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0章 案件已经审理了?!
    林朗点了点头,道:“我昨天去查了一下薛小姐的尸体,确实如此,体内含有百仙草的药份,同时服用了含有水蒽草的馒头,从而导致中毒。”

    “水蒽草和这百仙草能制造剧毒!”

    崔格瞳孔猛张,水蒽草其实是一种比较常见的野菜,每当春季下雨之时,野外的田地里,都会长起,不过每当太阳晒足七日,水蒽草便会被蒸干水分。

    不过水蒽草若是用来做馒头,面饼,乃是上好的配料,一般都会放一点,提升口感,不过只有春天才有。

    这样的野菜,竟然和百仙草混合会中毒,那岂不是在春季不能吃饼,馒头?

    崔格想着,头皮发麻,若是普通人吃了,不知道两者加起来会中毒,岂不糟糕!

    “不过,百仙草不产自南方,而产自是极寒之地,而且数量十分稀少,寸草寸金,一般人是买不起的,这潭州城,能够弄到这种药的人,只有巴洛和另外一个异域商人。不过另外一个异域商人四天前才进城。”林朗笑意盎然的说道。

    “所以我怀疑,这案件或许巴洛也插手其中,并且柳絮城想找巴洛当替罪羊!”

    林朗的推测十分大胆,但并不是没有可能。

    而崔格听到林朗的话,眉头猛皱,道:“但是,巴洛为什么要杀薛小姐?而且薛老爷是巴洛最大的主顾,巴洛杀薛小姐,到底是为了什么?谋财?不至于吧。”

    崔格实在想不通,巴洛为什么也要参与进去,而且巴洛是波斯商人,但是却贩卖极寒之地的草药,他是怎么做到的?

    而就在崔格疑惑不解的时候,林朗却摇了摇头,只说到:“这就要看巴洛自己怎么说了,波斯商人,很多来历手段,我也查不到。”

    说着,林朗拿着这百仙草,直接拆开了,然后从中拿出一根百仙草,闻了闻,满意的点了点头道:“这草药还挺新鲜的,崔兄,你真的不要?不要留送给我吧,我要。”

    林朗说着,正准备提着,让小阮派人送到自己府上去。

    崔格见状,连忙道:“哎,等一下,这春天不喝夏天喝嘛,不如咱们一人一半,怎么样?”

    崔格说着,对着林朗做了一个挑眉的表情。

    而在一旁看着这一切发生的张悦,看到两人争着要这百仙草,嘴角微微抽搐,眼中满是鄙夷的眼神。

    很快,时间已经接近中午。艳阳高照,温度回升的特别快,特别是临近端午,天气更加恶劣,空气中都散发着扭曲的热气,烦闷异常。

    而此时潭州闹事口,已经聚集了几百人,将整个闹市口直接给堵住了。

    “这案子破的可真快,看来这夏浩又要升官了。”

    “哎呀,谁说不是呢,咱们潭州有这样的中书令,是咱们的福分啊……”

    “这薛老爷子一死,这潭州多少百姓免受苦难啊,死的好啊,听说他家女儿也死了,家中亲人,大多在长安,只怕也管不到这里来,那些农户啊,又多了一笔收入。”

    “哎。怎么能这么说呢,或许这薛老爷子还有私生子呢,这要是回来继承财产,那也是说不定的,我可听说,这薛老爷在外边,不知道欠下了多少风流债呢……”

    “哎,看看看,犯人到了……”

    “……”

    一时只见,这闹市口异常沸腾。

    只见几个狱卒和士兵,整齐排列,押这那巴洛,就朝着这闹市口而来。同时一个手拿大刀的肥胖大汉,正朝着这里走了过来。

    “让让,让让!”一个士兵从这些围观群众中打开一个口子,将犯人押到这闹市口的刑台上。

    随即那张儒带着柳絮城和夏浩来到这刑台正北面的一案牍前。

    “张刺史,还有一炷香的时间,就到时辰了。”柳絮城站在张儒身后,指着桌上摆放的香炉说道。

    张儒点了点头,然后坐了下来。

    昨天下午,柳絮城和张儒共同审理了此案,当然还有夏浩,只不过崔格并不在。

    张儒虽然对于这证据,并不是太信服,但是在夏浩和柳絮城的一番推导下,竟然相信了。当然,这其中也免不了一些内幕。

    这案件张儒虽然不信服,但是此事定案并非张儒一人能够决定,而是几个人同时做出的决定,而其他几个审理的官员,一致同意,张儒也不好反对。

    同时,张儒对崔格也是失望之极,崔格曾经极力保证,自己会破案,但是此次却并未破案,而夏浩却只用了短短四天,便破案。

    而夏浩此时,看了看这计时的香,冷笑了一下,随即看向巴洛,冷冷的道:“将犯人巴洛带上来!”

    随即,气息奄奄的巴洛,被士兵像拖死猪一般,拖到了短头台上,整个人,直接摔在地面上,只有一双带着浓浓的血丝的眼睛,紧紧的盯着夏浩。双眼之中,充满了憎恨。

    而这断头台上的屠夫,此时正在尽心的用布擦拭着自己的爱刀,一抹一拉,仔仔细细,一丝不苟,仿佛这刀就像自己的爱人一样。

    而就在这闹市口已经人满为患的时候,崔格,林朗,张悦三人,已经在赶往闹市口的路上,很快就要到闹事口了。

    “你们两个能不能快点,再不快点就来不及了,本来我还以为今天才审理案件,没想到,昨天竟然就已经审理了,你们还有心思在这里闲逛!”崔格焦急的对着林朗和张悦说道。

    没错,崔格并不知道案件已经在昨天就审理了,而且张悦竟然没有提示自己,直到离午时还有一个时辰的时候才说。

    原本崔格以为今天中午才审理,所以才不着急,崔格只想在审理的时候,将证据摆出来就可以了。但是案件已经审理,若是在去慢了,这事可就难办了!

    而林朗和张悦见崔格这么着急,两人对视一眼,会心一笑道:“要不你先去,我们随后就到,反正就算砍头,也不是砍我们的,我们只要将真相说出来就可以了。”

    崔格听到二人的话,头皮发麻,这两人还真是默契,这个时候,竟然还有心思开玩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