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章 吴老丈
    夜深,淅淅沥沥的雨点,击打在厚重的土层上,砸出一个个小坑,雨水夹杂着尘土肆意的挥舞,最后附着在青葱小草上,然后又被雨滴清洗下来。

    崔格坐在驿站为自己准备的房间里,看着一盏油灯发呆,油灯的灯芯一点点燃尽,火焰渐渐熄灭,然后又有下人用“镊子”将至挑起,不让之熄灭。

    “小郎君,天色已晚,早点歇息吧。”一个长相清秀的奴仆在崔格耳边轻声说道。同时手中端着一盆热气腾腾的水。

    崔格见状,看了看这奴仆,只见这奴仆双手捧着木盆的手,有一只手的手指断了一截,是旧伤,这奴仆抱着木盆看上去显得有些吃力。

    “给我吧,你可以下去了。”崔格说着,接过木盆。

    那奴仆见状,点了点头,随即离开了房间,随手将房门关闭。

    崔格将木盆放在架上,随即洗了把脸。崔格每次睡前都会洗脸,因为一日风尘,总会让崔格感觉浑身不适,但是却不爱洗澡,若是冬日,四五日才洗一次,春秋则两日一次,只有夏日才会一日一次,不是崔格懒惰,只是崔格觉得,只要身上没有异味就行,至于邋遢不邋遢,崔格可不管,因为崔格从来都不会在意他人的看法,若是说大义一点,也就是崔格只为自己而活,若是常常在意他人的看法,会很累。

    水温刚刚合适,崔格试了一下,随即从盆中捧起水,浇在脸上。

    而就在此时,崔格感觉自己的脸上竟然有些不适,只见水中一根长长的头发,粘在了自己的脸上。

    崔格微微皱眉,一脸嫌弃的将头发丢弃,随即再次洗脸。

    很快,潭州城的钟声再次响起,崔格被这钟声惊醒。

    “真是烦人啊,这没有手机的日子,何日是个头。”崔格无奈的从床上翻身起来,也不用穿衣服,因为崔格昨夜睡觉根本就没有脱衣服。

    随即崔格在这驿站中又转了一圈,最后发现,这驿站中,竟然真的没有任何线索后,才罢休。不过崔格昨夜在这驿站中住了一晚后,倒是发现这驿站并没有什么人来往,就算是马家村的村民,对于这驿站,都漠不关心,就算是这里死了人,也没有什么人来围观,就好像这些村民根本就不知道这里死了人一般。

    而这一怪异现象,崔格心中却是疑惑不已,一般,若是出了什么事,正常的人应该都会围观,凑凑热闹才对啊。

    随即崔格好奇的拉了一个村民,问道:“郎君,你可知道昨日这村中是否发生过什么大事?”

    那村民点了点头,无所谓的说道:“那驿站里死了个潭州城的老爷,还有马大荒的猪丢了,还有我家那耕田的牛生病了。”

    崔格见状,哑口无言,这村民竟然将死人这种事情当做小事,难道这马家村经常发生命案?不对啊,若是经常发生命案,为何昨日张悦不提起!

    而就在此时,那村民不耐烦的白了崔格一眼,转身离去。

    崔格见状,无奈的苦笑了一下,不过此地已经不宜久留,而且自己也该回自己的宅院了,不然,这王铳铠该着急了!

    很快,崔格就回到了潭州城,只不过此时太阳东斜,时辰也不早了。

    而此时,崔格看到自己宅院外,正停放着一辆马车,这马车上,装着大大小小四个箱子!而王铳铠则站在门口和一个老人在交谈。

    崔格见状,连忙驾马前行。

    “多谢老丈,等我家主人回来,定登门造访。”远远的,崔格就听到王铳铠的声音。

    “不用谢,不用谢,都是邻居,能帮就帮,说起来,崔极名三十年前,还在这里住过一段时日,也帮过我不少。这点东西,不算什么。”那老人笑着说道。

    而就在此时,王铳铠终于听到了马蹄声,随声看去,连道:“老丈,我家主人回来了。”

    那老人也朝着崔格的方向看去,随即王铳铠和老人停止了交谈。

    “公子!”

    “小郎君。”

    两人说道。

    崔格见状,连忙下马,看着王铳铠问道:“这是做什么?”

    王铳铠刚要答,那老人却先回答了。

    “老朽吴阁,就住在对面,昨见小郎君搬到此处,所以今日特来拜会,顺便带了些薄礼,还望小郎君笑纳,日后邻里之间,还要互相关照啊。”这老人笑着说道。

    崔格见状,脸色瞬间变得亲和起来,连道:“老丈里面请,刚才下人不懂事,轻慢了老丈,还望老丈不要怪罪。”

    开玩笑,有人送礼,崔格哪能不开心,崔格刚才在路上还担心自己没有钱呢,现在竟然就有人送钱来,这可是财神爷,可怠慢不得。

    那吴老见崔格如此热情,原本要离开的,现在也不好意思离开了,随即随崔格进去坐坐。

    而崔格一进宅院,只见这整个宅院已经焕然一新,完全没有了昨日的荒凉,看来那些乞丐做事还是挺靠谱的嘛!

    崔格想着,随即将吴老迎入大厅。大厅是会客的地方,也是前后院的区分。位于大门正对面。

    “来人,给吴老丈上茶。”崔格笑着吩咐一个家奴。

    那家奴见状,脸色一下就不对了,随即在崔格耳旁轻声道:“主人,府中还不曾购置物品,没有茶。”

    崔格见状,才想起来自己未曾购置物品,但是既然话已经说出来,崔格总不能收回去,否则哪里还有脸面。

    不过崔格也不是没有办法,随即轻声对着这家奴道:“去摘些桃花花瓣和一壶热水,两个茶杯过来!其余事情,就不用管了。”

    说完后,崔格眉开眼笑道:“老丈请坐。”

    随即崔格和这吴老头对立而做。

    “老丈,家中简陋,勿怪啊。”崔格说道。

    实在是简陋不堪,这大厅连一件布料都没有,就一个空旷的地方,而这座的地方,竟然连蒲团都没有。不过还好,还有一张矮桌,倒是也能会客。

    “无妨无妨,这宅子,也有近三十年没人来住了,我还记得上任主人还是你祖父呢,没想到,时间如此匆匆,一眨眼,他这孙儿都这么大了,哈哈。”这吴老丈笑着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