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19】出手施援
    夜阑人静。

    雾气满山壑,稀疏星光映下的密林,恍恍惚惚犹如鬼蜮。

    车队的四辆马车将孙克俭所乘坐的马车围在当心,几堆篝火被点燃,奴仆们大多席地而睡,不时有守夜的人一边打着瞌睡,一边往篝火里添柴。

    由荆南府到江陵府的这几百里路程,中间经过重重山峦,最起码会有三四天见不到村落和城镇,对于长久不出远门的人们来说,这野地露营不但不觉得辛苦,反而是凭生难得经历一次的趣事。

    何总旗却是尽职尽责,安排三名手下轮换休息,而他带着另一人值夜。

    五个半大孩子之前围着篝火玩闹到了很晚,此时早已沉沉睡去。

    唯独孙克俭所在的马车里还有残留的灯火,稍一探听,便听到老孙头的夫人正耳提面点地数落他的不是,主要原因当然就是留下叶清玄同行的事情,不知根知底,轻易相信外人,简直就是愚蠢透顶,引狼入室。

    “好了,好了……”孙克俭终于不耐地打断夫人话头,沉声道:“你个妇人懂得些什么?这位小哥绝不是你说的那样人……”

    “你说不是就不是了?人心隔肚皮……”夫人的话依旧不依不饶。

    “嗤,妇人之见。”孙克俭不满地拍下手中的书册,沉声道:“我观此人目光清澈,骨骼清奇,举止洒脱而豪放,以老夫多年观人经验,若无正心之人,绝无此坦荡之面相行径。况且此人武功高绝,境界不在老夫之下,手段更是高明,他若用心险恶,只需直接出手,只怕我与何总旗联手,都不是他的对手。且我几次相邀,对方都有心回绝,足见其并无相害之意。唉,此等年纪,有此等胸襟实力,老夫能与之结伴一场,乃是缘分。你等不需再乱嚼舌根,以免坏了这些情分。”

    那妇人闻听,只是不满地嘟囔两句,便再也不提此事,显然对自家丈夫的眼光也颇为信服。

    稍后谈论的,便是一些家常琐事,叶清玄也就不再聆听。

    而另一面,何总旗与那个属下的谈话,却是令叶清玄十分在意,尤其二人提及这次任务的目的,以及孙克俭的身份,更是让他沉思不语。

    原来这个孙克俭竟来自白道十大门派之一的“儒林学院”,辈分竟与“儒林学院”的院长严静流分属同门师兄弟。

    这一次是受了四弟皇甫泰明和八弟江水寒的特别邀请,方才出山相助,似乎有什么重要的职务和任务交代,乃是南朝极为重视的人物。

    本来这次行动的主要负责人,乃是“清江侠隐”沈江平除徐希羽之外,仅存的弟子颜问道来负责,但为了不引来北朝的刺杀,而故意带着大队车马在后方缓行,吸引注意力,而何总旗带着孙克俭,轻车简从,先行一步,希望能打乱对手布局,早一步回到襄阳府。

    叶清玄听得心中一乐,那个看似大大咧咧的孙克俭,原来也是个老狐狸。对自己说是去江陵府,没想到却是去往南朝的都城襄阳府。

    不过面对一个初次相逢的人物,对方有些防备也是正常。

    此时已是子夜。

    叶清玄静静等待敌人的出手,好一举将其歼灭,还了与孙克俭的一酒之情。

    等了小半个时辰,耳畔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响起,叶清玄仔细聆听,眉头顿时大皱,身形一闪,清风浮动间,便出了车厢。

    一个小小的身影,从一个车厢上爬了下来,迷迷瞪瞪地走向营地之外的树丛,一边走一边解开了裤子,哗哗地尿了一地。

    确是孙老最小的一个儿子,半夜下车撒尿。

    一泡童子尿还未尿完,树丛中猛地闪出一道黑影,倏然间便扑到了跟前,那小孩刚要惊呼,嘴巴一紧,便已被人牢牢揽在怀中,捂住了嘴巴。

    一把匕首顶在他的脖颈,冰冷的声音在耳畔响起,道:“小崽子,别出声,出声就要你小命!”

    那小子惊恐地瞪大了双眼,忙不迭地拼命点头,眼圈里泪水打转,却是怎样都不肯留下来。

    “得手了吗?”树丛中一个声音低喝道。

    黑衣人扯着小孩快速回奔树丛,同时狞笑一声,低声道:“成了。有了这小子,何英和孙克俭投鼠忌器,还不是我们手里的玩偶?”

    话音一落,黑衣人已然在树丛中落地,眼前一个同样黑衣打扮的身影,正站在阴影中等候。

    “走了老四。”黑衣人嘿嘿一笑,道:“发信号,让老大他们行动……咦,老四,你怎么……”

    那黑衣人唤了两声,前面的同伴一动未动,黑衣人诧异异常,连忙拖着小孩上前两步,一拍僵立的同伴,谁知那同伴应手而倒。

    啊!?

    黑衣人大惊失色,忙不迭扣紧孩童,将匕首护在身侧。

    但任凭他反应再快,却怎是叶清玄的对手,只觉得一缕清风拂面,瞬间被点了数处穴道,无法动弹分毫。

    黑衣人一双大眼睛,同样浮现如孩童一般的惊恐表情。

    叶清玄身形一现,看也不看对方,却是直接低下身子,看着被紧紧揽在怀中的小孩,尽量把声音放轻柔,缓缓道:“小朋友,你还记得叔叔吗?我是你爹的朋友,现在是来救你的,你相信我吗?”

    那孩子挣扎不出,便出奇地平静下来,一双大眼睛乌溜溜地看了叶清玄一番,便认真地点了点头。

    叶清玄眼中射出温柔神色,微微笑道:“叔叔让这坏蛋放开你,你不要叫好不好?”

    孩子再次认真地点了点头。

    叶清玄赞赏地点头,轻松掰开束缚住小孩的手臂。

    小孩急速呼吸了几口,望着叶清玄轻轻道:“爹爹说过叔叔是好人,令儿听话,不会叫的。”

    叶清玄拍了拍孩子的头,道:“你叫令儿?多大了?”

    小孩瞪大了一双眼睛,天真地道:“我叫孙令行,今年十一了。大叔的功夫真厉害,手指一点就让人不能动弹,你教我武功,带我闯荡江湖好不好?”

    叶清玄差点失声而笑,不但因为小孩子的天真,更是因为他的名字。

    明明有个大儒父亲,偏偏给起了个“令行禁止”的名字,难道想要这个儿子乖乖听话,或是长大后从军报国不成?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