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99章 一点正义
    落叶纷纷的庭院之中。

    林南轩与几个后辈默默坐在一片空地之上。

    没有一个人说话。

    万国泰、江水寒、真田龙彦、夏侯清枫、如花……

    四周悲秋的美景,萧瑟却又凄美。

    但众人无心观赏。

    不仅仅是沈江平的死,还有明日的重阳节之战。

    眼前的这些年轻人,没有人知道,明天的这个时候,自己会是生,还是死……

    气氛压抑而沉重,林南轩忽然觉得自己应该干点什么,不能只是这么坐着。否则脑海里立即会涌上滔天的恨意。

    作为凌云宫的宫主,与江湖上绝大多数的武林强者都有所交际,但从内心深处令他敬佩的,沈江平绝对是其中之一。

    其他人或许在武学上有所成就,但沈江平最令人佩服的,就是他的侠义之心。

    那是一个纯粹的人,纯粹的让人觉得糊涂,痴傻。

    想到这里,林南轩突然忍不住笑了。

    秋风中的一个笑声,显得如此突兀,众人诧异地看了过来。

    林南轩笑容依旧,淡淡道:“嘿……突然想起一些往事,是我跟老沈相识时候的事……”

    万国泰放下被他擦了无数遍的大刀,好奇问道:“您与沈大侠是旧相识吗?”

    林南轩点了点头,道:“很久以前的事了。那时候,我们都还年轻,我还不是凌云宫之主,而沈江平也不是日后闻名江湖、侠义满天下的天绝高手。他刚刚突破先天,江湖上不过小有名气,但他一人一剑,荡平了为祸江南的‘十八人狼’,招惹了背后的黑道巨擘‘江南十八水寨’。”

    精彩的江湖往事,总是能勾起众人的兴趣。

    见所有人的目光都扫了过来,林南轩缓缓道:“事情起因很简单。只因十八人狼劫了一笔买卖,却杀了货主一家,连三岁的小孩都没放过。”

    “沈大侠与那家货主是旧识?”

    “不是。”

    “那家货主是白道中人?”

    “不是。”

    “那定是这家人颇多善举,名声在外。”

    “都不是。”林南轩缓缓道:“那货主一家只是寻常百姓,没什么善举,但还算公平,只是寻常的百姓。沈江平听都没听过这家人的名字,对方也没有什么靠山,原本‘十八人狼’以为又会是一桩无人问津的普通案件,这种事,连朝廷捕快都懒得管。但沈江平就管了。”

    众人聆听,林南轩继续道:“作为凌云宫的传人,我知道,在这个江湖上,不知多少少年天才就因为出道时招惹了不该惹的势力,而在一飞冲天之前,便已陨落江湖。那时候我就想,这又是个刚出道的愣头青,想扬名立万也不懂得办法,横冲直撞,这下子肯定活不长了。”

    众人当然知道沈江平活了下来,但林南轩说的不错,为了出名,搭上自己的性命,委实不值。

    林南轩继续道:“但我委实好奇这是个什么样的人,又因为距离很近,便见了他一面,简单地说了说话。”

    如花恍然大悟,道:“噢,定是前辈出手,帮着沈江平度过了难关。”

    “没有。”林南轩缓缓道:“这样的江湖恩怨太多了,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凌云宫虽是江湖中的超然大派,但也没有达到逢事必管的地步。沈江平干掉了一个归虚高手,自己重伤濒死,被一个叫花婉情的女人救了……”

    众人齐齐恍然。

    江水寒知道一些沈江平和花婉情的往事,但他更对别的消息感兴趣,急问道:“那一次前辈与沈大侠见面,聊了什么?”

    林南轩笑道:“我问他,得罪了黑道巨擘,被人追杀,怕不怕死。”

    “他怎么回答?”众人好奇。

    “那时他没有一丝少年的意气风发,也没有知悉消息之后的担惊受怕,他很坦然,也很冷静,他问——”林南轩深吸一口气,缓缓道:“江湖到底是什么?难道只是一个争名夺利的所在吗?如果真是这样,那我就太失望了。”

    “我没什么力量和野心,也没有扬名立万的想法,有的只是一条命一柄剑。”

    “但我相信,江湖是个可以有正义的地方。”

    “因为我就在江湖中,我就是江湖的一部分。”

    “我拼命,为的就是一点公义、一点道理、一点良知。”

    “我相信,跟我一样的人,大有人在,我又何须怕败怕死?”

    “我无所求,只求尽心尽力,就算死又能何妨?”

    “我只希望有朝一日,别人提及我死的时候,会去说,这个人,这个叫沈江平的家伙,是为了公义、道理和良知而死的……这便足够了。”

    林南轩缓缓的叙述,带给众人的震撼却是无以复加。

    林南轩说的平淡,显然当时沈江平也是如此淡淡地叙说,平淡之中,带着沉重的誓言。

    那就是沈江平的“武道”。

    是他存在的根本,他的侠义之心。

    “这个世道,聪明人太多。”林南轩摇头笑了笑,道:“很多人都是千般算计,万般筹谋。能有几个人像沈兄一样,只是为了一点点的公义、道理和良知而拔剑?”

    江水寒叹了口气,道:“其实自古以来,成大事的都是像沈大侠这样纯粹的人。聪明人都怕死,因为他们觉得自己的性命很重要,活下来可以日后做大事。嘁,这些人一直前怕狼后怕虎,缺少那股奋勇直前的狠劲,殊不知到头来也就越发的一事无成。世上庸碌之辈,大多如此。”

    “是啊,可惜,像沈江平这样纯粹的傻子,江湖上怕是不存在了。”

    “不,林前辈。这样的人还会存在的。”万国泰憨厚的脸孔现出一片潮红,郑重道:“我们兄弟没什么本事,但也一定会把沈大侠的这条路,一直走下去的。”

    **********

    “听说了吗?‘清江侠隐’沈江平原来之前没死,但这次却让人堵在了家里,全家上下死个干净!”

    “不是说,有个闺女没死么?”

    “对我也听说有个丫头没死,还是被魔门的人救走的。”

    “哎呀呀,想不到闻名天下的白道大侠,竟然是魔门的妖人。”

    “这个世道……唉。”

    “小点声,都不要命了?现在魔门多猖狂,明天就是重阳节了,祈祷李慕禅大侠能扭转乾坤吧。”

    ……

    洛都城内的大小酒馆,都在对昨夜的剧变议论纷纷。

    燕绝翎眉头紧皱,自己已经躲到一个偏僻的小酒馆,想不到还有这么多人叨扰,只是对方所说的话,让他面色更加不虞。

    对面的弦月善解人意,身子往前凑了凑,道:“你不喜欢,我们就换一家。”

    “不必。”

    “可你生气了。”弦月道。在她的印象中,燕绝翎绝世冷静,很少能有事情触动他的愤怒神经。凭生只见过他激动两次,一次是见自己,一次是父亲在他身边亡故。

    燕绝翎放下筷子,淡淡道:“沈江平是家父好友。更是令我尊敬的前辈。”

    “希望楚儿妹妹无事。”弦月有些担心地道。

    燕绝翎冷冷一笑,道:“孔雀出手救人,再想把人夺走,只怕就得罗破敌出手了。”

    弦月神色黯然,垂首不语。

    这时,距离他们二人不远的桌子上,一名客人拍了拍桌子,高喊结账。

    本是极为普通寻常的事情,但弦月一见到桌面上碗筷的摆放方式,顿时身心一颤,眼底露出纠结之色,连忙低头掩饰。

    燕绝翎不动声色,淡然道:“你若想去,便去吧。”

    魔门的暗号,果然逃不过他的法眼。

    “我不。”弦月心下一横,做出决定道:“我说了,这辈子跟着你。师门的事,我绝不再碰。我不想像花前辈那样,因为这件事与你分隔,更不想你受到连累。”

    “你想好了?”燕绝翎眼中散发炽烈的感情。

    “想好了。”弦月同样坚定。

    “不后悔?”

    “绝不后悔。”

    “好。”燕绝翎紧紧握住了对方的柔荑,郑重道:“只要你我真心想对,我决不允许有人伤害到你,不管是白道、黑道、魔门、邪教,甚或是亲朋好友,但凡敢伤害你的,必以血相见。”

    弦月大为感动,反握住燕绝翎的手。

    原本她也没有这么大的决心,但花婉情的往事对她触动极大,如果自己不与师门断开联系,哪怕与燕绝翎退隐江湖,有朝一日都有可能被那些白道人士用这借口将燕绝翎杀死,甚至连累很多人。

    一道身影倏然从窗外射了进来,落在座位上。

    竟然是真实面貌的叶清玄。

    目光从燕绝翎脸上转到弦月身上,再又转向燕绝翎,叶清玄沉声道:“我想请弦月姑娘帮个忙……”

    “办不到!”

    燕绝翎连听都不想听,倏然起身,拉着弦月便走。

    “绝翎?”弦月大为诧异,怎么燕大哥会如此生气?

    燕绝翎不是傻子,叶清玄不说请他帮忙,那就绝不是杀人,而弦月唯一能帮忙的事,便只有一件,便是她魔门月宗圣女的身份。

    叶清玄一把拉住燕绝翎的衣袖,缓缓道:“事关天下……”

    “天下关我屁事,正义又与我何干。”燕绝翎冷声道:“叶清玄,我可以拼命,只因你是我朋友。但你不能利用弦月,更不能置她于险地。否则朋友也没得做。你放手,否则我对你不客气。”

    这一刹那,弦月瞬间明白了叶清玄的想法。

    利用自己月宗圣女的身份展开反击。

    叶清玄微微一叹,松开了燕绝翎空荡的左衣袖,看着二人扬长而去。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