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章 张儒刺史
    “哎呀,小姐,还吃什么饭啊,要出大事了!”小阮急切的说道。

    张悦被小阮这么一插嘴,一愣,疑惑的道:“出什么大事?”

    “那个卢万才见到你们两个在亭上,发怒了,只怕是记恨上小郎君了,咱们还是让小郎君早些离开潭州城吧,不然以卢万才在这潭州城的势力,只怕小郎君会遭遇不测啊。”小阮焦急的说道。

    “什么!不会吧!我看那卢万才不是这么爱斤斤计较的人啊!”张悦心中一惊,紧接着那柳眉一皱。

    “哪里不会,只不过在小姐面前,那卢万才才会这样,小姐你是不知道,这卢万才在别人面前,从来都是心狠手辣的,凡是得罪他的人,都没有什么好下场。”小阮说道。

    而就在此时,当事人崔格却淡淡的说道:“没事,我们还是去吃饭吧,我有点饿了。”

    崔格早就猜到,会是这样的结果,不过既然已经当了挡箭牌,崔格就不会后退,至于离开潭州城,那是绝对不可能的!慕容家也在潭州城,崔格若是怕了,还怎么去慕容家提亲!

    “这……小郎君,真是对不起,我也不知道事情会是这样……”张悦泪眼朦胧的说着,但是崔格却不耐烦的打断了,同时摸了摸张悦的头,笑着说道:“此事不必再提,我可不怕那个卢万才,在这潭州城,我想,张悦刺史还是会护着我的。”

    张儒刺史会护着崔格?这只不过是崔格安慰张悦才这么说的,崔格听到那个卢万才的名字,大概就能够猜出那卢万才的身份。

    姓卢,能够自由出入刺史府,非富即贵,所以这样的尊贵,非范阳卢氏莫属!这个卢万才定是范阳卢氏的人。但是崔格是清河崔格的一个支脉,身份没有卢万才那么尊贵,但是卢万才想要没有任何罪名杀崔格,清河崔氏也不会善罢甘休的,毕竟崔格姓崔!

    张悦见崔格如此有自信,疑惑的问道:“不知小郎君是?”

    张悦还以为是来了什么大人物,所以才这么问,但是若是大人物,想要见自己阿耶,怎么会拒之门外?

    “某乃巴陵县崔氏支脉,崔格,崔家大郎君,字玉岩。”崔格恭恭敬敬的将自己的身份说了出来。

    因为这样,即是对自己的尊重,也是对自己家族的尊重。字就是表字,崔格也叫崔玉岩。

    “巴陵县,崔家……哦,我记起来了!原来如此,难怪你不怕卢万才呢!”张悦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崔格不明白张悦说自己不怕卢万才是何意思,但是听张悦的口气,自己本来就不应该怕卢万才一样!

    “咱们去吃饭吧!我真的饿了!”崔格撇开这个话题,连忙说道。

    “好,咱们去吃饭吧!”张悦说着,将崔格迎到大厅。

    随后小阮就去厨房张罗饭菜去了。不过这小阮还是很好奇,崔格为什么会不怕卢万才,就连自己小姐也说崔格不用怕。

    不过不解就是不解,小阮作为一个下人,知道什么该问什么不该问,就算是自己小姐,也有自己的秘密,总不可能什么事都对自己说。

    很快,一道道菜肴上桌!

    “红羊枝杖,缠红云梦肉,葱醋鸡,光明虾炙,羊皮花丝,格食,过门香……”

    一道道菜肴的名字被报出来,随即只见一盘盘的菜肴摆在桌上,崔格和张悦对立而坐,说是坐还不如说是蹲!坐下是一蒲团。

    崔格看着这些菜肴,不由的感叹,果然盛世大唐啊,竟然有这么多的菜肴,简直是暴殄天物啊!

    但是崔格却不知道,这些菜肴,其实并不算多,对于一个三品官员,朝廷每年的俸禄里,都有一些食材,普遍的是羊,一般三品官员,每年能赏赐三千只羊!

    而崔格扫视了一圈,却并没有见到猪肉和牛肉,主要是,牛乃耕耘之物,不可杀,而猪肉乃是贱肉,就算是寻常老百姓,也不常吃,更何况当官的了。

    不过这府中的奴隶倒是天天吃猪肉,毕竟猪肉不贵,一个刺史府,随便花点钱,就能买一头猪,够这些奴隶吃一天的了!

    一顿饭的功夫,崔格和张悦两人聊了一会,崔格也知道了那卢万才是什么人,也知道张悦为何要避开卢万才。

    张悦对卢万才一点好感都没有,反而是厌恶至极。

    “撤碗。”两人吃饱了后,张悦对着一直站在一旁的小阮说道。

    然后张悦说道:“崔郎君,还有一个时辰我家阿耶才归,府中也无娱乐,不如崔郎君与我共下一盘棋如何?”

    “却之不恭。”崔格连道。

    能让主家人如此招待,崔格也是猝不及防,虽说主家主人不在,但是由一大小姐招待,也是荣幸万分。

    想必,就算是那卢万才,也没有崔格这等待遇吧。同时崔格也不得不承认,武则天能够称帝,这唐朝的风俗还是很重要的,女子奔放,女权虽然被压抑,但是却并未被压抑太重,不然武则天也别想称帝了!

    唐朝棋道也极负盛名,倭国曾多次派遣唐使来唐朝学习棋道,并挑战。然而崔格对围棋也是一知半解,但是和这张悦连下三盘,盘盘平手。

    粉色崔格却知道,张悦却是在让自己了,在给自己面子,若是不然,只怕自己下两盘就下不了了。

    很快,一个时辰过去。

    “老爷。”门外小阮恭敬的呼喊到。

    “哎,小阮?你怎么在这,小姐呢?”一中年男子的声音,带着疑惑问到。

    一个祭坛外,再无其他东西!这座祭坛看上去,就如同八卦阵一样!但是如果明白的人看到,就会知道这座祭坛并不单单是祭坛,更是一种法阵!而且是龙族特有的法阵,契约之阵!

    一个女子穿着一身带劲的皮衣,拖着一个穿着黑色皮衣的男子往前走!

    面前的美女,长着精致的瓜子脸,修长的脖颈上没有任何的挂饰,一张绝美的脸上没有浓妆淡抹,虽然不是素面朝天,但显然是经过了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