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27】施以援手
    叶清玄旋一放手,计都天君身躯狂震,一时间冷汗淋漓,抖若筛糠,孙妍忍不住惊呼一声,同时飞扑过去,一把抱住计都身体,转头怒道:“华老鬼,这是怎么一回事?”

    叶清玄捋须深思,露出思索之态,孙妍大怒,还要喝问,却被旁边的计都抓住手掌,缓缓摇头,接着忘向叶清玄赞赏一叹:“老先生好精纯的系内力……”

    系罡气!?

    孙妍顿时漏出一丝警惕之心。

    计都修炼的与系罡气正好互为死敌,若是对方意图不轨,确实可以给予计都重大伤害。

    而叶清玄却是脸色不变,略微思索片刻后,缓缓答道:“不过家传功法,数十年辍练,仗之以精纯罢了。不过……裴老弟的伤势却是有些棘手。”

    计都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但眼神中那一抹刚刚燃起的希望之火,飞速破灭,而随之燃起的,却是一缕杀机。

    叶清玄飞速感应到对方的变化,虽然丝毫不惧与对方撕破脸,但对方此时所属的势力,却让他分外好奇。

    不搞清楚背后的一切,他的心中始终难安。

    见到计都耐心逐渐失去,叶清玄暗自一笑:“兄台不但体内内伤严重,一股阴寒罡气不停反噬脏腑,更在这缕阴气之中蕴含丝丝魔门的死气,竟还以蚕丝一般的坚韧,缠绕在兄台的经络之上,不但极难清除,甚至还在不停侵蚀经脉,就在老朽刚刚的探查之中,兄台体内的经脉竟如发丝一般易断,经不起任何力道的冲击。如果再不医治,轻则全身经脉蚀断,重则……”

    重则如何,叶清玄即便不说计都二人也是清清楚楚。

    见叶清玄竟然对自己的病症分析得如此清楚,计都内心顿时又燃起一丝希望。

    叶清玄微微一叹,道:“治,是可以治的。不过代价极大。”

    “我愿付出任何代价!”计都眉目一凝,郑重承诺。

    这时船身微微一动,终于开船。

    顺着轩窗往外一看,船头所指的方向,根本不是北上襄阳府,而是顺流南下,奔往九江府。

    叶清玄摇头失笑,微微一叹。

    一旁孙妍脸色微红,慨然道:“只要老先生妙手回春,治好我家表哥的病,我亲自为您雇船,直上襄阳府,再奉上万金,以示歉意。”

    叶清玄洒然一笑,“若是贵友资财颇丰,肯多行义举,老朽便不枉费一番辛苦。”

    “当真!?”计都顿时大喜,“这么说老先生有治好在下的手段。”

    “手段是有,但仍需配合。”

    “自然遵从先生叮嘱。”

    “方法凶险,失败几率极大,甚至有当场丧命之虞。”

    计都目光闪烁一下,最后叹息:“总好过坐以待毙。”

    叶清玄点了点头,悠悠道:“最后一点,要想治愈你的病症,恐怕要兄台放弃原有功法,全身功力一丝不存!”

    啊!?

    这一次,轮到计都大惊失色,久久不能言语。

    “表哥……”

    孙妍悲呼一声,一双妙目紧盯计都,眼神中充满了祈求和期盼。

    很显然,她是真的在意计都的性命,甚至不惜他失掉所有武功。

    反倒是计都患得患失。

    “怎么会这样……”

    “一切都要放弃吗?”

    “这么久的坚持,这么久的修炼……都不要了吗?”

    ……

    抬眼处,正看到叶清玄老神在在的模样,彷佛溺水之人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计都眼中一亮,一把抓住叶清玄的衣袖,沉声道:“华神医可有两全之法,我裴凉玉愿付出任何代价。”

    叶清玄牢牢盯着对方的双眼,佯怒道:“兄台所求过多吧?能够于危难之际让老朽遇到,已经是多了条性命,再有奢望,恐怕是祸非福。”

    计都眼中凶光一闪,愤然盯牢叶清玄,叶清玄毫不相让,与其对视。

    孙妍在一旁死死攥住计都衣袖,掌心汗水沁透衣衫,二人足足对视数分钟,计都方才无奈一叹,哀声道:“数十年苦修,一朝化为乌有。”

    叶清玄意味深长地道:“兄台,数十年牵挂执着,一朝放下,岂不满身轻松?”

    计都哧声冷笑:“哪里有老先生看的那么简单,我若功力全失,恐怕首先容不下我的,便是此间主人。一个没有利用价值的人,有什么活着的意义?更何况……唉。”

    “兄台是担心那个重伤你的人?”

    叶清玄一句话,孙妍顿时大为紧张,计都苦笑一阵,缓缓道:“怕?当初是有些患得患失,但若是我武功尽失,哈哈哈,说不得还能快乐一番……如此说来,倒有些想见见他们大失所望之时的嘴脸了。”

    说到最后,竟是癫狂大笑起来,接着又是引动伤势,致使咳嗽连连。

    “让开!”见到孙妍连连捶背,叶清玄上前一步,单掌按在背后,一股罡气输入,孙妍刚想阻止,却见计都屏息凝气,接着舒服地长舒一口气,苍白的脸色显出一丝红润,彷佛窒息许久的人争取到的一口新鲜空气,计都拼命地深吸一次,接着眼中惊异之色闪过,惊道:“华先生不愧神医之名,所学功法竟还可以产生阳火之气。”

    “不过是逆转经脉的障眼法,不可长久。切勿说话,随我运功调理经络……”

    “好!”计都身躯一扭,摆出一尊诡异的姿势,体内瞬间运转,但只是刹那间,计都身上灰黑色的罡气一冒,身子一僵,惨叫一声,再次疼得狂颤起来。

    叶清玄大叫一声“不好”,惊呼道:“你练得是什么邪门功法,竟自生死气,简直自寻死路,于我快用玄门正法,化死为生!”

    叶清玄大声训斥,内心却是暗自一笑,只是刹那之间,对方体内的运行法门就被他探知个七七八八,以众多魔门功法的研究,必然有助于对付魔门中人。

    “在下不懂玄门正法……呃,还请前辈指点……”

    叶清玄微微一愣,从没想过自己竟还有传授魔门天君武功的一天,不过想到学会的麒麟,心想也不差这一个了,眼珠子一转,低喝道:“闭目冥心坐,握固静思神。叩齿三十六,左右抱昆仑。”

    只是两句口诀,计都和孙妍便瞪大了眼睛。

    靠!

    这不是道门大路货白级武学吗?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