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24】妙手神医
    铃铃铃……

    江陵府人来人往的大街上,叶清玄一袭青衫,身上挂着一个青色的古旧褡裢,左手摇晃一只串铃,背后无锋大剑用一块麻布包住,正好成了一面硕大的幡子,上书“神医在世,药到病除”八个大字。

    此时的叶清玄鹤发童颜,满头的白发挽成一个道髻,花白的胡须飘洒于胸前,照着他师傅楚灵虚当年的神棍模样,化妆成一个走街串巷的老中医。

    本来那“神医”二字是写作华佗的,但几位老乡指着医幡问了句“谁是华佗?”

    叶清玄立即快速地改了一下,并对外宣称,“我就是华佗!”

    那真是目不斜视、脚下生风,往那里一站,就如下凡的老神仙一般,路上的行人齐齐注目,任谁看了都暗自喝一声彩。

    实在懒得应付那些官场上的繁文缛节,叶清玄又不想一路偷偷摸摸的前行,于是想了个折中的法子,化妆成一个串铃卖药的游方郎中,既能大摇大摆的走路,又不用担心招惹麻烦。

    铃铃铃……

    摇了摇串铃,叶清玄洒然唱道:“青囊本是先祖制,术受岐黄百世名。心中素怀济民志,药到病除不留名。”

    叶清玄潇洒至极地一抖长衫,一捋胡须,丹凤眼左右微微一瞥,几个跟随一路的五十岁大妈们幸福地呻吟声与尖叫声连成一片,其中一人更是捧胸闭目,倏然晕倒。

    路人惊呼连连,叶清玄却是脚步一转,到了跟前,单指在对方鼻下的人中穴轻轻一按,那五旬大婶幽幽醒转。

    叶清玄哈哈一笑,留下一粒丹药,轻声道:“大嫂有些气虚体弱,老朽这里有一粒‘草还丹’,回去温水化开,吞服即可。”

    那胖大嫂看着眼前的叶清玄,一双眼睛全是星星。

    “我也要……”

    “我也要!”

    ……

    七八个疯狂追星的大婶,顿时对叶清玄东拉西扯,上下其手。

    叶清玄好悬被人一把扯掉胡子,忙不迭罡气微微一展,震开周围疯狂的中老年妇女们,脚下抹油,朗笑声中,几步便在人群中没了踪迹,徒留下一群哀叹连连的春闺怨妇。

    几条街外的小巷内,叶清玄重新检查了一遍妆容,委实被这群虎狼怨妇吓得不轻,不过转念一想,不由得失笑一声,暗道:等老子百十来岁的时候,还能有如此风光,也算不错。

    颜问道和乐浪的到来,证明锦衣卫最核心的防卫力量已经到位,除非是天绝级别的高手,否则想要刺杀孙克俭并不易为。

    有了锦衣卫最高级别的护卫,孙克俭从江陵府到襄阳府的一段路程,并不用担心会出事。

    叶清玄装成大夫本是无意,但随着医好一个两个病人,解除他们的痛苦之后,实在感到是一件很快乐的事。

    于是他更加放松随意,转过几条街道,顺手治了几个病人,开了些方子,甚至一时心血来潮,分文未取,只是揣了几块炊饼干粮。

    不过半日光景,江陵府中就流下了一段“华佗神医,济世救民”的佳话。

    此时叶清玄已经走了半个时辰,被人请到码头,给一个挑夫接骨。

    干净利落地完成之后,写了一张方子,一分钱也没收,便出了码头库房。

    抬眼望去,眼前一片茫茫江水,船舶无数,樯桅如林,以千百计的脚夫正在起卸货物,商人旅客上落往来不绝,十分繁忙热闹。

    装好货物的船只,顺流直下江南而去,也有逆流五十里,顺支流北上襄阳的。

    就着一壶白开水,吃掉两张炊饼的叶清玄,拍了拍肚子,竟是从未有过的满足。

    如果此时有一叶扁舟,与梅吟雪安坐船上,备好美酒美食,一路下去烟花江南,将是一件多么美的事情。

    叶清玄正美妙畅想之时,身后却传来一阵轻盈的脚步声。

    叶清玄眉头一皱,来者在二十丈外故意加重脚步,装成不懂武功的样子,却哪里知道自己的六识早已超出常人数倍,便是她百丈之外在街角处落下轻功,一路走来,都没能逃过他的耳朵。

    对方显然是故意隐匿武林人士的身份,目的不明。

    叶清玄艺高人胆大,头也不回地继续看着江边风景。

    “这位老先生请了。”

    一个柔柔美美的声音响起,叶清玄转过身来,立时眼前一亮,原来来人是一位二十岁不到、年轻娇俏的美女,在一脸焦虑地打量着他。

    “哦,这位姑娘,找老夫有什么事?”

    那美女惶急之色不可抑制,柔声道:“我见老先生巧施妙手便接好了那挑夫的手脚,不知道除了接骨,可否有治内伤的手段。我家表兄意外被倒塌的重物砸中胸口,不但胸骨折断,更有极为严重的内伤,大夫说……说我家表兄若是再不医治,只怕就性命不保了……呜呜呜……”

    一边说着,那美女捂住脸庞,竟然呜呜地哭了起来。

    “哎哎,姑娘莫哭。老朽行医倒是有些自负,不客气的说,寻常病症药到病除,令表兄若是极为严重,老朽也愿意出力医治……只不过,江陵府名医众多,为何选中我这个游方郎中?”

    那美女收住哭腔,为难道:“虽然找了一些名医救治,但表兄伤势需要时日修养,可我家中还有要事,耽误不得,必须启程前往襄阳,故而……请老先生救我表兄性命!”

    美女说了两句之后,放佛害怕叶清玄不答应,顿时又是跪倒在地,磕头求救。

    襄阳吗?

    倒是顺路。

    “无需如此,无需如此……”叶清玄连忙上前搀扶对方,但对方的双手在一搀扶的瞬间,顿时释放两股细微不可觉察的罡气进入到叶清玄体内。

    嗤,小孩子把戏,这样就能查到我的底细,我叶清玄以后也就不必在江湖上混了。

    在对方罡气入体的刹那,叶清玄顿时极快运转,全身罡气跟对方的探查罡气玩起了藏猫猫,轻轻松松地避开了对方的探知。

    这还只是叶清玄生起了玩闹之心,否则凭借的绝招,完全可以将体内罡气虚化至无形,或是凝聚在极小的一点之上,就算是罗破敌感知,也没有把握找到他的根源所在。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