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四章 云儿死了
    血腥味弥漫着过道,鲜血顺着地板的缝隙,丝丝缕缕的朝着二楼坠落下去。陈旧暗黄的地面,在鲜血的衬托之下,竟似一副美丽动人的画卷,让人心动无比。

    崔格看着这一切,似乎司空见惯,从当初杀人都有些颤栗,到现在视人命如草芥,一切的变化,或许都是逼出来的。

    而就在此时,那铁观叶护,也便是白日崔格所见大汉,慌慌张张的从房间里冲了出来。

    崔格看着铁观叶护,笑道:“叶护,合作愉快。”

    铁观叶护听到崔格的话,再看着过道之中,满地的尸体,嘴角抽搐无比,心中更是颤栗。

    自己从听到呼喊声,到走出房门不过五个呼吸的时间,就这点时间,崔格竟然堂而皇之的在明器楼杀了二十多位武林高手。

    别的不说,这二十多人,个个都是内力境之人,竟然被崔格轻而易举的杀了,怎么能让铁观叶护不信颤栗。

    “你……”

    铁观叶护愤怒的指着崔格,却说不出半句话来。

    这些人可都是自己的亲信,也都是自己栽培出来的人,如今没想到却被崔格轻而易举的杀了,而且杀的一个不剩,任谁都气愤不已。

    崔格缓缓走到铁观叶护身旁,悠悠道:“突厥,现如今不过是一小国,你区区一个叶护,竟然敢挟天子以令诸侯,你就不怕死?”

    说完,崔格堂而皇之的离开了客栈。

    至于这客栈之中,再发生什么事情,就不归崔格来管了。

    想必以那少年郎的才智,定能安然无恙。

    想着,崔格心中坦然。

    不过夜虽深,崔格却并未回崔府,而是去了另外一个地方。

    枫康里。

    一年过去,这枫康里却依旧如前。

    推门而入,歌舞升平,灯光不减,尤是太平盛世般,丝毫没有大战在即的紧张气氛。

    而崔格这次,却是要带一个人走,一个裕中天心系已久之人。

    满花楼的云儿。

    进入满花楼,崔格依旧易容。毕竟在这潭州,只怕也没有几人不认识自己,真容现身,崔格怕吓到这些人。

    “郎君,请。”

    一妩媚女子,满身脂粉气息,搔首弄姿的拉着崔格的手,往这满花楼之中走去。

    “郎君看着挺面生,应该不是潭州人士吧?”女子妩媚的说到。

    但是她那双动人的眼睛,却有意无意的扫视着崔格的穿着,眼中满是**。

    从前崔格来这满花楼,都是穿着官服,倒是也没有被这般眼神看过。

    但如今一见,却觉得有些新奇。

    “不是,不知这满花楼,有何乐趣?”

    崔格手指轻轻一撩此女子的下巴,邪笑到。倒果真有几分色狼的潜质。

    女子捂着嘴咯咯一笑,轻轻锤了一下崔格的肩膀,道:“我们满花楼的乐趣可多了去了,奴家倒是想问问公子,想找什么乐子。”

    女子的手,在崔格的背后游走,似乎在暗示一些什么。

    娇弱的身躯有意无意的靠近崔格的身体,衣袖浮动之间,散发着诱人的味道,极为魅惑。

    若崔格真是来找乐子的,说不定还真的有那么一些心思。但可惜崔格是来找人的。

    只见崔格稍退一步,从怀中拿出一锭金子,放在女子手中,笑道:“我听闻,满花楼中,有一花魁,想见一见,不知是否有荣幸呢?”

    女子握着崔格给的金子,心中本满是欢喜,但听说是来找花魁的,脸色瞬间就耷拉了下来。

    “郎君想要找花魁,只怕有些困难,我们满花楼的花魁,可不是有钱就能看的到的,要看缘分。”女子悠悠说到。

    “缘分?我想我就是那有缘之人,你说呢?”

    崔格说完,又是一锭金子塞在女子手中。

    女子这才和颜悦色了一下,只道:“郎君若想见,也不是不可能,但是我只能帮你告知花魁,不知郎君有什么话让我带到?”

    “欲舞云霞上中天。”

    崔格淡淡的说出七个字。

    意思很是明显,这是裕中天的意思,想必那云儿应该会明白。

    女子施施然上了二楼。

    不一会,女子再次下来,但是却一脸遗憾的道:“风儿姑娘并不愿意见郎君,让郎君失望了。”

    “风儿姑娘?”崔格微微一愣,这满花楼的花魁,不是云儿吗?怎么变成了风儿?

    “公子有什么问题吗?”女子疑惑的问到。

    崔格道:“这满花楼的花魁,不是云儿吗,怎么变成了风儿?”

    女子听到云儿这两个字,嘴角微微抽搐,神情闪烁的道:“我满花楼似乎并没有云儿这个人,公子想必是找错了。”

    崔格自然不会找错,满花楼,他怎么可能找错,定是出了什么变故。

    旋即,崔格拉着女子的手,笑道:“如果你愿意告诉我云儿的事情,或许我愿意帮你赎身,并且给你荣华富贵。”

    这对于在青楼卖艺的女子,可是难得的厚待了。要知道,在青楼卖艺,虽然只是卖艺,并不卖身,但是依旧有霸王条款。

    花样年华的女子进入这青楼,就算是赚再多的钱,没有个十年八年的,也别想为自己赎身。

    而十年八年,正是一个女子的大好年华。

    女子神色略显迟疑,玉手筹措,神色闪烁,四下观望后,踮起脚尖,在崔格耳旁轻声道:“她死了。”

    崔格听闻此话,瞳孔猛的一缩。

    云儿竟然死了!这可是裕中天心中之人,死了可就出大事了!

    “怎么死的!”崔格紧紧的抓着女子的手,双眼通红。

    尤记得一年前,在此地,遇见云儿与裕中天,二人在这满花楼之中,一人弹奏,一人伴舞。

    那等场面,何其羡煞旁人。

    而今,物是人非。

    女子没想到崔格会如此激动,一时之间,脸色吓的惨白,支支吾吾的道:“这我就不知道了,只有老鸨知道,你若想问,便去找她,我只不过是这满花楼的无名小卒,根本不知道这些事情。”

    崔格缓缓放开这女子,深吸了一口气,稳定了一下情绪,从怀中拿出一个钱袋,直接丢给了女子,冷冷道:“这些钱,虽然不够你赎身,但也能让你早几年解放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