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章 行舟侧畔
    崔格顺着王铳铠的目光看了过去,只见在一个角落里,一个女奴,也紧紧的盯着王铳铠,但是这个女子的脸上,却有一道细长的疤痕!

    但是从这女子的眼中,崔格看出来了震惊,欣喜,哀伤……各种复杂的情绪!

    仿佛这个女子认识王铳铠一般。

    而王铳铠看这女子的眼神,却是震惊,愤怒,欣喜!

    不同但又相同的眼神,情绪,一下就能判断出来,王铳铠认识这女奴。

    两人对视着,王铳铠的身体微微**,张嘴嘶哑的低声道:“娟儿!”

    那女子听到王铳铠的话,双眼滚动着一眶热泪。

    “主人!”这女子连忙站起来,朝着王铳铠跑了过来。

    王铳凯紧紧的握住这女子的手,**的道:“真的是你,真的是你!”

    说着,王铳铠激动的将这个叫娟儿的女子直接拥入怀中。

    而那娟儿也紧紧的抱着王铳铠。两人紧紧的依偎着,仿佛周围一切,都与两人毫不相干。

    崔格静静的看着这一切,也没有做声。而是若无其事的在一旁挑选女奴。

    很快,崔格就看中了几个女奴。这几个女奴虽然瘦弱,但是不论长相还是身高都恰到好处,并不胖,很符合崔格的审美。

    随即崔格轻咳了一声,道:“王铳铠!”

    王铳铠问声,才猛然惊醒,看了看自己怀中的女子,然后对着崔格说道:“公子,能否将娟儿买回去?娟儿之前是我的女奴。只因我为奴后,娟儿也再次被贩卖。”

    崔格笑了笑,道:“买回去吧。”

    崔格不是小气之人,不就是买个女奴嘛,反正崔格也要买。

    王铳铠见崔格答应,连忙大喜,道:“多谢公子。”

    而那娟儿听到,也是一喜,连忙对着崔格谢到。

    而一旁的掌柜的,则看了看崔格,眼中露出一丝异状,像是惊讶。

    惊讶崔格会因为自己的一个奴隶的一句话,就买下一个女奴,这样的人,可不多见,一般的奴隶,完全没有话语权,但是崔格却仿佛很多事都较为依赖王铳铠,这掌柜的甚至都有些错觉,这王铳铠并非崔格的奴隶了。

    “掌柜的,这五个人,多少钱?”崔格指着自己挑选出来的四个人,外加上娟儿。

    那掌柜的见状,只是数了一下人头,道:“算你七十贯。”

    七十贯,五个人,平摊下来,很便宜了。

    崔格点了点头,随即说道:“那有劳掌柜的了。”

    而那掌柜的,则拿出一张纸还有一支笔,道:“写着名字和住址,后日送往你府上。”

    “好的。”崔格说着,写下自己的名字还有住址。

    之所以后日才送,主要是买奴隶也是要经管官府的审批的,崔格买的奴隶,要到官府登记入册,直接与崔格挂钩后,掌柜的才能将奴隶给崔格。

    这样做,一是官府要收钱,二是为了防止奴隶逃跑,或者做出危害主人的事情。

    “掌柜的,这两日给这五个女奴吃点好的,顺便让她们清洗一下,多谢了。”崔格说道。

    “那自然,自然。”这掌柜的笑着说道。

    随即,崔格看了看王铳铠,只见这王铳铠正在和那娟儿说话,大多是寒暄。

    崔格见状,呵斥道:“王铳铠,走了!”

    虽然崔格和王铳铠只是名义上的主仆,但是在外人面前,王铳铠还是要有个奴隶的样子,否则崔格的脸面何在。

    王铳铠见状,一惊,连忙看向崔格,只见崔格正狠狠的瞪着自己,王铳铠这才意识到自己的行为过火了。随即王铳铠看了看娟儿,道:“某先走了。”

    娟儿见状,恋恋不舍的看着王铳铠,点了点头,不过脸上却依旧是欣喜异常。

    出了这奴隶市场,崔格依旧黑着个脸。

    “王铳铠,你是否忘了自己的身份?”崔格冷冷的说道,话语间尽是不满之意。

    “刚才遇见故人,有所失态,还望公子谅解。”王铳铠低着头说道。

    “并非我不谅解你,若是在府中,无论你说什么,做什么,我都不会管你,但是在外面,你要时刻注意自己的身份,你未脱奴籍,行为举止若是逾越,定会惹人怀疑,若是有多事之人去官府查找,定会查出你并未在官府立册,到时你可知道后果?”崔格恨铁不成钢的说道。

    “知道。”王铳铠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行为确实过火,随即态度变得愈加诚恳。

    崔格见这王铳铠态度诚恳了不少,撇了一眼王铳铠,随即说道:“以后诸事留心,切莫被人注意,更不要让人盯上你,若是有人查了你底细,那咱们将满盘皆输。”

    “是!”

    说着,王铳铠不由的朝后退了一步,与崔格保持三步的距离,但是却依旧紧紧的跟随着崔格的脚步,这一刻,王铳铠才真正将自己的位置放置在奴隶的位置上。

    一个五大三粗的武将,能有这样的觉悟,倒是也不错了。

    随即崔格这才不再言语。

    随即崔格和王铳铠来到一河边。这条河是潭州城的内河,有一个很好听的名字,叫做“湘女河。”

    湘女河中,船只四处,就河的宽度,都有近十五米,极大,也是这潭州城最大的一条河流,直接从这西市通往那东城区。

    崔格来时走旱路,回时走水路,倒是也悠闲。

    流水行舟快,漫游天地间。或许这就是江南的风貌,水永远是主角,船也是交通工具。

    崔格和王铳铠二人独坐一舟,舟前一老翁撑杆,一边撑杆一边放声歌唱,不过也就是说些文词,但是声音洪亮,听着听着,倒也有了唱歌的感觉。不过其中话语,崔格听的并不是很明白。

    因为这唐朝各地方言各异,就单单这一个潭州,或许都有上十上百种语言,就像是巴陵县有巴陵县的语言,潭州城有潭州城本地的语言。就连长安朝堂上,那些官员向皇帝汇报情况,也会用不同的方言。

    虽然说有官话一说,但是实际上官话的版本,太多,北方有北方的官话,南方有南方的官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