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20章 挟持人质
    “你想闯荡江湖?”叶清玄笑问。

    陈令行使劲地点了点头。

    “江湖很危险的。”

    “我不怕,我要保护爹爹和母亲……”小孩子鼓着腮帮,郑重地道。

    叶清玄拍拍这陈令行的头,“那好。只要令儿肯听话,叔叔现在就带你闯荡一次江湖如何?”

    “嗯。”陈令行兴奋得小脸通红。

    “真乖。不愧是个令行禁止的好男儿!”叶清玄赞赏地点了点头。

    熟料,陈令行脸色诧异,喃喃道:“令行禁止吗?可是爹爹对我名字的解释不是这个意思……”

    “啊!?”叶清玄微微一愣。

    陈令行摇头晃脑,学着父亲的模样道:“子曰:‘其身正,不令而行;其身不正,虽令不从。’意思是,自我品行端正了,即使不发布命令,老百姓也会去实行,若自身不端正,即使发布命令,老百姓也不会服从。令儿的名字,是这个意思的。”

    “啊!哦,对对,你爹说得对,说得对。”叶清玄额头见汗,尴尬地笑了两声。

    看来有时间,还是多读读书的好,在个孩子面前出糗,太尴尬了。

    叶清玄匆匆换好了敌人的夜行衣,抱起陈令行,让其不得出声,小孩子死憋着一口气,被叶清玄抱着在林中快速穿梭,但那极快的速度,令他一张小脸兴奋得通红。

    叶清玄灵识全开,早已发觉黑衣人聚集的位置,故而一路准确赶去,不片晌就到了跟前。

    还未等他说话,便已听到树林里有人低声骂道:“md,老三和老四他们两个办事这么不利索,一个小孩子到现在还没抓到吗?”

    另一人压低声音道:“老大,要我说,咱们不妨一拥而上,这里没有高手,孙老头只会养生,不会武艺,姓何的虽然有点扎手,但他就一个人,咱们十几个兄弟,有您和纪爷,路爷在,还不是手到擒来?”

    早先那人微一沉吟,向另外两人问道:“纪爷,路爷,您二位说呢?”

    其中一人冷哼一声,没有答话,而另一人显然极会做人,闻言笑道:“崔当家,不要急嘛,我们还是相信你们兄弟的,这一次必须成功,事成之后,你们和我们兄弟一起回到江北,我们帮主……不,咱们亲王殿下,一定会重重赏赐崔当家的!”

    “谢亲王信任。”那崔当家忙不迭兴奋地答复。

    叶清玄听得一愣,什么帮主,又是什么亲王的?

    这幕后指使之人到底是谁?

    不过不管怎么说,对方来自北朝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了。

    想到此处,叶清玄脚底下故意放重,脚步声一起,里面立即传来一人喝问:“谁?”

    “是我!点子到手了!”

    叶清玄紧压着嗓子,学着之前黑衣人的声调,外加故意拉长的身高,黑了吧唧的密林中,对方根本没有看出是假冒的。

    “大哥,三哥他们得手了!”

    “人呢?”

    呼啦一下,密林中闪出十几道人影。

    为首的一个身形剽悍,面容狰狞,带着一个眼罩,一看便是聚啸山林的强徒。而在这位崔当家的身畔,一高一瘦两名气势非凡的先天武者,应该就是北朝派来的高手。

    “小崽子在这呢!”叶清玄举了举手里的陈令行。

    “行动。”崔当家狞笑一声,众人呼啦一下就散了开来,直奔孙克俭等人所在的位置而去。

    “把孩子给我!”北朝高手中瘦高的一位冲着叶清玄奔来。

    叶清玄忙不迭将孩子往身边一拉,笑道:“这位爷,这等粗活还是让我们来干的好!”

    嗯?

    对方瘦长的马脸顿时一冷。

    叶清玄带着面巾,但目光却一瞬不眨地看着对方。

    “老三,怎么跟纪爷说话的?”

    崔当家一愣,对属下的行为也是大为不满。

    “老大,我不是怕纪爷费力嘛……”叶清玄笑嘻嘻地答道,“都是自己人,纪爷该不是信不过我们兄弟吧?”

    这么一反问,顿时让现场的气氛大为尴尬。

    “什么人?”

    就在此时,黑衣人的行动终于惊动了守夜的何总旗,只听一声大喝,整个车队顿时陷入一片混乱之中。

    呼啦啦,一大群家丁和护卫站了出来,拔出兵器,手持强弩,立时仗着车队的阵仗与来袭的黑衣人对峙起来。

    “军弩?”看着对方从马车里抽出来的利器,崔当家眼皮顿时一跳。

    接着心中一松,好在自己一方运气不错,抓住了孙克俭的小儿子。

    “锦衣卫总旗何英在此,来者何人,竟然围攻朝廷命官?”何英高声断喝,“若是误会,劝各位立即离去,朝廷既往不咎,若是故意出手,就等着被锦衣卫抄家灭族吧!”

    话音一落,崔当家哈哈一阵大笑,迎着篝火大步上前,昂然道:“我们青头山的弟兄可不是被你们这些鹰犬吓大的,姓何的,识相的自己抹脖子,不识相,就把你剁碎了喂野狗!”

    何英脸色一凝,暗道一声不好。

    对方指名道姓,已然知道自己姓何,显然目的明确,就是为了孙克俭一行人而来。

    “孙大人,一会你跟在末将左右,我们哥几个拼了命,也要护您出去。”

    何英脸色铁青,已经知道到了拼命的时候。

    孙克俭面容严肃,点了点头,脑袋却是左右看了一眼,诧异道:“今天的那位小哥在哪?莫要连累了他!”

    “老爷,到了这时候您还好心,估计人家早就吓得跑了!”之前便大为抱怨的妇人带着哭腔说道。

    更有家仆加油添醋道:“老爷,那小子不是好人,我看这些强徒就是他引来的,否则为何前几日没有强人,他一出现,便来了强徒呢?”

    此言一出,便是孙克俭也一时语塞。

    就在这时,突然一声悲呼,另一个妇人突然嚷道:“哎呀,令儿,令儿怎么不见了……”

    啊!?

    一听到小儿子不见了踪迹,孙克俭顿时大为焦急。

    作为老来得子的最小儿子,孙克俭对这个小儿子最为疼爱,闻听不见,顿时大怒道:“你个妇道人家,如此紧要关头,连个孩子都看不住吗?”

    话音未落,对面的崔当家等人齐齐一阵大笑,高声喝道:“孙老头,擦亮你的狗眼看过来,看看这边的这位小少爷,是谁?”

    众人抬眼望去,车队外面的空地上,一个被黑衣人牢牢控制的孩童,不是孙令行还有何人?

    “令儿……”一声惊呼,那妇人顿时吓晕了过去。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