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6章 占据上风
    人,静如寒冰;

    刀,微微颤鸣……

    天下中外,两大绝世高手的对决,令天下群雄色变。

    人未动,刀气已经冲天而起。

    两股锐利无匹的罡气,在半空中交锋,发出嚓嚓声响,空间如裂。

    不论落叶飞沙,天际白云,甚至一进入这片空域,即刻化为齑粉。

    澄空至天际。

    一片难以言喻的空明。

    这一刻,天下至静,便是破阵的双方,竟然也停止了交锋,呆呆地看着这一片从未有过的干净天地。

    当!

    半空中的气势对撼,犹如实质的撞击在一起,发出空山野寺般的钟声。

    天下群雄哗然出声。

    没想到世间之上,竟然有人不发罡气,仅凭气势就能够制造出实质的攻击,两大刀客果然名不虚传。

    几乎就在凭空钟鸣的同时,司徒凌峰与源赖洲二人同时消失在原地。

    强光在二人间的空地骤然爆发!

    两道足以斩裂天地的刀芒,在半空中交击,妄图将对方击破。

    咔,咔——

    空间放佛承受不住这样的重压,发出行将破碎的声响。

    刀罡在半空凝结,两道人影忽现,却是各自站在原地,宛如从未动手一般,任凭那两道刀罡在空中较劲。

    这是他们之间的第一刀!

    啪!

    两道刀罡同时化为泡影……

    第一刀,势均力敌。

    司徒凌峰面色淡然,但源赖洲脸色却微微一变。

    很简单。

    源赖洲在半步神话的境界上,困顿十数年,而那司徒凌峰,不过天绝榜上排名第五的高手,从来没有听闻他有此境界。

    而他能与源赖洲打成平手,足以说明,这个突破,是近期完成。

    一突破便与自己打成平手,这让源赖洲心中愤然。

    叱!

    刀罡破灭的同时,源赖洲脚步向前一滑,宛如一叶扁舟划过水面,轻盈自在。

    刀锋直立向前,锐利的刀气破开空间,直达司徒凌峰面前。

    司徒凌峰身躯未动,手里的刀却动了。

    绝刀的身前,冒出一团闪光。

    比闪电更快,比闪电还可怕。

    每个人都看到了这团闪光,但却没有人看见他的刀。

    刀光一闪,已刺入了源赖洲的胸膛。

    没有人能形容他这一刀,他一刀出手时,刀上就彷佛带着种来自地狱的力量,将所有的目光、生命,全部吸入到了那一团光芒之中。

    呼!

    惊呼声爆起!

    难道闻名天下的源赖洲就这么死了?

    当然不会。

    因为他是源赖洲。

    被光芒刺入胸口的身影如泡沫般破碎,因为它只是幻影——

    源赖洲是瀛洲第一高手,他的绝技除了刀法,还有忍术。

    几乎在闪光没入替身胸膛的同时,源赖洲的真身便已到了司徒凌峰的左侧,一刀挥下!

    源赖洲刀法绝技——。

    吸!

    倒吸冷气的声音再起!

    人群已被二人的绝世武技吸引,完全不受控制地做出自然反应。

    源赖洲的这一刀,如同匹练般斩落,众人放佛看到司徒凌峰人首分离的惨状。

    但令人诧异的,源赖洲这明明可以一刀断命的招式,竟然没有砍向司徒凌峰的脖子,而是斩在了那团闪耀的光芒处!

    轰!

    罡气横空,源赖洲如被抛石机扔了出去,身形倏然消失,再现之时,又已落回原地。

    !

    天下群雄大惑不解,源赖洲为何在优势明显的时下,用出此等逃遁的招数?

    源赖洲额头见汗。

    不是他不想斩断司空凌峰的脑袋,而是他只能与对方硬撼一招,若非如此,对方的刀芒必然会将突然出现的自己斩成两段。

    对方的刀,好绝!

    不给敌人留后路,也不给自己留退路!

    碰上一个随时随地都要跟自己同归于尽的对手,便是源赖洲也大感束手束脚,更何况对方的实力不在自己之下。

    司徒凌峰一刀之后,静立如磐石。

    但源赖洲清楚,即便司徒凌峰看上去再轻松,硬抗自己一刀之后,体力的罡气也必然错乱。

    如他们这等级的高手较量,不但罡气、刀法、战术极为重要,便是气势,灵识、天时地利等等一切因素,都能影响胜负。

    任何一方面的优势,都可以转化为胜势!

    对方的功力更强!

    这就是源赖洲的判断。

    决不能给他喘息之机。

    深吸一口气,手中天业云刀锋一转,反扣手中。

    他催动罡气,顿时刀锋上如烈焰一般燃起熊熊的爆裂罡气,天下群雄为之哗然!

    好厉害的刀气!

    只是刹那,源赖洲已呼啸而起,直扑司徒凌峰,反手刀在空中连挥,顿时形成一张切割整齐的刀罡大网,朝着对手落下。那每一条刀罡形成的线条上,都缠绕着熊熊罡气烈焰。

    “!”

    司徒凌峰如冰霜般亘古不变的脸上,嘴角忽飘出一丝淡淡的笑意。

    这一笑,源赖洲顿时心中一惊,放佛自己所有秘密弱点,后手刀招,都一点不漏的被对方那含有无上道法、洞悉无遗、深邃难测的眼神看穿看透。

    八格!

    想不到对方竟然还擅长精神攻击法,源赖洲杀气盈然,以杀意抵抗对方的精神压制。

    哼!

    司徒凌峰骤然一声冷哼,绝刀倏然举起,刀尖毫无花俏的点在了兜头罩落的刀网之上。

    源赖洲登时大喜!

    原来,这一招,看似漫天落下的范围攻击,但其实这看似毫无属性的罡气线条,有着极强的黏性,就像捕鱼的大网一样,只要司徒凌峰接触道任何一点,其他方向的刀罡线条都会改变方向,如收紧的渔网,将其瞬间斩个粉碎。

    可就在源赖洲自以为绝刀中计的刹那,只见那绝刀的刀尖上,整个空间瞬间向内坍塌,宛如吞噬万物的黑洞,连着周围的光线都逃不过庞大的吸力。

    嗡!

    空间一声震鸣!

    天地间所有的亮度瞬间被刀尖上的黑洞吸附一空,众人眼前刹那陷入一片黑暗。

    那张从天而降的罡气大网,咻地一声,便被黑洞吸去,消失不见!

    这——

    源赖洲大骇!

    正待退却之际,猛然间,刀尖处的黑洞一变,空间由塌陷,变为爆炸!

    一团烈芒轰然炸裂!

    天下群雄眼前,整个空间乍黑,又白,那吞噬天地的一点,刹那放射出比太阳炽烈千万倍的光芒,众人眼前剧痛,齐齐惊呼出声。

    啊——

    源赖洲惊呼一声,他感到骤然爆发的,不仅仅是光芒,还有无可躲避的暴虐罡气。

    其中甚至夹杂着自己刚刚一招的全部罡气。

    源赖洲全身剧震,运足真气,抵挡着由绝刀传过来一波比一波强劲,一浪比一浪急剧的无上刀气。

    这一刻,不要说变招,便是他连抽刀退走的机会,都十分困难。

    杀气大盛。

    司徒凌峰高举的绝刀,刀锋一转,双目神光闪动,杀意绝然。

    “此刀,代申屠向源大宗问候!”

    异响大作。

    司徒凌峰浑身罡气爆发,须发皆张,宛如煞神降世一般,竟是以霸刀之法斩落,一刀劈来,霸气盈空,发出霸道绝伦的破空激响,漫布天地的每一寸空间中。

    源赖洲惊骇不已,感受到那一刀的罡气,如长江大河般向他涌来。

    源赖洲知道这是生死关头,收心内守,乃遵神行,倏忽间挡了司徒凌峰这一刀。

    铿锵声不绝如耳,看似一刀,却在刹那间斩出十八下,绵密的交击声就像一下骤响,可知这十八刀的速度是如何骇人。

    这十八刀绝不简单。

    忽轻忽重,但无论或轻或重,每一刀均把源赖洲紧紧吸啜着,教他无法抽身后退,再组攻势。

    十八刀眨眼斩落,源赖洲一连退去十八步!

    当源赖洲终于咬牙接下最后一刀的时候,脸色苍白,骤红,再次转白,接着“哇”地一声,喷出一口鲜血。

    天下群雄惊呼出声。

    这一仗,竟然是司徒凌峰占据了绝对上风!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