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章 铳凯兄,可是想女人?
    崔格冷冷的看着这些乞丐,没想到这些乞丐竟然真的将王法置之度外,对自己痛下杀手!既然如此,他也绝不留情,能打倒一个是一个!

    随即崔格身子猛然一动,迎着一个乞丐的棍棒,直接冲上去!

    顿时,三两棍棒砸在崔格的身上,但是崔格却没有任何闪躲的意思,反而一只手抓住其中一根棍棒,竟然将一棍棒抢了过来!

    而崔格身上也被打了几棍,但是崔格却没有多大的感觉,好似自己身上的痛苦都没有,身体如同一块橡皮,打都打不烂!

    随即崔格冷笑的看着这些乞丐!

    “轮到我了!”崔格说着,猛然一棍子朝着面前的乞丐打去,一棍子直接打在了头颅上!

    “卡擦!”一声脆响,棍棒被打断一截!

    而崔格面前的乞丐,白眼一翻,倒地不起!而头颅上,滴滴鲜血缓缓流出,也不知道是不是还活着。崔格只知道,自己用了全力。

    而就在此时,其他乞丐的棍棒依然毫无阻塞的击打了过来!空气中传来阵阵棍棒呼啸之声。

    黑夜中,点点火光,一点一点消失。

    而崔格,则手中拿棍,站在那里,扫视着地上已经趴下的二十几人,手中棍棒上还沾着滴滴血迹。

    “还好小爷有异能,不然还真的要栽在你们这些乌合之众手上!”崔格冷笑着,随即缓缓朝着那二狗走去。

    这二狗刚才被崔格又打断了一只腿,由于刚才人多,崔格只能乱棍挥打,不小心才打到这二狗。

    “来,看着我。”崔格蹲下身子,一只手抓住这二狗肮脏的头发。

    “你……你不是人!你是妖!”这二狗结结巴巴的说道。

    确实,崔格被这么打,竟然没一点事,确实在二狗的心目中,已经定义成为妖怪了。此时的二狗,内心防线已经被崔格攻破,发自心底的恐怖!

    “对,看清楚了,看清楚我这张脸!”崔格冷笑着,随即从地上捡起一个还没有熄灭的火把,将自己的脸照耀得通红。

    猛然间,崔格膝盖一顶!

    “卡擦!”

    崔格的膝盖直接**在这二狗的右脚脚踝处!

    “啊!我的脚!我的脚!”二狗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声。

    而崔格却冷漠的说道:“你不是爱做乞丐吗?现在你可以名正言顺的做乞丐了!”

    说着,崔格又是一拳,打在了这二狗的嘴上,牙齿都给二狗崩坏了几颗,打的这二狗满脸是血!

    这二狗被崔格这么一折腾,意识渐渐模糊,最后竟然直接昏迷了过去。

    崔格见状,冷哼了一声,嘴里喃喃道:“诛人之心,必被人诛!”

    说着,崔格也不打算把这二狗的生命终结了,毕竟崔格可没有杀过人,也不想杀人,这二狗虽然想要自己的性命,但是自己断他一手两脚,也算过去了,若是以后再敢找麻烦,那崔格只能将他仅有的一只手也给废了!

    而且崔格也并非善人,杀了他?不,杀了他岂不是便宜了他?痛苦才会让人绝望!

    想着,崔格才看了看自己的马!

    只见自己的马,此时正站在那破庙门口,嘴里呜咽着,像是极为痛苦。

    崔格见状,连忙走上去看了看,只见自己的马,那马嘴已经流出来一堆鲜血,崔格见状,眉头一皱,原本崔格并不想骑马,但是看了看自己离潭州城还有一段距离,而且就算进了潭州城,自己要到住宅,也要一段时间。

    所以崔格也顾不得这马受伤了,随即跨马而上,一路奔袭!

    很快,崔格就jin ru潭州城。

    夜晚的潭州城,路上没有一个行人,但是声色犬马之地,却热闹非凡,大笑声,叫喊声络绎不绝,光声音,倒是有点不夜城的意思。

    而崔格只想尽快回到府中,休息片刻。

    刚才打了一架,又一路奔袭,崔格已经疲惫不堪了!

    当崔格回到府中,崔府的门已经关闭,也没有家奴在门外守着,随即崔格将马直接栓在后院,自己从后院jin ru。

    而就在崔格刚jin ru后院,只看这后院中,一个人影,手中持刀,正在后院一处空旷之地挥舞,像是在练武。

    崔格仔细一看,才知道是王铳铠。

    “喝!”王铳铠手中拿刀,一刀插在前方的一根已经摆好的木头上,刀尖插穿木头!而这木头在瞬间,直接爆裂成两块,对,就是直接爆裂成两块!

    崔格见状,不由的笑了起来:“哈哈,铳凯兄武艺惊人啊!”

    王铳铠听到崔格的声音,连忙将刀一收,朝着身后的崔格看去,连道:“公子!”

    “铳凯兄,这里没有外人,不必叫我公子。”崔格摇了摇头。

    确实,崔格和王铳铠本就有协定,公子这个称号,只是在外人面前这么叫而已,实际上崔格和王铳铠二人,名义虽然为主仆,但是实际上,却是利益关系。

    王铳铠见状,也笑了起来,道:“崔兄,今日可有收获?”

    崔格点了点头,边走边说:“收获不小,但是却也等于没有收获,而且这大晚上,竟然还被人无缘无故揍了一顿,也是憋屈啊!”

    “哦?被人揍了一顿?崔兄武功尚可,怎会被人揍?”王铳铠倒是有些疑惑了,崔格的武功,王铳铠倒是见识过,虽然不及自己,但是也算不错了。

    “唉,别提了,对了,铳凯兄,这大晚上,不睡觉,在这练武,是否是生活太枯燥了?”崔格说着,意味深长的看了看王铳铠。

    王铳凯见状,憨笑道:“确实有些想女子了!当年当兵打仗,不就是为了赚点钱,挥霍潇洒嘛,哪知道会落魄到今天这地步。”

    “哈哈,铳凯兄果然快人快语,想女子,果然啊,阳气太甚,这样吧,我记得潭州城有一扶摇阁,听说其中小娘子姿色上佳,能歌善舞,琴棋书画也可,铳凯兄可想去看看?”崔格笑着问道。

    王铳铠听到崔格的话,眼前一亮,道:“当真!”

    “呵呵,自然当真,对了,这是我的捕令,你可拿去,再去账房出拿点钱。”崔格说着,将自己的捕令抛给了王铳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