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6章 慕容府
    慕容府外。

    崔格和张悦还有小阮,三人站在慕容府外不远处的一颗树下,正视着这慕容府。

    崔格看着慕容府,心跳加速,久久不能平静。

    “崔格,来,带上这斗笠。别让人看出来了,嘻嘻。”张悦说着,将一顶带纱的黑色斗笠扣在了崔格的头上。

    崔格不解的问道:“为什么带斗笠?我又不是去做贼。”

    “这你就不懂了吧,你要是就这样进去,慕容老爷肯定会认出你的,你也不想现在就让慕容老爷看见吧,要是慕容老爷要是看到了你,你可就没有和玉溪姐姐单独相处的机会了,而且带上斗笠会有神秘感,玉溪姐姐看到,肯定会很惊喜的。”张悦古灵精怪的说道。

    崔格见状,叹了口气:“好吧,好吧。”

    “走吧,现在进去,咱们还能去蹭顿晚饭呢。”张悦和小阮,两人分别现在崔格两侧,扯着崔格的衣角,会心一笑道。

    崔格无奈的看着这两个女子,这两人还真怕自己跑掉啊,竟然拖着自己。实际上自己只是有些紧张,这可是要去见未来的媳妇和岳父了,能不紧张嘛。

    张悦拖着崔格到门口,随即将自己的名帖交给门口的护院,道:“刺史府张悦,找慕容玉溪。”

    那护院接过名帖,看了看,连忙恭敬的说道:“小娘子稍等片刻,我这就去通知我家小娘子。”

    护院说着,连忙入门,飞速的跑过去。

    随即张悦看了看崔格,嘴角露出一丝笑意,道:“等下进去别说话啊,等见了玉溪姐姐,你就可以摘下斗笠了。”

    不一会,那护院便急忙跑了出来,将大门打开,恭敬的对着张悦道:“小娘子请进,我家小娘子和老爷,都在正厅。”

    说着,护院带着张悦三人,朝着正厅走去。

    一路上,护院朝前走着,不多半句话。

    而崔格,也目不斜视的看着前方,崔格不敢东张西望,这里不是自己府上,而且自己现在头戴斗笠,身份本就尴尬,若是再东张西望,旁人定会认为自己并非正当角色。

    很快,三人就被带到正厅。

    此时正厅中,几个人正畅快交谈中。

    那护院走到正厅中,对着坐在正首位的一个中年男子道:“老爷,张悦小姐来了。”

    这中年男子,身材偏瘦,身高八尺,眉宇间,一股书卷气流转其间。而崔格看到此人,就知道,此人正是慕容府的老爷,慕容河。

    而这慕容河身边,还站着一个面色憔悴,无精打采的女子。此女子衣着齐胸襦裙,淡蓝色的裙摆正捶在地上,肩披轻纱。满脸的惆怅,不难看出此女子心情不好。而此女子,正是崔格要寻找之人,慕容玉溪。

    而这正厅,除了二人后,还有两个衣着官袍的中年男子,不过这两人,年过半百,神色泰然,应该是官场上的老油条了。

    “悦儿见过慕容叔叔。”张悦看到慕容河,浅笑着行礼。

    慕容河看着张悦,慈爱的笑道:“悦儿,今日午时,刺史大人已经派人过来送了请帖,此次你亲自来访,所谓何事?”

    张悦笑道:“我是来找玉溪姐姐的,嘻嘻,我知道慕容叔叔忙,就不打扰慕容叔叔和二位谈论公务了。”

    张悦说着,将慕容玉溪给拉了出来。也不管慕容玉溪愿意不愿意,反正二人已经很熟了,这又没什么。

    出了正厅后,张悦带着慕容玉溪和崔格,到了慕容府后院的一处花坛前,初夏的夕阳,照耀着花朵,朦胧美丽,让人心中的凄凉之意更浓烈了数分。

    微微清风吹过,将午后的炎热吹走,只留下凉爽和花香。

    张悦挽着慕容玉溪的手,满脸的苦恼道:“玉溪姐姐,别愁眉不展嘛,明天可是端午节,你这个样子怎么出门啊。”

    而这慕容玉溪,看着张悦那股活泼可爱的劲,勉强挤出一丝笑容道:“悦儿,你找我到底有什么事啊?这么神秘,还要将我叫出来。”

    慕容玉溪原本就心情不畅,再加上这些日子,一直被慕容河关在府中,一肚子的怨气,无处发泄,只能憋在肚子里,看到活泼可爱的张悦,慕容玉溪的心中,不免生出了丝丝羡慕。

    同是官宦子弟,命运却截然不同,慕容玉溪哪里能够不羡慕。

    那个少年不钟情,哪个少女不怀春。

    可是慕容玉溪知道自己并无选择,慕容家家教严苛,府中没有任何人能够忤逆慕容河的决定。

    张悦看着这勉强的笑容,斜着眼看了一眼默默跟在身后的崔格,猛然抬脚踢在了崔格的膝盖上,对着崔格使了使眼色,然后满脸笑意的对着慕容玉溪说道:“我可是来帮玉溪姐姐私会情郎的哦。”

    说着,张悦让慕容玉溪转过身,看着崔格。

    “此人……为何看着有一股熟悉感?”慕容玉溪看着戴着斗笠的崔格,一双柳眉紧锁着,像是在回忆,但是却又想不起来,不过慕容玉溪感觉这个人特别熟悉,这种感觉很奇妙,让慕容玉溪很想知道,这斗笠下的脸,到底长什么样。

    而斗笠下的崔格,双眼注视着慕容玉溪,但是却久久没有动作。崔格自己也不知道怎么了,看到这慕容玉溪后,自己的心跳加速的特别快,整个脸有些烧烫,心思也乱了起来。

    两人就这样看着,都没有行动,仿佛整个世界都禁止了一样,寂寥,冷清。

    而站在两人中间的张悦,见到如此诡异的场景,不由得打了一个寒颤,诡异的气氛,让张悦有些不太适应,随即张悦尴尬的笑了笑,随即说道:“玉溪姐姐,他就是你心心念念的人,你们两个聊,我给你们望风。”

    张悦说着,蹑手蹑脚的带着小阮,逃也似的离开了。这种暧昧诡异的气氛,不是张悦一个情窦未开的女孩子能够忍受的,特别是那种肉麻的气氛,更是让张悦显得自己是个多余的人。

    而慕容玉溪和崔格二人,站在原地,看着对方,不过慕容玉溪已经十之**猜到了崔格的身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