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26】下船困难
    对方话里话外的意思很明显,那生病之人的身份极为重要,不能轻易外传,所以只需自己提供一些止痛的药,便将自己杀死。

    趁着里面沉默的片刻功夫,叶清玄心思电转,洒然一笑道:“老朽是不是江湖骗子,自然一试便知,不过这位朋友身上的病症嘛……哼哼……”

    “怎么?”竹帘一掀,露出孙妍焦急的脸色,“我表哥的病症如何?”

    叶清玄缓缓抖了抖衣袖,淡然道:“骨折、内伤皆有办法治愈,不过这阴气入腑,气血阴寒,却不是那么好治得了。”

    此言一出,里面顿时传来一声惊呼,接着又是一阵剧烈的咳嗽。

    “表哥!”

    孙妍一声惊呼,返身倏然遁入竹帘之内,情急之下,倒也不再隐藏自己的武功。

    咳嗽声稍后方才逐渐平息,那男子气喘问道:“你……你,如何得,得知……我的病在阴气入腑?”

    “这有何难?”叶清玄傲然一抚胸前长须,缓缓道:“老朽不但知道你是阴气入腑,更知道你这阴气的来历是源自于自身……”

    “啊!?”里面传来孙妍一声惊呼。

    叶清玄继续道:“如果老朽所料不错的话,这阴气是因为朋友修炼阴系功法,结果出了问题,导致身体受损吧?呵呵,想来朋友一直都是以内力强行压制这部分阴气作祟,只不过再次受伤,导致内力不足,方才引起阴气入腑……朋友,不知老朽说的可对?”

    呼

    话音一落,竹帘轻微一掀,孙妍动如脱兔般的身影极速射到叶清玄面前,一把小小的钩刀抵住他的脖颈,阴声道:“老东西,你到底是谁?怎么会知道得这么清楚?”

    “你会武功?”叶清玄故作诧异道。

    “是又如何?”孙妍媚如鲜花的脸孔狞笑一声,缓缓道:“一路上,你这样的游医我已经杀了十几个了,我这里上船容易,下船难。为了自己的性命,我劝你还是老实交代,到底是什么人派你来的?”

    “贵人多忘事啊!”叶清玄鄙夷的一笑,道:“不是你请我来的吗?”

    “放屁!”孙妍猛地一递钩刀,叶清玄脖子上立即现出一抹血线,“我请你来?哼哼,你个游方郎中,怎么可能仅凭三言两语,就猜到我表哥的病症?”

    叶清玄露出一个恍然的表情。“你问的是这个?呵呵,你忘了我是郎中,而且还不是普通的郎中,而是祖传数代的神医……”

    叶清玄瞥了对方一眼,揉了揉鼻子,从容道:“想知道你家表哥的病症,那还不容易?现在南朝正值盛夏,而这里,竹帘的后面却燃了两炉炭火用来加温,而燃烧的木炭又是烈阳木制成,这烈阳木的香味,本就是驱寒驱邪驱湿气的圣品,按理说普通的阴气入体早就应该在烈阳木的温补之下祛除了,但令表哥不但没有好转,反而严重至此,只能说明这烈阳木对令表哥作用有限,外热不能入体,这阴气,必然是由体内产生……呵呵,这位病患,不知老朽说得可对?”

    叶清玄从琅嬛灵妙阁中习得的医术与“医仙”浣叶先生不相上下,又怎会猜不到对方的病症所在呢。

    只是一席话,顿时说得孙妍目瞪口呆,抵在脖子上的钩刀,不由得一松。

    “哈哈哈……咳咳,果然有两把刷子。”

    呼

    紧闭的竹帘倏然间崩飞破碎,露出里面的宽阔的空间,飘着袅袅香烟的两个香炉,硕大的床榻,以及盘膝其上的一个干瘦身影。

    嘶!

    床榻上的人物一入眼帘,叶清玄顿时倒吸一口冷气。

    只见那人赤着上身,左半边的身子是一个三十岁左右的中年人,虽然身子瘦削,但眉目间却还是极为英俊,但他的右半个身子,却是如同干尸一般,骸骨外包裹着一层苍老的肉皮,皱皱巴巴地耷拉在骨骼外面。

    人鬼同体,如此可怕的形象,竟然出现在同一个人的身上,委实令人感到恐惧。

    只不过,叶清玄见到对方的惊讶,并不是因为对方的形象,而是对方这个人

    魔门十二天君之一的计都。

    无论南北朝廷多方缉拿,想不到这个习练冥罗死气的家伙,竟然躲藏在这里……

    叶清玄脸色微微一变之后,立即变得正常。

    计都眼中闪过一丝赞赏之色,笑道:“寻常人见到我的伤势,吓都吓得半死,老先生胆色倒是不俗……”

    “行医本就见过各种病症,红心绿胆,血肉骷髅,皆是常见!”

    计都点了点头,道:“在下裴凉玉,有劳先生了。”

    “好名字。”叶清玄翘了翘大拇指。

    计都天君一伸手,静静等待叶清玄上前把脉。

    叶清玄寻了个方凳,在计都天君的对面坐下,食指中指轻轻搭在计都天君的脉门之上。

    孙妍紧跟而来,手抓钩刀,紧张得手心冒汗。

    叶清玄此时自信一笑,慨然道:“老朽现在就要以渡气查脉之术,感知朋友的伤势,以你体内真气状况,恐怕有些小小疼痛,希望你能够忍一忍……”

    计都嘴角现出一丝不屑微笑,冷冷道:“放心,对于剧痛,我还是有些应对的心得的。”

    “好汉子!”

    在孙妍和计都虎视眈眈的目光下,叶清玄送出两股真气,瞬间钻进他的气脉内。

    腾地一下,计都天君身躯剧震,并且开始不受控制地剧烈颤抖起来。

    那孙妍顿时大声惊呼,魂飞魄散。

    眼见对方的钩刀又要到了自己脖子上,叶清玄沉喝一声,道:“忍住!坚持!”

    计都天君痛得冷汗直冒,整个身体抖若筛糠,但他依旧一摆手,阻止孙妍的行动,而他紧咬嘴唇,苦苦支撑。

    当叶清玄送出真气之时,计都天君身躯内的所有气血经络,立即像一张一览无遗的图卷般尽展其脑海之内。

    叶清玄以最快的速度探查对方伤势,而计都天君也以最大的忍耐限度承受万刀剐体般的痛苦,前前后后经过了数十个呼吸,无论是叶清玄还是计都,都仿佛像是过了数个世纪一般的漫长,最终在计都一声惨叫,近乎晕厥的时候,叶清玄终于松开了他的手指。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