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章 再现白色手帕
    张悦脸上,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并没有丝毫的慌乱。笔趣里quli

    崔格见状,心中暗暗一惊,这女子不凡啊,会武功,处事镇定,若是一男子,只怕自己都要敬佩不已。

    很快,几人出现在那马家村驿站外。只不过,此时,这驿站外,站着的不是驿站的护院,而是四个官兵。

    那四个官兵见张悦和夏浩来了,连忙让开,引几人进去。

    而就在此时,那夏浩却对其中一个官兵使了一下眼色。

    那官兵会意,一把将崔格拦着,语气冰冷的说道:”官府办案,闲杂人等,不得入内。“

    崔格见状,看了看这官兵,淡淡的道:“张刺史让我来的!”

    但是这官兵却没有将崔格的这句话放在心上,毕竟,他也不知道崔格说的是不是真的。

    崔格并不想多做解释,于是看了一下张悦,道:“悦儿。”

    张悦见状,脸色阴沉,对着那个官兵呵斥道:“放肆,崔郎君乃是我阿耶任命前来协同查案的,还不速速让开。“

    那官兵见状,脸色一变,连忙对着崔格作揖道:“崔郎君请进!”

    崔格见状,也不说话,径直走了进去。

    进了驿站后,崔格终于见到昨日晚上的那两个护院。只见此时这两个护院,正被两个官兵扣押着,当然,被扣押的不止两个人,共九人,有伙夫,杂役等。因为这些人都是驿站的人,驿站出了事情,这些人也无法洗脱嫌疑,而在另一边,几个泪眼婆娑的男男女女,正跪坐在地上哭泣,而这其中,正有崔格昨日见到的戴相公。

    又一官兵走上前,对着崔格三人说道:“中书令,张小娘子,尸体就在后院的桃树下,楼上左左手边第三间是崔老爷昨日在此地住的房间,而且听说昨晚薛老爷在此地会客,只是没有人知道那个客是谁,就算是驿站护院,也没有看到有客人到来。”

    夏浩听完官兵的陈述后,点了点头,随即看了看身旁的张悦,道:“到后院看看尸体吧。”

    此时的夏浩没有在潭州城时的锐气,而是心平气和的说着,仿佛一下子变了个人一样。

    而张悦也是神色凝重,点了点头,同意了夏浩。

    气氛一下子被这两个人弄的十分严肃,崔格站在后面都有些无法适从。

    不过崔格还是紧紧的跟在后面,来到了了后院。

    只见后院中,一具盖着布匹的尸体,正躺在一颗桃树下,而这桃树旁,有一座水井,四周散落着一些桃花花瓣。

    张悦和夏浩走近,将尸体上的布匹掀起!顿时,一股血腥之气蔓延,张悦皱了皱眉,不过却也没有那种极度嫌弃的样子。

    而夏浩则蹲下身子,在这尸体上反复观察了一遍。

    只见这尸体,喉咙间,已经被利器划破,地上流淌着一堆鲜血,这些鲜血基本上都已经渗透到泥土中,泥土上只留下一层厚厚的血痂。

    而此人尸体,早就已经凉了,但是此人的面部肌肉僵硬,双眼中充满了血丝,看上去,像是看到了什么恐怖而又极度害怕的场面。

    夏浩观察了一遍,随后又在这尸体身上摸索了一遍,最后,夏浩从尸体中摸索出来一张公验。

    对,就是公验,一般来说,若是想要出潭州城,必须出示公验才能出来,而这公验上会记载人身上携带的东西。

    很快,夏浩看完公验后,又在尸体上摸索了一遍,随后将尸体身上穿着的上衣扒下来。最后身上捧着几件东西,对着张悦点了点头,不过却没有说话。

    而张悦见状,也蹲下身子,不过却没有用手触摸尸体,而是双眼扫视着尸体,不过这张悦越看眉头皱的越紧。

    不过很快,张悦就站了起来,然后将尸体掩盖住。

    “怎么样?怎么死的?”夏浩紧张的问道。

    “此人的确不是受外伤死的,而是死前被打伤心肺,最后再将喉咙割破放血而死,而且从胸口上来看,有轻微的凹陷,手掌粗大,显然不是女子所为。”张悦淡淡的说道。

    “打伤心肺!看来此时的确棘手,凶手竟然会武功!”夏浩眉头紧锁,然后说道:“他身上的物品,倒是什么也没丢。”

    而就在两人交谈的时候,崔格在那桃树旁的古井旁,再次看到了一块白色的手帕!这块手帕和自己昨日在那院中捡到的手帕一模一样!

    崔格见状,连忙捡起,不过崔格并没有告诉张悦和夏浩,而是直接揣进了怀里。虽然崔格不知道为什么凶案现场会有手帕,但是听刚才张悦的分析,凶手是个男子,那这白色的手帕,应该不会是凶手的。

    不过不要以为崔格有手帕癖,只是崔格觉得,这手帕或许会有用!而且那黑衣女子,应该和这死者有一定的关系。

    而张悦和夏浩,在崔格捡起这白色手帕后,又在后院中搜寻了一番后,却没有找到其他有用的线索,最后只能回到驿站里。

    “崔格,昨日你见到过哪些人?看看这里的人,指认出来。”张悦说道。

    崔格点了点头,随即将昨日那两个护院,还有戴老头指认出来。

    不过崔格在那戴老头身后看到一个衣着华丽的青年女子,这女子看上去,也就二十几岁,一直在低着头哭泣,而手中,竟然拿着和崔格刚才在后院中捡到的一模一样的手帕!

    崔格见到这手帕后,眉头猛皱,心中也是十分疑惑,自己身上有两条手帕,这女子手上还有一条手帕,这实在是让人费解。

    要知道,手帕这东西,虽然不是很值钱,但是也不是随意丢弃,天天更换的吧,若是在现代,崔格倒是不觉得奇怪,崔格的袜子,都是每天穿一双就丢一双。

    但是在古代这手帕,一般都是用一条,然后洗一条,或许还会有第三条第四条,但是经常丢,就不显得这么正常了,而且手帕一模一样!

    不过崔格却也没有指出来那女子。

    “就这三人?”张悦问道。

    “对,就这三人,不过,昨日这三人,应该会知道一些东西!”崔格肯定的回答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