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9章 对诗
    三人在坊市的路上行走,径直jin ru了一家花楼。

    花楼的四周,古树参天,绿树成荫,红墙黄瓦,金碧辉煌。

    好大的一座宫殿似的建筑,金黄的琉璃瓦在阳光下闪耀着耀眼的光芒。

    正红朱漆大门顶端悬着黑色金丝楠木匾额,上面龙飞凤舞地题着三个大字‘雅云楼’。

    整个花楼,二楼的楼道上,五颜六色的彩绸,随着微风飘扬。不过,这花楼并不是一栋楼,而是一个庭院式的。

    花楼,又名青楼,不过,张儒带二人来的并不是普通花楼,而是潭州城最高端的花楼。这花楼中的女子,全部都是卖艺不卖身的,来这里的人,大多是高雅之士,只为娱乐而来。当然,这里的女子,被称为“艺妓”

    青楼里的女子并不是世俗肮脏的,其中也是不乏极品的,而且极品的女子大多是艺伎,她们卖艺不卖身,她们大多数都是才貌双全的,而且许多人都是才华和气质十分突出的。

    像苏小小、鱼玄机、严蕊、李香君等都是非同一般的风尘女子。她们跳舞唱曲、吟诗诵词都是极为风雅的事情。

    唐朝不论男女,皆擅歌舞。这样的场所,来往之人主要以文人士大夫、富商、江湖豪客等为主,其中尤其以文人居多。

    他们中间有的人是游戏人生、笑傲江湖,有的是寄情于红粉知己,享受温香软玉。

    当然,并不是每一个上青楼的男子都会与姑娘们发生关系,里面有很多文人雅士只不过是在那里坐一坐,喝几杯茶,吃几块点心,谈谈心,或是听姑娘唱几段小曲。

    还有一些喜欢与姑娘吟诗作画,喝酒下棋的,之后就会离开了,并不会怎样粘着不走的。

    崔格三人jin ru花楼后,随意在庭院找了个空桌,便坐了下来。

    而就在此时,这花楼正中午,一青年男子,手持一扇,闲庭漫步:“各位,端午佳节将至,此夜绵绵,不如今夜,在此地,以诗会友如何?”

    这青年男子声音较大,整个花楼大多数人都听到了他的声音,只见花楼中,所有的声音,一下子顿住了,诡异非常。

    而崔格则饶有兴趣的看着这男子。

    以诗会友,有意思,不过以诗会友,可不是崔格的强项,虽然唐诗崔格学过不少,但是抄袭,总归不齿。所以崔格淡然的看了一眼这男子后,直接叫来一小厮,上了点酒菜,再找来一个歌姬,弹曲助兴。

    “来,林兄,相识不久,但缘分不菲,这两日,多亏帮忙,我敬你。”崔格举起一个雕花小杯子,郑重的说道。

    林朗见状,笑呵呵的,和崔格喝了一杯,不过,喝完后,竟然将目光再次投向了刚才那个说话的青年男子,眼中竟然有些欣赏之色。

    而张儒,似乎也被吸引了过去,两人默默的看着这青年男子,却并未在意这桌中美酒佳肴。

    崔格见状,满脸的疑惑,那青年男子到底有什么好看的,这两人竟然如此感兴趣?若是女子,崔格倒还能理解,但是这男子,崔格就不能理解了,不过好奇心最终还是战胜了崔格,崔格也将注意力转移到了这青年男子身上。

    只见这青年男子,口中滔滔不绝的说道:“今夜第一个主题,不如就以这端午为题,我先来上一句,若是哪位郎君能接上,今日酒水算在我头上,如何?”

    这男子一说出来,顿时有不少人回应。

    “好!小郎君请讲。”

    “……”

    大多数人都开始注意这青年男子,所有的目光都投向他,仿佛就是一个站在闪耀灯光中的明星。

    这男子见状,脚下步伐上前迈了两步,开口成章道:“粽叶君丘落,鱼泳竞争流。”

    这男子说完这两句,便停了下来,眼神瞟望过四方,嘴角泛起微笑道:“不知哪位郎君能题下文?”

    男子此话一出,顿时有一个斯文人士,站了出来!

    “我来一个。汨罗屈原陨,古志撼长宫。”一坐在东面角落的高高瘦瘦男子大声说道。

    那青年男子听到此人的一番话,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道:“郎君说的,稍微差了点意思,不知还有哪位?”

    这青年男子说着,突然看向了崔格这一桌,道:“三位看我许久,想必,也是同道中人,不知三位谁愿意答?”

    崔格见状,一愣,随即看向张儒,但是张儒此时也正看着崔格,两人双眼对视了一下,随即双双看向一旁的林朗,崔格道:“林兄,不如你上前试试?”

    崔格可不想出丑,不过既然林朗乃是大理寺少卿,学识定然也是不一般,大理寺少卿可是正四品,虽然没有张儒高,但是也不低了。

    林朗见二人都看向自己,脸上露出诡异的尴尬,随即呵呵一笑,看着崔格道:“崔兄,我觉得此事,还是你来比较好,崔兄文采不凡,办案能力也不错,这等诗句,难度不大,正好可以试试,若是对上,咱们今天晚上,花销就都免了。”

    说着,林朗不自然的喝了一口酒,眼神略微有些闪烁。

    崔格疑惑的看着林朗,不过林朗都这么说了,崔格总不可能再将包袱丢给林朗,只能硬着头皮上了,出丑就出丑吧。

    随即,崔格缓缓站起,眉头微皱,脑海中稍微回忆了一下唐诗的结构,随即胡乱道:“江流龙舟渡,万巷粽香传。”

    那青年男子听到崔格这句话后,神色之间,露出一丝尴尬,随即道:“还有哪位愿意对?”

    崔格见状,不由的尴尬的坐了下来,随即对着林朗和张儒摆了摆手,无奈的道:“看来,确实不合他的心意。”

    而张儒却耐人寻味的笑着拍了拍崔格的肩膀,道:“无需焦虑,此人的诗,可不是一般人能对上的,若是你能够对上他的诗,我倒是可以直接考虑让你去参加科举了,你能对出个支言半语,已经很不错了。”

    崔格见张儒这么说,再想想刚才二人的反应,突然明白了过来,连道:“你们认得此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