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02章 荆南魔踪
    夜深人静。

    欢嚣的庭院重新回到了静怡之中。

    万国泰轻轻将锦被往妻女的身上盖了盖,轻吻小女儿的额头,看着睡眠中的家人,一颗心幸福得都快开出了花儿。

    小女儿刚刚出生,还需在母亲身旁,而另外三个女儿,房间就在同一栋楼的两个居室之内。

    万国泰每天晚上都有一项重要任务,那就是挨个检查一遍女儿们是否睡去,如果谁要是睡不着,就给她讲个故事,哄她睡觉。

    故事都是叶清玄写给他的。

    万国泰纠缠了无数次,不堪忍受的叶清玄才写了整整一本的童话故事,什么水晶鞋、人鱼公主、小红帽……每个故事都让女儿们惊叹不已,一个满脸大胡子的壮汉,成了宠女狂魔。

    和往常一样,今天的万国泰在安顿好妻子和小女儿之后,依照惯例,前往另外的居室查看,但当他的脚步刚刚走过回廊,原本轻松的步伐突然变得异常沉重。

    他还未到居室,但里面已经传出一个声音,正缓缓讲着一个悲伤的故事,故事的名字,是《卖火柴的小女孩》。

    她到来的时候,故事也正好进入了尾声,当听到小女孩攥着火柴,在寒夜里冻死,居室内传来了女儿们悲伤的啜泣声。

    “这个故事不好听。”

    蓦然间,一个小男孩的声音在万国泰的身侧响起,万国泰骇然回头,立即见到旁边花盆的木架上,不知何时坐着一个四岁左右的小男孩。

    “既没有反派,也没有正道的胜利,光是小姑娘被冻死,又什么好悲伤的?”

    小男孩静如枯松,若非他出口说话,竟是一点气息也没有。

    但最令万国泰惊惧的,是男孩的样貌。

    本是俊秀的一张脸孔,却生生被人挖去了双眼,皮肤上纵横交错的,是紫色的伤疤和蛆虫一般的坑点。

    如果一张完美的脸孔出现一点瑕疵,只会令人心疼,但充满瑕疵的脸孔只会令人心生厌恶。

    眼前的就是一张丑到令人憎恶的脸孔。

    一双空洞的眼窝,仿佛注视一般定定地“看”着万国泰,似乎知晓他的感受一般,嘴角扯出一丝笑意。

    “伯伯,我是不是长得很讨厌?”小男孩悲伤地低下头,“也许我就应该像那个小姑娘一样,静静地死去……”

    不知为何,万国泰心中狠狠一疼,忙道:“不会。卖火柴的小女孩会死去,因为人间已经没有疼爱她的人了,所以她才会去天堂找妈妈。你不会,对不对?”

    “对。”小男孩丑陋的脸上绽放光彩,“我还有大叔疼我……”

    唉。

    一声淡淡的叹息声从房内传来,“乐儿,让伯伯进来吧。”

    房门无声而开,万国泰深深看了小男孩一眼,转身进房。

    穿过厅堂,来到寝室,三个女儿躺在床上,发出甜美的鼾声。

    一个身影站在床前,静静地看着三个小姑娘。

    万国泰神色自如地走上前,挨个将女儿的被角掖好,淡淡叹息,道:“他是你的儿子?怎么会叫你大叔?又为何会这个样子?”

    万国泰面目阴沉,转身怒瞪来人,“宗轩,你来此又是何意?”

    那床前之人,却真的是宗轩。

    只是当年那位神采飞扬的俊杰,如今两鬓见白,面带愁容。

    淡淡一抹哀伤,轻笑,宗轩看了一眼门外,低声道:“是的,他是我儿子。但你知道吗,就因为他是我的骨肉,才会连累他变得如此……”

    万国泰脸色一变,接着沉吟,最后道:“宋别离?”

    “宋别离。”宗轩肯定地答道,“他憎恨我一分,就在我儿身上割一刀,我儿被他抓获半载,足足割了七百六十三刀,还挖去了双眼……每一次,他都告诉我儿,是我这个父亲连累他受苦,所以,我不敢承认是他的父亲,不敢告诉他,让他如此凄惨的罪魁祸首,就是我……”

    万国泰哀叹,“所以,他叫你大叔?”

    宗轩嘴角显出一丝苦笑,“这是我的报应。”

    “为何找我?”万国泰问道。

    “为了报仇。”宗轩答:“八个月,我找了宋别离整整八个月,终于被我查到踪迹,但他投靠了那个人,我没有把握报仇,所以我来找你。”

    万国泰看了一眼床铺上的女儿,叹道:“饕餮神诀?”

    “饕餮神诀。”

    万国泰沉默不语。

    宗轩神色惋惜,歉然道:“三个饕餮幼体,只差一个,一滴神血我也到手,只差一步,还请万兄成全。”

    成全?

    成全了他,便是毁了自己。

    可如果不答应他,宗轩明显不会放过自己的家人。

    家人与武功之间,万国泰如何选择?

    宗轩退后两步,跪倒在地,叩首道:“万兄莫怪,为了我儿,什么事我都做得出来……”

    “我答应你!”万国泰头也不抬,轻抚爱女面容,淡然道:“这个江湖,本非我之归宿,误入江湖十年,无一刻不想离去……既然你我都是为了家人,我便成全你。”

    ……

    **********

    当叶清玄等人到了发现罗破敌踪迹的荆南府左近,万国泰武功尽毁的噩耗也已传遍江湖。

    荆南府的一间小茶馆内,叶清玄、如花等人脸色阴沉,杀气凝聚。

    孟源筠叹息一声,道:“三哥传来的消息说,大哥全身功力尽失,经脉尽毁,能保住性命也全靠宗轩的九针制神之法……”

    “呸,难道还要洒家谢谢那厮不成?”如花勃然大怒。

    孟源筠毫不介怀,道:“唉,想不到,这个宗轩为了报仇,竟然如此丧失人性。”

    “如果被洒家追到那厮,定教他杖下亡魂。”如花道。

    叶清玄轻轻一叹,道:“事已至此,只能快些将此间事了,再寻宗轩问罪。”

    孟源筠皱眉道:“可到了这里,怎么如此沉寂?你二师兄有消息吗?”

    叶清玄缓缓摇头,“这正是我最担心的,不但是罗破敌,就连我二师兄也踪迹全无……动员了所有探子,希望不会出什么事情才好。”

    一直默不作声的燕绝翎突然道:“魔门的事,还是魔门中人最清楚。”

    众人诧异看去,燕绝翎微微一笑,点了点窗外,众人连忙看去……

    街头处,万俟独明和紫峰父子的身影,一晃而逝。

    呼——

    人影翻飞,四人起身追去。

    滴溜溜,一锭银两在桌面上旋转不休。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