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6章 飞花问道
    刚刚摆脱源赖洲的偷袭,萧不乾扯着弦月想要吸引敌方高手向天灵寺方向追击,但想不到青华帝君和源赖洲都没有追来,自己却一头撞进了北狄高手的埋伏圈。

    虽然远远地听到前方百里无及和孙坤二人的惊诧声和爆炸声,但不过千丈距离,却已是被突然出现的北狄高手挡住了去路。

    呼——

    一道锐利的刀芒冰寒斩落,萧不乾滴溜溜一旋,带着弦月避开了封死的前路,“凶鹘”骨力裴罗率先现身。

    接着三道人影飞落,品字形挡在萧不乾的身前,竟是三个长相极其凶恶的老头子,一个蒜头鼻子,一个瘸了一条腿,另一个瞎了一眼。

    这三人一现身,萧不乾顿时大为皱眉,“阴山三老?你们竟然还没死?”

    阴山三老,灭、绝、屠,乃是上一代北方最凶狠的恶徒。阴山派与太白剑宗数百年的恩怨,最后在长春真人率众打击之下,门人逃散殆尽,只是跑了这门内的三大高手。

    数十年江湖不闻其名,原来是被青华帝君收买,一直躲在北狄的狼营。

    “哈哈哈,萧不乾,你都没死,我们又怎么敢死?”蒜头鼻子的灭老狂笑一声,道:“数十年不见的老朋友,竟然在这里碰到了,老天真是待我不薄!”

    另一个瘸了一条腿的瘦麻杆绝老猛一顿拐杖,狞声道:“萧不乾,今日你该还我这条腿了……”

    瞎了一只眼的屠老骂道:“少说废话,杀了他!”

    轰!

    天灵寺方向的喊杀声更加接近,灭老揉了揉大蒜头鼻子,对一旁的“凶鹘”骨力裴罗说道:“刀使放心,这里就交给我们师兄弟三人了,正好有些旧怨要跟这家伙算一算。”

    “好!”“凶鹘”骨力裴罗转身飞遁。

    几乎同一时间,萧不乾一拉弦月,低呼道:“走!”

    萧不乾一转身,向着外侧便冲了过去。

    此时的萧不乾虽然不惧这三大高手的围攻,但有弦月在旁,却是拖累。

    自己深陷重围尚可杀出,但弦月冒死泄露青华帝君的方位,绝不能让她有失。

    更何况此地乃是重围中心,如果在这里陷入苦战,只怕青华帝君一方便可以从容将自己围杀。

    二人快速飞退,萧不乾探手入怀,一颗信号便飞上了半空。

    已经听到百里无及一方的鏖战,相信魔门的人已经与青华帝君一方遭遇,现在最佳的方法,便是先退出最中心的战斗。

    “哪里走!”

    萧不乾一动,那阴山三老自然不会放弃,同时飞身追来,速度竟然不落萧不乾分毫。

    “凶鹘”骨力裴罗虽然撤离,但次一级的北狄高手却依旧是拼命追来,更有不少在萧不乾的前方出现,拼死拦阻。

    萧不乾轻功虽好,但因他手中拉着弦月,奔走速度减低很多,身后追来几人,又都是当代江湖中一流高手,身法快速绝伦,不过一盏茶的时间,阴山三老距离两人的距离便只剩下十丈左右。

    咻咻咻……

    忽然身后几道破空声传来,萧不乾连忙扯着弦月飞身上了树干,但落下之时,弦月依旧惊呼一声,双腿一软,站立不稳。

    二人刚刚落实,呼啸间,又是一片破空锐啸,一串金丸疾如电射般猛向萧不乾背后打来。

    萧不乾身躯疾转,手中宝剑猛然荡开,锐利的剑气破空,但闻几声金铁相触之声,飞来金丸尽被萧不乾击落。

    轻咦一声,剑柄回磕,当的一声轻响,却是一枚无声无息的金丸被弹飞。

    “哼,落命金珠?灭老这独门暗器又提高了一层,竟然能让暗器变得无声无息,藏于其他暗器之后,果然高明。”

    毫无疑问,刚刚弦月受到的一击,便是这枚“落命金珠”的成果。

    好在萧不乾飞身上飞,否则这枚金珠便不是打中弦月的小腿,而是击中她的后脑。

    可即便如此,弦月额头大汉,痛苦不已,左腿已经无法落地,显然受伤颇重。

    一缓之间,身后疾追几人,已由四面八方合围而到。

    “哈哈哈……萧不乾,这次你还不死?”

    “杀了他,看长春老道哭是不哭……”

    “杀——”

    三人分从三个方向齐齐轰来!

    萧不乾冷哼一声,手中宝剑荡起层层波澜,刹那之间击出数十道剑气,把逼近身侧的强敌,一齐迫退。

    但那阴山三老岂是易于之辈,三人的合力一击,狂暴的罡气竟然轰散了萧不乾的剑气,瞬间拍在了他的护身罡气之上。

    呵!

    萧不乾身法极快,就在护身罡气受到攻击的刹那,扯着弦月直落树下。

    蓬——

    粗有六人合围的巨大杉树被三人合力一击轰成碎片。

    携带劲爆罡气的木屑四下飞溅,如同锐利的钢镖落下树端。

    惨叫声顿时爆起!

    紧紧追至的北狄狼卫被这突如其来的“暗器”伤得遍体鳞伤,狼狈不堪。

    “都给老子散开!”

    独眼的屠老一声暴喝,双足在另一树干上一蹬,翻身一掠,右手毒沙已自出手,阳光照耀之下,树林中突然涌起一阵弥目浓烟,干百粒蓝汪汪的铁沙疾向二人卷袭过去。

    萧不乾已顾不得男女之妨,探手抱起弦月,向后急掠。

    几名拦在前方,躲闪不及的北狄狼卫,登时被毒砂击中,惨嚎声中,倒地身亡。

    “好歹毒的暗器。”萧不乾沉喝。

    余音未绝,突闻强风呼啸,那弥目卷袭而去的毒沙,忽的倒转方向反击过来,萧不乾表情严肃,气运左掌,平胸推出,一股掌风潜力,直向反击而来的毒沙上撞去。

    狞笑声中,灭、绝、屠,三老不退反进,直入毒砂之中,竟是毫不畏惧震荡的毒砂,双掌、单拐、一腿,带起凌厉的罡气,一起朝着萧不乾轰落。

    三老不但不惧毒砂,反而因他们狂暴的罡气下压,令那万粒毒沙,加快了速度,以更凌厉之势,随同三人攻势齐向萧不乾攻来。

    “飞花问道!”

    一声沉喝,萧不乾退无可退之下,终于施展自己最为强悍的一招,以攻为守——

    刹那间,剑气弥漫天地。

    悲秋之意退去,即便是刚刚破碎落地的大块木屑竟然也在剑气催逼之下,抽枝发芽,方圆三十丈,黄叶翻新,嫩草发芽,春花盛开!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