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04章 冷血蜕变
    万俟独明脸色阴晴不定,想不到竟然会被儿子拖累,将阴九幽这等高手引了过来。

    “如果我说根本没有得到宝书,不知你肯否相信?”万俟独明耐着性子说道。

    “我爹爹说的是实话,我们根本没有见到罗破敌,怎么可能得到宝书?”万俟子矜疾呼道。她想不明白,已经落入敌人之手的二弟,为什么会拖累自己和父亲下水。

    阴九幽阴恻恻地一笑,“你们猜,我会信吗?”

    摩门中人,向来互相猜忌,就算有这个怀疑,阴九幽也绝对不会放过万俟独明父女。

    万俟独明当然知晓,无奈微微叹息道:“好吧,既然如此,我便交出宝书,希望你们能放过我家人一命……”

    万俟子矜惊呼:“阿爹,我们怎会……”

    “住口!”万俟独明大声断喝,“都到了这个时候,你还想着宝书,难道不要你弟弟的性命了吗?”

    万俟子矜目瞪口呆。

    阴九幽呵呵一笑,道:“说得好,只要万俟兄交出宝书,保证不为难你们一家人。”

    “罢了!”万俟独明一跺脚,立即探手入怀。

    “慢着……”

    几乎就在万俟独明手入怀中的瞬间,阴九幽突然想到了什么一般,连忙出声阻止,但就在同一时刻,万俟独明嘴角一丝冷笑,怀中猛然炸裂一颗火球,烧毁胸前衣物,直接在二人中间炸开!

    蓬!

    一团烟花盛开,隔开了两端之人。

    阴九幽的怒吼和万俟子矜的惊叫同时传来。

    鬼影闪动,阴九幽迎着烟火突进,鬼气森森的剑影与砰砰的罡气撞击声交相辉映,空中变幻莫测的身影中,传来阴九幽的大笑道:“万俟兄心思依旧巧变,功力更胜从前,可惜依然不是阴某对手!”

    万俟独明怒道:“我们同时圣门兄弟,何故苦苦相逼?”

    万俟子矜一声娇叱,同样挥舞宝剑,上前夹击阴九幽。

    只是那阴九幽不但剑法了得,便是身法也极为高明。

    自从上次比武败给了“剑君”李慕儒,这段时间更是变态一般地自我修行,令剑法罡气都是大进,面对万俟独明父女夹击,根本毫不在意。

    阴九幽一边应付,一边嘿嘿笑道:“万俟兄真是吝啬,像是《天魔万象宝书》这等的至宝,万俟兄怎能想着独吞?令公子倒是识时务,相信万俟兄为了令郎,也会把宝书交出来吧?否则天下虽大,也无你万俟独明的藏身之所了。”

    锵锵锵!

    林外再传来数十下兵器交击之声,按着是万俟子矜的惊叱和万俟独明的喘息声,看来两父女加起来也非阴九幽对手。

    阴九幽森然笑声再起:“万俟兄,你缩在朝堂之上太久了,就算朝夕苦练,也胜不过阴某手中的鬼剑,当年你的武功便逊我一筹,今天相差更远了。”

    万俟子矜恨声道:“阴宗主,你苦逼我父女二人也无用,我们身上根本没有宝书……”

    阴九幽冷笑道:“有或没有,阴某人自有判断,除非你父女二人束手就擒,交涅罗宗主询问之后,再来定夺!”

    想及毒宗之主涅罗的手段,父女二人齐齐脸色苍白,说什么也不会投降。

    锵锵锵锵!

    兵刃交击声不住在林间响起。

    阴九幽化为漫天鬼影,不停地缠斗父女二人。

    万俟独明猛地一掌,硬生生阻断阴九幽的偷袭,攻击骤然迅猛,压住阴九幽的同时,大叫道:“子矜,快走!”

    万俟子矜悲叫道:“阿爹……”

    “走!”万俟独明怒喝道:“再不走,想死在一块吗?”

    林内的沈楚儿心中骇然,这阴九幽的武功竟如此高强,连鼎鼎大名的“文相”万俟独明和女儿联手,也及不上他分毫,不由往外望去。

    此时万俟子矜的竹笠掉了下来,花容失色地朝着密林中逃去,万俟独明则全力以赴,拼死挡着阴九幽凌厉的攻势。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

    这万俟独明一**险狡诈,想不到总算是个好父亲,危急关头下,宁愿牺牲自己,也要救女儿一命。

    眼见万俟子矜逃出了数十丈之外,阴九幽剑法更见幽幻,勉强支撑的万俟独明突然大喝道:“子矜速走,死也不要让此恶贼得到你身上的宝书。”

    沈楚儿听得惊愕异常,接着顿时知晓了万俟独明的意图。

    同一时刻,远逃的万俟子矜更是深受打击,全身剧震之下,竟是一口罡气提不起来,仆倒地上。

    阴九幽果然厉喝一声,一连几剑迫开了万俟独明,往万俟子矜处扑来。

    而逃得一命的万俟独明,嘴角露出一丝冷笑,向着相反的方向逃去,刹那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数十丈距离,对于阴九幽来说,不过几个起落而已。

    失魂落魄的万俟子矜不过又逃出十丈距离,便被阴九幽从后赶上,一道剑气射来,洞穿她的大腿,令其摔倒在泥地之中。

    头发散乱、形若厉鬼的万俟子矜惊呼尖叫,转身从泥地向后爬去,哀求道:“没有,我没有……”

    阴九幽提剑缓步上前,狞声道:“没有?没有什么?”

    万俟子矜眼泪横流,早已吓得不知所云,只是不断摇头,“没有……我真的没有……没有……”

    嗤!

    阴九幽哪里有耐性跟她理论,横剑一抹,万俟子矜咽喉喷血,仰面倒地。

    阴九幽奔了过去,仔细搜查起来,不一会全身一震,“不好,中计了!”

    言罢,狠狠一跺脚,朝着万俟独明逃走的方向追去。

    沈楚儿这时才松了一口气,来到万俟子矜伏身处。

    哼!

    原来一切都是假的。

    这个世界,在利益面前,任何东西都可以出卖,包括自己的亲人……

    沈楚儿精神上的洁癖,令她对这种人深恶痛绝,既然这个世道就是如此,我又何必去保护它呢?

    就像那山崩一样,不摧毁一个旧世界,又何来新世界呢?

    万俟子矜此时仰面朝天,双手抓着断裂的咽喉,伤口处不停地冒出血水,回呛气管之中,令她痛苦万分。

    就算是大罗金仙也救不了她的命,她现在的挣扎,只会增加死前的痛苦。

    沈楚儿缓缓蹲下,看着万俟子矜一张紫黑色的脸庞,那张临死前的恐怖,竟然让她有种报复的快感。

    “痛苦吗?”沈楚儿轻声问道。

    万俟子矜双眼开始泛白,右手拼命地朝着沈楚儿抓来,原本艳丽的面孔变得异常狰狞。

    “死了就解脱了,你又何苦挣扎?”沈楚儿轻轻一笑,仿佛什么东西想通了一般,容颜如花般绽放,“你杀了自己的丈夫,又被自己亲爹出卖,世上还有什么人值得你信任呢?”右手食中二指向前探出,摸向万俟子矜破碎的咽喉,深深扣入伤口之中。

    这一刻,掌握他人生死的感觉,突然令她感受到一丝从未有过的充实感,填补了因亲人离去而出现的空虚。

    万俟子衿的样貌,与那些道貌盎然的白道人士缓缓重合。

    她要他们死,要让他们全家死绝,痛苦不堪地死绝!

    咳咳!

    血沫喷涌,万俟子矜无力地挣扎,一双眼睛死死地瞪着沈楚儿,慢慢地,慢慢地,咽下最后一口气。

    “这世上,只有强者才有发言权,弱者连生存的资格都没有,我杀你,是帮你解脱,脱离这无边的苦海。”沈楚儿用带血的指尖,揩去万俟子矜眼角的泪珠,轻叹道:“安息吧!这世上的一切都与你无关了。”

    一滴无声的泪水,从沈楚儿的脸颊流过……

    而当她再次站起来的时候,嘴角却挂上了一丝如花般绽放的笑容。

    就像冬日的太阳,酷烈而寒冷。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