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3章 此刻拥有
    罗破敌极目远眺,祭天台下,人头涌涌。

    无论是十大门派的掌门,亦或是孤绝天下的绝世高手,此时在他眼中,都是蝼蚁。

    他心中突然浮起“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孤傲心态。

    傲立山巅的罗破敌回首前尘,以他冷酷无情的心态,竟然亦不由得微微一叹。

    自己从记事之时,便已身在魔门。

    无父无母,无兄弟姐妹。

    孤身一人。

    身边所有人,都时时刻刻想要自己的性命。

    三千同龄孩童,见面的第一件事,便是厮杀。三千人剩下一千人。

    再习以魔门功法,时时生死较量。吃饭时,睡梦中,身前,背后……无一时不胆战心惊。

    长到十岁,一千人只剩三百。

    茫茫大山,莽荒沼泽,活了五年,出来的时候,业已十五岁,三百人只剩六人。

    此时方入魔门正宫,方知如他这般筛选剩余的精英,共有数十组,总共十万孩童,最后活着的便只有这不足百人。

    之后便是更加残酷的修炼、厮杀、刺杀,任务……

    罗破敌始终相信,只有摒弃人性,才能活到最后。

    事实证明了他的正确。在他十八岁的时候,终于被毗魔逆天看中,成为他的亲传弟子。

    亲传弟子三十人,活下来的,只有他一个。直到很久以后的时间,他才知道,外面还有一个神秘的师兄,以及师父的一个女儿。

    至始至终,他都想要掌控自己的命运。

    不再受师门,不再受师父的掌控。

    直到二百年前的大战,他才松了一口气,直到自己修炼了,他才取得自由之身,而直到今天,他才有扬眉吐气,完全掌握自己命运的感觉。

    杀了李慕禅,回去便杀了那个老东西。

    **********

    山风吹来,带来紫金山熟悉的味道。

    秋天的味道。

    李慕禅抬头看去,无念禅师双掌合十,深深一礼。

    “终于有老朋友送行了。”

    李慕禅呵呵一笑,洒然上前。

    “阿弥陀佛。”无念禅师双目垂垂,突然问道:“世间何为最珍贵?”

    李慕禅笑了笑。“一百年前,你便这么问过我。”

    无念禅师定定地看着李慕禅。“老衲记得,施主回答——已失去和未得到。”

    “是的。”

    “今日老衲再问——世间何为最珍贵?”

    李慕禅深吸一口气,淡淡道:“世间最珍贵的,莫过于此刻正拥有的。”

    “善哉,善哉。”无念禅师展颜而笑,缓步而去。

    无念禅师走了。

    可李慕禅却坐了下来,从旁边的草丛中,折了一截花茎,指尖轻挑,掏空了花茎中的脉络,只留下一层韧皮。

    轻轻放在口中,略带苦涩的味道在嘴里扩散,李慕禅轻轻一吹,却是中州每个孩子都会哼唱的童谣。

    这时候,李道宗缓步而至。

    “从来没听过你吹曲子。”李道宗轻轻道。

    “世上也没人知道我会……”李慕禅眼中露出回忆的神色,“从小我便好强,父亲在的时候,李家便已颇具名声,我与每个富家子弟一样,享受长辈恩赐的无忧时光。看到别的孩子会吹花笛,我便偷偷地学,学了十天十夜,终于可以吹出完美的曲子。我去向父亲炫耀,希望得到夸奖……可那一天,我看到的,却是父亲在我面前,倒在血泊之中。看着父亲临死前凝视我的眼神,我哭了。花笛吹得再好,又有何用?从那一刻起,我便暗暗发誓,所有阻止我强大的,都将被我抛弃。亲情,人性,同情,恐惧……所有令人懦弱的东西,统统被我抛弃。只为了强大。直到我成为‘剑神’,俯视天下所有苍生。直到那一刻,我才发现我失去了很多东西。但我并不后悔。只是可惜,我忘记了一样东西……那就是我想要彻底强大的初衷——我要保护我的家人。”

    再次看着无言以对的李道宗,李慕禅微微一笑,道:“无情令人强大,但有情不见得令人懦弱。我现在很坦然。自从我登上天下第一的宝座,我的武功便不得寸进,因为强大已经失去了意义,直到最近,我才重新找到拔剑的理由……道宗,你一直是个有情有义的孩子。不要被痛苦迷失了双眼,莫忘初衷,我相信,你终会找到为之拔剑、值得牺牲的那个东西,那就是你的‘道’。”

    李慕禅缓缓起身,转身而去。

    “我陪你上山。”

    李道宗突然沉声说道,语气毋庸置疑。

    “可能会死。”李慕禅头也不回。

    “我陪你。”

    李慕禅身躯一震,笑道:“好。”

    眼底泪光一闪,抬头时,看向祭天台的目光充满了异样神采。

    **********

    无数武林高手齐聚祭天台下,瞧着头顶艳阳落下的光辉,将紫金山照射得霞光万丈,默然无语。

    天色明媚。

    九九重阳,终于来了。

    今日登高望远,饮菊花酒,不但武林中人,便是半个洛都城的百姓,都出来紫金山,共庆重阳佳节。

    远离密集人群的阴暗处,一高一矮两个身披黑色大袍的神秘人,站在树端,目视祭天台。

    “罗破敌已经到了。”孔雀缓缓道:“你觉得罗破敌是生是死?”

    “最好活着。”沈楚儿平淡地道:“这样我就能亲手杀了他。要不是他,要是没有这场浩劫,我父亲,我母亲,我师父……都不会死。”

    “杀他?恐怕你这辈子都没有机会……”孔雀缓缓答道。

    “我会有机会的。无论多大代价,我都舍得……”沈楚儿目光放射出滔天恨意,再把愤恨的目光扫向天皇顶那一干武林中人,白道侠士,十大门派……

    杀意,无可抑制的杀意,在那些自诩武林侠士的脸上一一扫过。

    他们中有的便是参与围杀父母的高手,同门,好友……

    他们不是自诩公道,武林正义吗?为什么不去阻止,为什么肆意侮辱死去的父亲,诬陷他勾结魔门,父亲一生秉持的正义,却最终遭到所有人的唾弃。

    她恨。

    她要报复。

    她要杀了所有自诩正义的伪君子……

    孔雀担忧地看着她,却没有任何办法劝慰。

    无声的一叹,他想到,也许能拯救楚儿的,只有那个叶清玄……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