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8章 小笼居
    小仙沉默了片刻,再次道:“我有一个要求,希望你能答应我。日后,若是有机会,还希望你能将我放出去。”

    崔格道:“任务完成,你就可以出来了,到时候,我们都将回去,你也不例外。”

    崔格在心里和莫小仙对话,而手中,则拿着一枚红玉雕雀玉佩,玉佩十分精致,看上去价值不菲。而这个玉佩,也不是崔格买的,而是前几日那吴阁送给自己的,虽然不知道这老头为什么会送自己这么多东西,但是崔格并不拒绝,非君子,何须做出君子之态,反而更加虚伪。

    “我会全力助你完成任务,不过我要提醒你一句,你不是唐朝之人,切莫阻碍历史发展,更不可和此中人纠葛过深,否则,你会万劫不复的。”莫小仙提醒到。莫小仙只是守护者,感受不到崔格的心中在想什么,但是却能感受到崔格情感的波动,所以这才提示。

    而崔格咧嘴一笑,无所谓的道:“纠葛?不是我想纠葛,或许是上天想给我一个再来一次的机会,你无须多言,我自有分寸。”

    崔格说着,翻身上床,手中拿着这红玉雕雀,缓缓jin ru梦乡。

    翌日。

    崔格早早翻身起床,在庭院中打了一个时辰的虎啸拳后,就闻到府上一阵阵清爽可人的棕香味。看来自己府上已经开始蒸粽子了。

    崔格想着,大步走到厨房。只见此时厨房里,三四个奴仆,正加紧烧火,蒸粽子。而在厨房外的一个水池,,崔格只看到了那个叫千门晓彤的女仆正在一旁捶打衣物。

    崔格见状,朝着这千门晓彤走了过去,蹲下身子,淡淡的说道:“这衣服···不是早就叫你洗了吗?怎么现在才洗?“

    崔格看着这捶打的衣物,正是当初自己交给千门晓彤的,崔格以为早就洗了,但是却发现,现在才开始洗,有些疑惑,但是更多的却是恼怒。偷懒可是不行的,自己花钱买来的人,若是不做事,自己岂不亏了。

    那千门晓彤并没有发现崔格已经到自己身边,而听到崔格的声音后,一惊,手中的棍棒都抖了下来,慌乱的看着崔格,连忙道:“老爷恕罪,奴见老爷衣裳破烂,所以连夜缝补,这才耽误了时辰。”

    千门晓彤说着,低头拿起地上的衣服,翻开衣服,只见这衣服上,绣着几个小鸳鸯。

    崔格这才想起了,这衣服在水道中,被水道中的树枝给刮破了,只是自己并未在意。却没想到,千门晓彤却花了一个晚上的时间,为自己缝衣服,而且看上去根本不像是缝的,倒像是装饰品一般。显然是下了一番功夫,再看千门晓彤的手,食指微微有些肿胀,应该是被针扎到手了。

    崔格见状,微微有些内疚,不过脸上还是很平静的道:“你洗吧。”

    说着,崔格也没了看粽子的兴趣,径直回到前厅,对着正在府中忙碌的王铳铠说道:“王总管,随我去一趟刺史府,今天府上伙食,下人们自由分了吧。”

    崔格说着,便带着王铳铠朝着刺史府而去。一路之上,崔格还在路上买了些许礼品,不是很贵重,但是却也代表了崔格的一份心意。

    近中午,崔格终于来到刺史府,而此时刺史府貌似十分热闹,还没进府,崔格就听到其中谈笑之声。

    崔格见状,拿着礼品,直接交给门外的护院,然后带着王铳铠便进去了。

    进了府,崔格才发现,这里面的人还真不少,其中不乏官吏商贾,但凡潭州有名望的人,大多都会过来凑个热闹吧。只是崔格并不知道,张儒会请这么多人到府上来。

    这些人大多坐在刺史府大厅中,这少说,也有几十人吧,还不算他们随身带着的奴仆,这场面可十分有压力啊。

    而就在此时,在正厅中的张悦,正看着走过来的崔格,对着身旁的张儒道:“爹,崔格来了,你们玩你们的,我带崔格到小院去。”

    张悦说着,朝着崔格走去,道:“崔格,这里你就不要去了,反正你去了也乏味,我们去我们青年才俊的小天地。那里现在已经来了很多人了。”

    崔格不解的道:“青年才俊的小天地?什么?“

    崔格确实不明白张悦想要干什么。

    张悦白了一眼崔格,然后耐心的解释道:“其实我爹是个十分好客的人,端午喜欢约好友把酒言欢,雅称笼居。而我呢,自然效仿了我爹的,我邀请了咱们潭州城的不少青年才俊,吟诗作乐,比武饮酒,雅称小笼居。”

    崔格听到张悦的话后,这才恍然大悟,原来如此,看来自己在张悦的心中还算是个青年才俊。

    随即崔格跟随张悦来到后院的莲花池中,这莲花池中间,乃是一处避暑之处,地处水中央,首末有桥梁相接,池中荷叶生机勃勃,一副盎然生气的样子,而其中,男女谈笑之声,更是让这里显得热闹非凡,雅居之所啊。

    随即张悦带着崔格来到这避暑之处。

    此时,这里已经摆放好桌椅,成摆列庄,分列两侧,上首一座。

    两侧已坐满人,而上首,则无人座。两侧,左为男,右为女。而崔格昨日所见的慕容玉溪,正坐在右边第三个位子上。

    张悦带着崔格,径直来到上首座。崔格这一路走来,坐在两侧的男女,纷纷朝着崔格投出目光,想要看看来人是谁,竟然是最后一个到的。其中不乏敌意。甚至还有些人投出了鄙夷的目光。

    不因为别的,就因为崔格身上的衣物和配饰,身份档次完全跟不上这种场面。

    崔格被这些目光看的不自在,不过依旧泰然的跟随在张悦身后。崔格知道,这些人大多是张悦的好友或者是张悦的追求者,否则甚少有人会来。富家子弟,大多心高气傲,崔格也不予计较,安心坐着便是,反正崔格此次前来,只为慕容玉溪一人。

    “可还有位置?”崔格观察了两侧,此时两侧已经坐满了人,没有崔格可座之处,不知道是张悦少加了座位还是另有安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