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6章 真相闪烁
    崔格听到这柳絮城的要求,心中顿时泛起滔天巨浪,潭州布防图,这可是潭州最重要的东西。

    虽然潭州地处大唐中部,但是这东西若是落去有心人的手中,可顷刻间毁灭整个潭州城。若是落去敌国手中,潭州定会生灵涂炭!

    想着这后果,崔格不由毫毛直立。虽然落入敌国并无什么太大的用处,但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崔格也很疑惑,这柳絮城为什么要这潭州布防图,用来做什么,但是既然是盗取,那自然不会是什么好事。

    而就在崔格犹豫的时候,突然牢房外一道声音响起:“让开,我要见柳刺史!”

    崔格一听这声音,脸色一喜,这声音正是张悦,张悦果然没有让自己失望,真的来了。

    而这柳絮城听到张悦的声音,脸色猛然一变,随即连忙让夏浩将巴洛给关了起来,同时前去找张悦,而崔格则紧随其后。

    “哎呦,这不是悦儿吗,怎么了,找我有什么事?”这柳絮城一见到张悦,脸上瞬间堆满了笑容。而且这笑容亲切得就像见到自己女儿一般,若是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张悦和柳絮城二人有多熟了。

    不过这张悦也知道柳絮城的为人,一个彻头彻尾的笑面虎,不过张悦见到柳絮城后,神色也收敛了一些,客客气气的道:“柳御史,我要见夏浩,并且,我这里有证据证明巴洛并未离开过潭州城。”

    而这柳絮城听到张悦的话,却并未叫出夏浩,而是笑眯眯的看着张悦,打着马虎眼道:“悦儿啊,这查案的事情还是男子来做较好,你一女子,还是少掺和这些血腥的事情,而且你年纪也不小了,是时候谈婚论嫁了,我家那小子听说挺喜欢你的,不知道你是否考虑过?若是觉得可以的话,我过几日可去府上拜访啊。”

    而张悦听到这柳絮城谈论起自己的婚事时,顿时有些脸红,同时一脸害羞的道:“柳御史,悦儿还小,还想再多陪陪阿耶,此事暂时还没考虑过。”

    而在后面的崔格,没想到这张悦平时看起来筋头巴脑的,怎么在这个节骨眼上被人带偏了!随即崔格连忙用颜色示意张悦。

    但是张悦仿佛没有看到崔格使眼色,而是和这柳絮城聊起来家常。

    崔格见状,不由的急了起来,突然,崔格看到自己脚下有一小石头,随即崔格连忙将这小石头踢到张悦的脚下,十分精准,直接踢在了张悦的鞋子上。

    而张悦感受到自己脚下异状,顿时清醒了过来,随即连道:“柳御史,我这里真的有证据证明巴洛的清白,你看,这是巴洛在潭州的资料,而且这上面还记载着四月二十八日巴洛的行程……”

    张悦焦急的解释道。

    但是柳絮城却只是瞟了一眼,随即笑着道:“悦儿,这件事情,不是你想的这么简单,就算巴洛不出城,也能杀人啊,他可以请凶杀人,而且巴洛有足够的意图杀人,证据已经有了,事实证明,就是他杀的人,而且两位调查案件的官员,都是这么认为的,所以,你这些资料,没用。”

    说着,柳絮城便不再言语,而是叹了口气,随即和张悦擦肩而过。径直离开了。

    不过这柳絮城在离开之前,看了一眼崔格,似笑非笑的道:“崔捕吏,我等你的好消息。”

    崔格听到这柳絮城的话,连点了点头。

    那柳絮城见状,这才满意的离开。

    而崔格见这柳絮城离开后,看向张悦,叹了一口气,同时,将嘴中的药丸给吐了出来,道:“不至于没有收获,咱们先离开这里再说吧!“

    说着,崔格直接带着张悦离开了刑部,不过却来到了刺史府中,并没有回府。

    崔格来到刺史府中,将之前遭遇的一切,全部说给了张悦听。

    张悦听到崔格的遭遇后,眉头紧缩道:“你的意思是,薛老爷的死,很可能和柳御史有关?这不可能啊,柳御史虽然不是什么正人君子,但是在潭州为官八年,从未做过贪赃枉法的事情。”

    张悦说着,眉头锁的更紧了,从崔格手中的药丸,可以告诉张悦,柳絮城定然在酝酿大阴谋,特别是让崔格偷潭州布防图这件事情。这可是大罪,同等于谋反。难道这柳絮城想要谋反?张悦越想越惊心。

    而崔格则叹了一口气,再次说道:“此事在咱们还没确定,暂时不要告诉张儒刺史,毕竟咱们手中还没有足够的证据,况且柳絮城在潭州根深蒂固,谁知道他还有什么后手。若是咱们现在说出去,只怕会被柳絮城倒打一耙!不如咱们现在先查清楚再说。”

    张悦连忙点了点头,她也同意崔格的看法,若是此案涉及官员,这可就是彻底的大案,而且查起来困难重重,不能随意指证,有了足够的证据,再加上张儒,扳倒一个御史中丞不再话下。

    崔格见张悦同意,连忙道:“既然如此,咱们兵分两路,你去查柳御史和夏浩二人四月二十八的行程和他们和薛老爷的所有来往,越详细越好,而我,再去马家村一趟,我总觉得马家村的村民知道一些什么,虽然那时候我没有问出来,但是现在,我或许有些眉目了!“

    崔格说着,嘴角不由的泛起一丝冷笑。

    崔格还记得上次去马家村问那些村民的时候,那些村民对于此事好像很漠不关心,但是现在崔格回想起来,却感觉极为不对劲,那不是漠不关心,那表情明显就是早就知道那里会死人!所以才有那样的反应!

    崔格想着,也顾不得太多,随即直接向张悦借了她的马,再次前往这马家村。

    还别说,这马家村和崔格还挺投缘的,崔格才来这潭州几天,就已经去了三次马家村,而这次,已然是第四次了。

    而此时,天色已经黯淡,又是黄昏,但是崔格的心情却越来越沉重,若是自己再找不出真相,此案或许就要结案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