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章 嫌疑
    崔格笃定的话,让夏浩听到后,却被夏浩白了一眼。

    “这三人的底细和昨日他们的所见所闻,官兵都已经盘问过了,并没有什么线索。”

    “并没有什么线索?”崔格紧皱眉头,随即将目光看向了那个戴老头。

    “戴相公,一日未见,可否还记得在下?”崔格笑着问道。

    那戴老头见崔格,尴尬的笑了笑,作揖道:“小老儿眼拙了,没想到小郎君竟然是官府中人,不过昨日这驿站,乃是我家老爷花重金才不得已不让小郎君进住,还望小郎君恕罪。”

    崔格见这戴老头如此,点了点头:“我问你,昨天晚上,你家老爷,在这里见的贵客,到底是谁!还有,昨夜我在你给我的那个宅院里,看到一个黑衣女子,那黑衣女子最后也跑到驿站里了,这两件事,你是否可以解释一下?”

    那戴老头见崔格问了这两个问题,一下语言梗塞,眼神不经意间瞟了一眼后面的那个女子,然后回答道:“小郎君,我家老爷的事情,我们做下人的从来都不会过问,所以老爷晚上要见什么人,我实在不清楚,不过那黑衣女子的事情,我倒是可以告诉你,那黑衣女子,乃是我家老爷的仆从,不过在今天,就不知所踪了!”

    崔格听到这解释后,眼睛微眯,这戴老头在撒谎!

    随即崔格冷冷的说道:“你确定你说的话都是实话?我再给你一次机会,若是你再不如实交代,那就要用板子伺候了!”

    戴老头听到崔格的话后,神色惶恐,不过依然坚持自己说的都是实话。

    而崔格见状,嘴角泛起一丝冷笑,随即从自己的怀中掏出那块白色的手绢,然后指着戴老头身后的那女子,问道:“认识这手绢吗?还有这手绢上的花!”

    那女子见崔格拿出手绢,身体微微**,原本哭泣的声音,也在这一刻戛然而止。

    这女子站了起来,脸色有些难看,摇了摇嘴唇,说道:“老仆,算了,此事瞒也瞒不住,没错,这手绢确实是我的,昨夜那黑衣女子,也是我!可是,我并没有杀阿耶,我昨夜回到驿站后,就在房间里睡了,这件事,我的婢女可以为我作证。”

    说着,这女子叫来一个婢女。

    婢女见状,连连点头道:“没错,我家小姐可没有杀人,我家小姐一直在房间里。”

    “哦?一直在房间里?你在房间里做什么?为什么大晚上穿夜行衣?又为什么要躲在那庭院中偷听我说话?”崔格一步步紧逼,让这女子没有任何喘息的机会!

    那女子见崔格问,回答道:“我……我晚上穿夜行衣,是因为不想让阿耶知道我离开了驿站,而且你庭院中,有我遗留的东西,所以我才穿着夜行衣进去,但是没想到我刚刚拿完东西,你就进来了,所以我才只好躲起来!”

    “拿东西?拿什么东西要穿夜行衣去拿?与其说拿,还不如说是盗吧!”崔格冷笑到。

    这女子听到这个盗字,顿时就急眼了,连道:“我只不过是去拿一个玉佩而已,那玉佩是我心爱之人送我的,但是昨日被阿耶丢弃在那庭院中,阿耶一直不同意我和万郎的婚事,所以若是我说去找玉佩,阿耶肯定不允许我出去,所以我才大半夜出去的!”

    崔格听到这段解释后,一下沉默了起来,按照这女子这么说,倒是也合情合理。不过这女子话语中,漏洞还是很多,甚至于此事还有些勉强!

    而就在崔格沉默了以后,那夏浩站了出来,看着这女子,冷漠的说道:“不管你昨晚是因为什么原因穿夜行衣,但是昨天晚上出现了命案,在此案未结案之前,你都有嫌疑!而且你家仆人刚才说了谎话,所以,你们两个都有重大嫌疑!”

    夏浩说着,立马让两个官兵将之逮捕!

    而张悦却冷冷的看着那女子,说道:“我认得你,你是薛老爷的二女儿,薛定晴吧!”

    那女子见状,看向张悦,连连点头道:“小娘子认识我?”

    “当然认识,说起来,你和万茂的事情,在潭州坊间都已经传来,我个人记忆不错,见过两次,所以认得。”张悦说道。

    薛定晴见张悦提起万茂这个名字后,眼神诙谐,道:“可惜,万郎已经被我阿耶送到北方参军去了。”

    …………

    经过一番交谈,最后,崔格了解了一下这薛定晴的情史,原来这薛定晴的情郎被薛老爷送去参军,名义上是说,若是万茂能够混到一个官职,就将女儿嫁给他,不过实际上,薛老爷在送走万茂后,就介绍各种达官显贵的男子给薛定晴。不过这薛定晴对爱情还是比较忠贞,竟然丝毫没有动摇。

    而就在此时,驿站外传来一阵打更的声音。随后淅淅沥沥的雨声响起。

    崔格知道,下雨了!

    “悦儿,先将两人押送回潭州城,尸体也送回潭州城吧,我今晚留在这里,你们可先回去。”崔格说道。

    确实,刚来的时候,天色才黑,此时已发更了,竟然过了两个时辰,崔格都没有注意时间。

    张悦见崔格想要留在这里,点了点头道:“也好,或许你能在这里找到蛛丝马迹,若是你能破案,那就更好啊!”

    查案不是一下子就能查出来的,在这里也无法盘问出什么东西来,只有将嫌犯押送回潭州城审讯后,才能得到正确的解决方案。

    随即,那些官兵连夜冒雨,骑马回潭州。而张悦和夏浩,则在这驿站要了一辆马车,带着两个嫌犯,还有一具尸体!

    而崔格将众人离去,手中紧握着手帕。

    崔格的知觉告诉崔格,那戴老头和薛定晴二人中,定然有一人知道一些线索,至少,有人肯定知道,薛老爷昨夜见的人到底是谁!

    接待贵客,连驿站都包了,这贵客的身份应该不太光明磊落,若是光明磊落,为何要在驿站,还要在这偏远的马家村,为何不在潭州城,为何不在薛府,这一连串的问题,在崔格的脑海中盘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