做事实在谨慎,第一次见到崔格,就首先查了崔格的底细后,再做下一步打算,知道崔格的底细后,竟然能一再容忍崔格和张悦二人的来往,可谓城府并不太浅。不过也算不上及其有城府。

    而其他人,听到张悦的话,更多的却是疑惑,这些人听到的是崔格身份尊贵,不过这些人并不认识崔格,所以也不知道崔格到底是什么身份。

    而刚才说话排挤崔格的那男子,听到张悦的话后,更是宛如打脸,低头坐了下去,神色有些不自然,像是被打脸了一般。

    而就在崔格刚坐下后,左下首第一个青年男子,却直直的站了起来,对着崔格作揖道:“在下赵郡李氏,李文涛。不知阁下是?”

    赵郡李氏李文涛!

    崔格猛然抬头看着这男子,只见这男子不论长相还是穿戴,都显现出大户人家子弟的气度,衣着华丽而又不失实用,长相更是一表人才。不过崔格紧紧的盯着这李文涛,并未说话,反而是仔细的捉摸了一下。

    这李文涛可是自己的大敌,或者说,命运安排,自己和这李文涛本就无法成为朋友。不过此时崔格知道,终有一日,自己和这李文涛有殊死一战之时,而李文涛却不知情。

    “在下清河崔氏,崔格。”崔格简短的说道。

    而崔格此话一出,却更是引起了更多的猜疑。

    “清河崔氏?怎么没听到过有这号人物?哪里冒出来的?你知道吗?“

    “我也不知道,清河崔氏势力范围还不在这里吧。我可是认识清河崔氏大郎君,叫崔封晨,这崔格之名还是第一次,而且,就算是崔封晨,也没有这个面子坐在上首吧。”

    “谁知道呢,也许是清河崔氏隐藏的人也不一定。”

    “······”

    霎时间,议论纷纷,众人交头接耳。

    而那李文涛却依旧淡然,再次问道:“原来崔兄是清河氏之人,不知崔封晨是崔兄何人?“

    崔格听到此话,眉头一皱,崔封晨这名字,崔格自然知道,而且崔格也常听祖父提起,这崔封晨虽为清河氏嫡系长子,但是个人本领更是厉害,在年轻一辈中,也是出类拔萃之人。不过,崔格却从未见过此人。

    而就在此时,张悦插嘴,对着李文涛温婉一笑道:“李公子,崔大哥的身份有些特殊,不便解释太多,不过崔大哥是我父亲最得意的门生,也是吴阁老前辈的忘年之交。”

    李文涛听到张悦的解释后,愣了一下,神色有些了然,随即恭敬的对崔格一拜道:“在下多有冒犯,原来崔兄认得吴阁老前辈,这上首座,崔兄当之无愧。”

    说着,李文涛施施然坐了下来。显然,李文涛是相信了张悦的话。

    崔格也舒了一口气,看来这上首座不是什么好座啊,若是让别人知道自己不过是巴陵县清河氏的一个小分支,这些人定会弄死自己吧。

    想着,崔格连忙端起桌前的茶,喝了一口后,对着张悦轻声道:“悦儿,你到底要干什么?我怎么感觉这里很不对劲啊。”

    崔格确实没有感觉错,在崔格入座后,右侧的那些女子,一个个都十分有趣的看着崔格,甚至有些女子还对崔格抛**。

    张悦见崔格此状,嘴角露出一丝邪魅的笑容,道:“崔大哥,今天可是你展示身手的机会,而且,玉溪姐姐也在,你可不要出丑哦。张悦说着,一眨眼,玩弄之意更甚。

    随即,张悦缓缓站起来,看着众人道:“既然人已经到齐了,今日小笼居开始!由我开始点题。”

    “今天的第一题,水中踩荷,立于叶上而不湿衣角者,胜,得一杯凝神美酒。”张悦说着,让下人端来一杯酒。

    这凝神美酒,也算的上是上品美酒,一酒千金。

    众人看到今天的第一个彩头是酒后,倒是有些乏味,因为···张悦每年的第一个彩头都是酒,只不过每年都不同而已。

    “好了,不论男女,谁能做到,酒一杯,开始吧!”张悦说着,率先踏步而出,直接朝着荷叶中飞跃过去,芊芊细脚,踏在荷叶上,弹跳而出,又到另外一片荷叶上。宛如舞姿一般,优美动人。

    而那卢万才见张悦已经去了,卢万才自然不甘落后,追随张悦而去。

    很快,众人先后而去,整个场地上,只剩下李文涛,崔格和慕容玉溪。

    李文涛疑惑的看着崔格道:“崔兄不去一试?”

    崔格淡淡的摇了摇头,道:“能衣角不湿者,只怕少之又少,慢点下去,获胜的几率会更大。”

    李文涛听到崔格的话,会心一笑道:“崔兄果然才智过人,刚才悦儿并未说其他规矩,这就意味着,这水中定有人埋伏其中,准备泼水,这么多人,慌乱下去,想要闪躲,极难。若是等他们淘汰了再下去,再轻松不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