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5章 双刀对决
    东方曼晴这一发飙,果然倾尽了全身功力,呼啸着如同一颗流星。

    母亲一动,两个儿子自然不甘落后,同样施展最强之力,全力轰击!

    覆巢之下,岂有完卵。

    南宫长生和赫连英雄同样出手,转瞬超过了司徒二子,紧随东方曼晴之后,砸落中心阵眼。

    轰,轰轰……

    爆烈的轰击声接连砸在阵眼之上,整座沙漠中的大阵,连着地面一起轰动了数下。

    当最后一击完成的刹那,整座大阵轰然间向上震飞三丈有余,漫天沙土遮天蔽日,待尘埃落地之际,东方曼晴、南宫长生和赫连英雄,三大阀主傲然而立,胸前急喘,调息不断。

    而司徒家的两个小子,则是脸色苍白,盘膝坐地。

    南宫长生哈哈大笑,狂然道:“什么魔门大阵,不过尔耳。”

    整座沙海大阵,竟然被几人连番轰击,轰然破碎,全体魔门高手,被硬生生震死在了沙土之下,倒也免了埋葬之苦。

    东方曼晴冷笑一声,道:“南宫小子竟说大话,若不是刚才拼命,只怕魔门这大阵足以将你我活活耗死在这里。待我稍作调息,先退出……”

    正冷言讥笑南宫长生的东方曼晴,突然脸色一变,手中龙头拐杖猛地一顿,轰然间罡气扩散,护住了脚下一片土地。

    嗡!

    一截刀锋破土,如入败革之中,倏然向着东方曼晴的脚下划来。

    东方曼晴脸色大变,身躯爆起,接着一杖砸落!

    蓬——

    沙土翻飞,东方曼晴竟然被对方一刀劈飞了出去。

    这边东方曼晴还未落地,另一侧南宫长生已经大喝声中,一掌拍下。

    未料到,那截刀锋猛地缩入地下,接着一道沙浪,如刀锋一般顿起,嗤嗤声响中劈向了南宫长生。

    同一时间,不远处的赫连英雄翻身后退,脸色急变下大喊:“源大宗住手,我是青华帝君帐下……啊!”

    噌——

    刀光一闪,半空中的赫连英雄被削断了两只小腿,鲜血喷涌,身躯飞出去数丈距离!

    源赖洲!?

    南宫长生大惊失色,怎么回事这绝世凶刃对我等偷袭。

    原本硬撼对方刀沙的一掌,连忙撤回,同时翻身避让。

    与源赖洲这个瀛洲刀客交锋,绝对是不死不休的结局,而无论是心性还是实力,南宫长生都不认为自己有一拼之力。

    故而一掌刚出,便已回撤。

    哼!

    一声不屑的冷哼声中,刀锋般的沙浪猛地一折,快了三倍的一溜细沙,咻的一声,破开南宫长生的护身罡气,在他胸前划开一条血痕。

    鲜血喷涌,南宫长生顿时脸色苍白。

    而这还不是结束,嗡的一声轻响,天业云刀破开沙地,直奔南宫长生小腹而来。

    南宫长生惊叫一声,身躯向后急退,同时左手一招,惊呼声中,一道身影被他扯了过来,挡在身前。

    嗤!

    那身影被天业云一刀劈开,血肉横飞,内脏抛洒!

    “卓儿!”

    “二弟……”

    两声悲呼同时发起。

    原来被南宫长生扯来挡刀的,正是在一旁运功调息的司徒凌卓。

    想不到这一直被凤仪阁当枪使的司徒家人,最终还是被当成垫背的,死在沙场!

    “南宫老匹夫!”

    东方曼晴宛如疯妇,龙头拐杖呼啸声起,不顾一切地杀向南宫长生。

    司徒凌昊与弟弟最为亲近,此时弟弟惨死身前,同样悲愤异常地杀向前来,只不过他的目标却是落下沙地的源赖洲。

    “呦噫,呦噫,找死!”

    源赖洲森然一笑,落地后身躯一旋,刀锋已经对准了扑来的司徒凌昊,倏然一刀!

    至简至强的。

    司徒凌昊倒吸一口冷气,这是方才想起,自己根本就不是这瀛洲第一刀客的对手。但后悔之药已经没地方再吃,无奈中只得闭目,叹息待死!

    “昊儿!”

    东方曼晴对南宫长生的追击骤然停顿,眼见已经救援不及自己的儿子,凄厉的嚎叫响彻天地……

    而就在这时,她的悲呼骤然而止!

    同时停止的,还有源赖洲至刚至强的!

    所有人的眼睛一缩,骇然看向挡住这瀛洲第一刀客的兵器——

    那是一把直鞘的刀,只有巴掌宽,长逾四尺。

    漆黑的刀身,漆黑的刀柄,漆黑的刀鞘。

    那缕漆黑,就像是来自深渊的魔气,带着无尽的孤傲和冰冷的死亡。

    刀是好刀,绝好的刀,但刀因人而成名,人是绝傲的人。

    他就是“绝刀”——司徒凌峰。

    源赖洲的眼睛,就在这一刹那眯成了一条缝隙,呼吸顿止。

    东方曼晴、司徒凌昊,他们的呼吸同样为之顿止,眼睛中却流露出难以相信。

    因为她们做梦都没有想到,最后救下司徒凌昊的,竟然是他们一直都想要处之而后快的那个人,那个司徒家最纯正血脉的司徒凌峰。

    司徒凌昊一时间难以接受,嘴角颤抖,疑问道:“你……你你,司徒……大哥……?”

    东方曼晴已经说不出话来,她无话可说。

    司徒凌峰的举动,就像是当着天下人的面前,抽了她一顿大嘴巴!

    可司徒凌峰却看也不看这对母子,他的双眼,只盯着源赖洲。

    司徒凌峰与源赖洲四目相对。

    这是他们第一次遭遇。

    他们手里的刀,还交击在一处!

    一把雪白,一把漆黑。

    “司徒凌峰?”源赖洲深吸一口气。

    司徒凌峰微微冷笑,“源赖洲!”

    二人同时撤刀,缓缓向一侧走动,双方间隔三丈距离,平静的放佛多年不见的好友。

    “你终于来了。”源赖洲轻抚天业云的刀身,喃喃道:“申屠镇岳之后,我已经很久没有全力一战的激情……你来了,很好!”

    “霸刀之后,我只想找罗破敌的麻烦,你来的凑巧!”司徒凌峰淡然答道。

    “你觉得我不重要?”源赖洲诧异不已。

    司徒凌峰冷冷笑道:“没有你,很重要。但可惜,今日你实在不该出现。”

    “我破坏了你的计划!”源赖洲哼哼冷笑,“我们可以再约时间!”

    司徒凌峰摇了摇头,道:“见你之后,除了杀你,别无所求。”

    “还是我重要。”源赖洲大笑。

    “没有你,真的很重要。”

    二人默默相对,气息静得如同深渊寒夜。

    自罗破敌与李慕禅一战之后,天下间最高绝的两大刀客,竟然再次对阵,四周群豪呼吸顿时为之屏止。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