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17】管件闲事
    叶清玄虽然洒然地表示不必知晓姓名,但对方“孙克俭”三个字入耳,还是让他心头一皱,这个名字似乎从哪里听说过,但一时却记忆不起来了。

    那孙姓老者哈哈一笑,面容甚喜,忙不迭领命家仆去取卤肉好酒,自己一屁股坐在旁边的大块鹅卵石上,抓起一条烤鱼,便吃了起来,仪态甚为豪爽。

    “好久没吃到这等野味了,甚是怀念小时候下河摸鱼的日子,只是这烤鱼比起小时候的记忆,却是好得太多,否则那段少年清苦的记忆便不是心酸,而是幸福了。”

    “年少记忆,再苦也是快乐的。”叶清玄淡淡笑道。

    “是极,是极。”孙克俭大笑不已,兴奋道:“看小哥形容,当是江湖上的侠客,老夫虽然也有先天的修为,奈何却都是些养生的功夫,一生在学问上做文章,分外羡慕你们这些来去自由的侠士……”

    不多时,便有仆人将卤好的牛肉和自酿的米酒端了上来,那米酒十斤装的两个坛子,一开封便有浓郁的酒香之气扑来,叶清玄眼睛一亮,赞道:“好酒。”

    孙克俭面现自豪之色,道:“此酒乃是老夫从一古书中找到的酿法,亲自挑选五谷陈酿,味道不是老夫自夸,便是走遍这南国三十六郡,也找不到比这更好的私酿米酒了。”

    叶清玄微微一笑,也不说破孙克俭的自夸牛皮,直接端起一坛,痛饮一口。

    孙克俭见其豪爽行径,顿时大为欢喜,同样端起另一坛,豪爽痛饮,不想气息稍短,却是被呛了一下,咳嗽连连,抬头处正与叶清玄对视一处,不由得齐齐大笑。

    孙克俭脸上一红,抹了抹胸口的酒渍。“老夫聊发少年狂,却是好久没有这么饮酒了。”

    叶清玄单掌在对方胸襟上一按,热气一吐,酒香升腾,湿透的衣襟片刻干爽,笑道:“在下到了孙老这般年纪,不见得有这好酒量。”

    孙克俭闻言,顿时失笑摇头。

    二人吃着烤鱼卤肉,喝着自酿美酒,不片刻,酒酣耳热,话语便开始多了起来。

    “小哥行走江湖,不知用什么兵器啊?你背后的这个……”

    “哦,这是给朋友带的东西,不是兵刃。我用的嘛,只是会些普通拳脚。”

    “哎呀呀,以拳脚对抗兵刃,定然有不俗技艺!”

    “没有兵器,打不过时,跑起来不算丢人……”

    孙克俭意态从容,举止儒雅,谈吐不俗,叶清玄虽然没怎么跟这些文人接触过,但稍一交谈,竟也颇为舒服,尤其自己随意聊起的江湖事,更是让孙克俭面容放光,大为慨叹,不片晌几乎就将叶清玄引为凭生知己,颇有相见恨晚之意。

    说到最后,几条烤鱼和卤肉均已下肚,两人各自的十斤美酒,早已下去一半,孙克俭酒气上涌,已经到了酒量极限,此时慨言道:“老夫正待去往江陵府,虽不知小哥所往何方,但相逢便是缘分,如蒙不弃,不如一路同行可否?”

    江陵府?

    岂不正是自己北上的必由之路?

    想不到这个孙克俭竟然邀请自己同行,这样囊中羞涩的叶清玄心中不由一动。

    “老爷……”

    一声责怪般的女子声音从车厢中传了过来,显然是老者的妻妾,对他的酒后之言有些怨怼。

    包括那五名侍卫,尤其那何总旗完全一副“你敢答应就要你好看”的表情。

    叶清玄暗自一叹,虽然与孙克俭同行可得方便,但要因此被人埋怨,看人脸色,就不太舒服了,于是微微一笑,便要拒绝。

    不想旁边的孙克俭一把拉住他的手腕,郑重道:“难得与这样的小哥投缘,不准拒绝,你拒绝了,就是看不起我……”

    身后顿时传来一片无奈至极的叹息声。

    想来这位孙老爷平日里看似慈祥随意,但一旦有了决定,就不是常人可以拒绝的。

    叶清玄苦笑一声,答道:“好。”

    “好,你说好,那便是好!”

    孙克俭兴奋而起,身形一个踉跄,旁边连忙有仆人扶住,大声吩咐道:“这位……呃……给这位老弟,拾掇一辆马车,就在我身后。此是我挚友,不得怠慢,要是有人辱我门风,定教他好,好看……”

    话音未落,却是往后一仰,直接醉倒了过去。

    “老爷,老爷……”

    家仆顿时一阵手忙脚乱,三五个人,连着老妈子、丫鬟,还有两个妇人,全部赶了出来,费力地将孙克俭扶回了马车。

    “马车收拾好了,就赶紧赶路吧!”

    明显是大妇的三旬富态女子,扫了叶清玄一眼,微微一奈,同时吩咐道:“还不快听老爷的命令,为这位不知姓名的少侠拾掇出一辆马车?”

    “遵命。”几个仆人厌恶地瞥了叶清玄一眼,转身便去收拾车辆。

    还真是被人嫌弃了呢……

    叶清玄摸了摸鼻子,自失一笑,想着孙克俭既然昏睡过去,不妨就此离去。

    但刚要辞行,耳畔一丝细微的声响传来,令他心思一动,原本的辞别之言到了嘴边,却是话锋一转,道:“如此,便多多叨扰了。”

    说完,解开背后棺材板一样、被包裹严实的无锋剑,坐在一块大石上,闭目养神。

    看似闭目养神,但实际上,却是将灵识大放,扫荡附近一里范围之内的一切声迹,片刻后,凤目微睁,暗笑一声“果然如此”。

    方圆五百米之内,最起码有二十多名武林好手藏匿,其中有三人是先天以上的修为,刚刚细微的响动,便是一个先天高手衣袂破空的声音,显然是接近偷窥。

    这个车队中,除了孙克俭是先天修为之外,那个何总旗也是先天级别的高手,对方为了对付他们,也不敢在白天明目张胆地在官道上动手。

    以叶清玄猜测,这群人会一直缀在车队之后,待天黑之后,再秘密动手。

    虽然叶清玄自信可以轻松扫荡这些好手,但对于他们的身份和目的,却是大为好奇。

    毕竟此时的孙克俭,身为一个文人,却被新成立的锦衣卫公开保护,极有可能是新上任的重要官员,不管怎么说,都算是自己人,叶清玄不能置之不理,也不能不追究因由地简单处置。

    既然闲来无事,不如就管一管这找上门来的闲事吧。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