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13章 傲与寂寞
    午后的阳光,穿透树叶间的缝隙,温柔的洒落在林间空地上。

    一片叶子从枝头坠落,在山风中被扯来扯去,落地后依旧翻滚不停。

    叶清玄思绪万千,目光却呆呆注视着那片坠落的叶子,久久不语。

    “叶公子……”

    一声轻柔的呼唤,让叶清玄从思绪中清醒。

    “姜姑娘。”叶清玄轻轻转头,树荫下,姜斐然一袭黄色宫装,亭亭玉立,绝色姿容一如往昔,只是她绝美的容颜之下,潜藏着一缕幽伤。

    叶清玄调侃一笑,道:“天下渐趋大定,为何为国为民的姜仙子反倒有些清减了?该不会是道宗又惹你生气了吧?”

    “他走了。”姜斐然淡淡道,一抹哀痛从眼神中一闪而过。

    他走了?什么意思?

    李道宗这个小子真是的,每次心情不好的时候,老是耍脾气,玩失踪,这委实不是什么好习惯。

    哪怕自己名义上的父亲是个王八蛋,亲生的父亲又死在自己怀里……

    呃!

    算了,如果自己是李道宗,恐怕心里也乱得什么似得……

    叶清玄干笑两声,说道:“道宗兄遭逢大变,出去散散心也是正常。相信过不了多久,他就会……”

    “他不会回来了。”姜斐然又是淡淡的答道。

    这一次,却让叶清玄变得错愕了。

    “他身上本就有剑神的影子……孤傲、寂寞,是我把他的寂寞抹杀,而你把他的骄傲践踏……”姜斐然的口中,幽幽地说着让叶清玄目瞪口呆的话,“但自从李慕禅死了之后,死在他的怀中之后,我已经感觉到,那个寂寞、孤傲的李道宗又要回来了。因为他要报仇,他要雪耻,他要继承剑神的意志……所以他必须离开我,离开你……”

    看着犹带浅笑的姜斐然,缓缓说着这件本应伤心欲绝的事情,叶清玄突然觉得嗓子发干,微微有些犯傻地问道:“你……很伤心……”

    “不!相反,我很快乐。”姜斐然嫣然一笑,道:“因为,只有这样的李道宗,才是我当初最爱的那个小剑神……剑本无情,求证剑道又岂能多情?他找回自己,我又怎么会伤心?”

    一边说着,姜斐然默默低头,双手按在小腹上,脸上散发出从未有过的母性光芒,不停地摩挲,摩挲……

    接着,突然失笑出声,用低得不能再低的声音,喃喃道:“更何况,他已经为我留下了最宝贵的东西,我开心还来不及呢……”

    震惊。

    这次可是再一次的震惊。

    叶清玄无言以对。

    李道宗……

    你小子算不算抛妻弃子啊!

    李道宗,终于还是踏上了剑神的道路。

    当年第一眼看到他的时候,李道宗是年轻的,自负的,狂傲的……却唯独少了剑神本该具有的寂寞。

    他爱上了一个女人,甚至愿意跟这个女人生一个孩子。

    他也不再孤单一人,有了女人,有了朋友,有人陪他等、有人伴着他、有人倾听他、有人理解他,有人陪他大醉,有人陪他大笑……他不再孤单一人,在形式上,在感情上,他都有了寄托。

    从那以后,他不再自负,不再狂傲,他的格局已经改变,他成了世间少有的青年高手,很多时候,很多人,都齐齐相信,以李道宗的天赋和性情,早晚会追上他“伯父”剑神李慕禅的。

    可是,正如姜斐然所说——

    剑本无情,求证剑道又岂能多情?

    他似乎离得剑道越来越远。

    尤其是剑神之道。

    多少年来,“剑神”李慕禅的剑道,便是无情。

    李慕禅天生就是剑神,所以他天生无情。

    而李道宗不是,他是一个人。

    也始终想要摆脱“伯父”的影子。

    可是,剑神之死,让李道宗觉醒了。

    从那一刻起,他终于不再排斥“剑神”的影响,而是专心想要成为第二个剑神。

    此时,他要证明的,不是他自己,而是要证明“剑神”这个称号,绝不容许有任何的瑕疵和玷污。

    他要成为“剑神”,他要极情于剑,无情于人。

    但没有任何人可以割裂自己的人性和情感。

    李道宗的做法很绝。

    要走出人性情感的局,首先就必须入局。

    他跟姜斐然在一起了,然后,给了那个傻傻爱他的女人一个孩子,一个属于他们两个人的孩子……

    于是,那个女人也就有了依靠,有了寄托,哪怕那个男人至此离她远去,也毫无怨言。

    当初,那个男人是她的男人,是她的爱,如今,那个男人是她的偶像,是她的神……

    叶清玄完全的无言以对了。

    他知道,这个时候,无论是对李道宗,还是对姜斐然,他都已经无能为力。

    原本在他的想法中,李道宗与姜斐然喜结连理,在一剑山庄逍遥度日,再生几个剑神之子,妥妥的完美人生,完美结局。

    可别人的人生,终究是别人的,不以自己的喜好为转移。

    当李道宗抛弃看似完美的人生,重新回归寂寞冷傲的修行之路,叶清玄的感觉,就像是长年追看一本极为喜爱的,偏偏最后的结局是自己最讨厌的一样……

    一盆冷水兜头而下,让他瞬间清醒。

    自己,就是一个旁观看热闹的人。当初的行为,现在看来,都是如此的幼稚和可笑。

    别人的悲伤和幸福,干自己屁事?自己又操得哪门子闲心……

    不仅仅是自己的行为有些多余,就连被围观的当事人,也未必高兴。

    人,还是多为自己着想一些比较实际。

    所以啊——

    李道宗,姜斐然……

    你们爱咋咋地吧。

    叶清玄突然变得意兴阑珊,对于二人的感情,无可无不可地“嗯”了一声。

    姜斐然似乎突然醒悟,不明白为何自己突然说出这么隐秘的事情,脸色不由得一红,连忙道:“我的话有些多了。叶兄,再过一段时日,我可能就要回到凌云宫的后山,不再涉足江湖。但有件事我必须通知你……”

    “何事?”叶清玄肃容问道。

    姜斐然叹息一声,道:“道宗离开了一剑山庄,不仅仅是为了追寻剑道,更是因为……李幕儒回一剑山庄了。”

    李幕儒!?

    叶清玄恶心地摇晃了一下脑袋。

    这个江湖……

    就不能消停个一时片刻吗?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