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11】诈退二魔
    朱雀重伤在身,无法逃脱,更不想如东方胥一般惨死,俊逸的面孔邪邪一笑,喝道:“卓惠梵,你休想如愿。品書網 ”

    说完单手如雀爪,猛地抠向自己的双眼。

    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猛然间一声九天云外的仙音响起:“临!”

    嗡——

    一道波纹扩散,所有魔门人身躯齐齐一阵,一堵七彩气墙骤然横亘在朱雀与罗破敌之间,罗破敌探爪向前,竟然被这道气墙硬生生地弹了回去。

    咦?

    罗破敌眼骤然闪过一个愣神,接着瞬间又恢复如常。

    但这个变化,却瞬间被朱雀看在眼,心头不由得一跳,暗道自己是不是眼花了?

    罗破敌一击未成,又要再次攻击,这时那虚无缥缈的威严声音再次响起,“兵!”

    嗡!

    这一次罗破敌却放佛受到了对方的攻击,身躯猛地向后一跃,接着双手猛捶胸口,发出一声极其难听的尖锐鬼啸——

    呼,呼!

    两道音波以肉眼可见的样子,在空交锋一处,巨大的音波挤开空气,半空先是一股强风四溢,接着一股巨大吸力传来,所有人都是站立不稳,啪——

    一声巨响,罗破敌身形向后翻腾一周,方才立稳。

    卓惠梵脸色登时大变,惊呼道:“?走!”

    话音一落,卓惠梵身形飘动,快速遁走,而罗破敌二话不说,紧随其后,转瞬消失得无影无踪。

    江湖传闻,世唯一会使用这等攻守兼备的音波功之人,只有传闻几乎与天仙之流等同的“天智散人”宁流……

    骤然间出现的这门传功法,连罗破敌的攻击都能够防御,甚至转手反击,当世之,毋庸置疑只有宁流才能做得到。

    “可是宁老前辈仙驾到此?”孟源筠大喜过望,搀扶着叶清玄连忙高声请示。

    衣袂破空声,三道身影同时飘然而至,当头一人,正是宛如谪仙下凡的凌云宫宫主林南轩。

    林南轩率先落下,自失一笑,道:“我这门武功勉强达到家师的五成功力,能够将两个魔头吓走,已经是意外之极了。”

    话音落时,另外两个身影也随之落地。

    其一女花容月貌,身穿月黄宫装,正是林南轩的亲传弟子姜斐然。

    而另外一人一出现,叶清玄顾不身的伤势,连忙前低呼道:“二师兄,我……”

    封清岩脸色悲戚,一摆手,哀叹道:“不用说了,我已经知道了……”

    叶清玄从未见过二师兄如此落寞,哪怕当年爱子被人夺走,也只是看他暴怒,却从未如此的伤心。

    整个人放佛忽然苍老了几十岁,封清岩脚步踉跄,缓缓走向青龙的遗骸之处。

    叶清玄想要前劝慰,却被林南轩一把拉住,低声道:“让他去吧。”

    缓缓叹息,叶清玄疑问道:“林宫主怎会到此,又怎会遇到我家二师兄?”

    “此事说来话长。”林南轩看了不远处失神的朱雀一眼,淡淡道:“本来我也是收到消息,罗破敌在荆南出现,故而赶快前来,不想巧遇月宗的几个高手,似乎受了青龙和朱雀的委托,秘密地看押一个人。好之下,我便查看了一番,想不到那个人是贵派昆吾七子之二的‘醉剑’封清岩。”

    “月宗高手?”叶清玄追问,“月宗高手怎会抓住我家二师兄的?”

    林南轩朝着朱雀怒了努嘴,道:“还不是青龙他爱子心切,明明打探到罗破敌的下落,一心报仇,但又不想儿子涉险,故而与朱雀联手抓了令二师兄。这次行动本来也有月宗的高手参与,直接被青龙调派看护封清岩了。”

    “原来如此。”

    都说虎毒不食子,青龙本身是个极重感情之人,尤其对待自己的亲人,更是如此。

    当年爱妻身死,已经让他痛不欲生,又怎忍心看着爱子卷入危险当。

    只是青龙太过自信,抓住了封清岩,致使他消息发送不出去,无法纠集更多高手围杀罗破敌,自己又报仇心切,结果反倒成全了罗破敌。

    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还罔顾了自家性命。

    此时,封清岩缓缓跪倒在父亲的遗骸之前,悲戚的声音啜泣而来。

    叶清玄和林南轩,缓缓走到朱雀跟前,朱雀一双修长的妙目看着不远处封清岩的背影,冷嗤一声,道:“这又是何必?人活着的时候不知道坐下来好好谈谈,非要到无法挽回了,才如此悲伤……我真的不明白,你们这些所谓的正义人士,一定要把所谓的道义,放在人性的前面吗?”

    “青龙又何尝不是如此?”叶清玄淡淡说道:“为了仇恨,把亲情抛在一边,非要到临死之前,才表达自己的父爱,何尝不是悔之晚矣?”

    朱雀半晌不说话,最后一叹,道:“是我们太执着了吗?”

    叶清玄没有答话,反问道:“他们是父子之情,你又为了什么?兄弟之义?你们魔教也讲义气吗?”

    “为了什么?”朱雀微微一愣,“是啊,我又是为了什么?”

    “为了野心?为了利益?为了友情?……”

    朱雀的神情缓缓陷入回忆之,最后自问自答,不停地摇头。

    “我忘记了……”朱雀喃喃道:“最开始,从最初开始……只不过是因为青龙救过我的命,然后,我再救他的……圣门之,没有友情,只有利用……我们难得可以互相利用,时势造英雄,而圣门内的一切,最终造了我们两个长期的利用罢了。”

    “只是利用?”叶清玄难以相信。

    “开始是,后来……似乎是习惯了。”朱雀突然笑了起来,反问道:“叶小子,你有没有过这种感觉……”

    “什么感觉?”

    “木偶一样的感觉。”朱雀眼睛盯着叶清玄,呵呵笑道:“自己像是一个木偶,本来没有什么理想,什么抱负,但却被身边发生的事情,一次次地将你推到风口浪尖,像身后有一条鲨鱼在追你,追得你不得不拼命地朝前游,追的你根本无暇他顾,追的你根本不知道,自己前进的方向,并不是岸边,反而是大海的深处……”

    叶清玄默然不做声。

    因为朱雀的话,让他感同身受,这么多年来,他绝大部分时间,并不是他自己选择了江湖,相反,是江湖选择了他。

    一路走来,都是各种外在因素,推着他向前走,如今茫然四顾,若无罗破敌这等魔头作乱,自己连下一步想要做什么,都难以抉择。

    一时间,朱雀这个魔门六御,反倒成了叶清玄难得的知己。

    旁边的林南轩洒然一笑,道:“想不到朱雀兄,却是深悉道家的无为之心,直见本心,无欲无求,可惜为世俗蒙蔽,如今尘缘已了,当是大彻大悟了……”

    “以后,你打算如何?”叶清玄在朱雀不远处坐下。

    “由得我吗?”朱雀淡淡一笑。

    “两个去处。”林南轩呵呵一笑,道:“一是重回镇魔塔!”

    朱雀眉头大皱。

    “二嘛……”林南轩眨了眨眼睛,道:“到凌云宫后山吧,一杯清茶,一柱清香,约几个老友,对弈、喝酒、看淡云起日落,洒脱余生吧。”

    朱雀浅笑不语。

    叶清玄默然。

    无论如何,以朱雀的身份,是万万不可能令其自由的了。

    无论是镇魔塔,还是凌云宫后山,都是锁住他的牢笼,除了环境不同之外,二者并无二至。

    “朱雀兄,可是不愿意?”林南轩问道。

    “林先生,你关得住鸟雀的笼子,未必能关得住我朱雀……”朱雀失笑摇头,接着嘴角一扯,笑道:“放了我,我告诉你们一个大秘密……”

    林南轩和叶清玄齐齐一愣,正待追问,猛然间听得风清扬惊呼一声,接着大叫:“林宫主,师弟,快,快来!”

    衣袂纷飞,二人顷刻便到了封清岩跟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