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96章 卑劣围杀
    沈江平太大意了。

    洛都乃龙潭虎穴,他却妄想有了凌云宫的安排,便可以高枕无忧。

    自己死不足惜,可惜连累了妻子和孩儿……

    “沈江平行得端,走得正,让我向你们这群江湖败类投降,做梦!”

    “哼!”“剑玄”凌照空冷哼一声,沉声道:“好一个行得端,坐得正,沈江平,令妻乃是魔门花宗妖女,这个事实你不敢否认吧?你与魔门勾勾搭搭,还说什么正派人士,呸,说我等是武林败类,你又是什么东西……”

    “你……”沈江平为人方正,顿时气得说不上话来。

    曹胜闻言哈哈一笑,目光瞥向花婉情,阴笑连连道:“此话不假,不过念在沈大侠为白道侠士的份上,只要你亲手杀了那魔门妖女,我可代为向凤仪阁阁主求情,饶你不死……更有拨乱反正,弃暗投明的机会!”

    哈哈哈……

    众群雄肆意大笑,极尽嘲讽之意。

    因为他们谁都知道,以沈江平方正的为人,绝对不可能舍弃妻女独自逃生,更不会为了个人荣辱而丢弃妻女生命。

    他们这么说,不过是在羞辱沈江平,但说到底,白道门派弟子与魔门之间的仇怨,绝非言语可以说清。

    只是听闻这里有魔门妖女,四周人群立即鼓噪起来。

    “妖女,家父便是死于魔门之手,血仇未曾得报,今日和你拼了。”

    “魔门妖孽人人得而诛之,绝不可让他们活着离开……”

    “什么狗屁白道大侠,几位先生不可放纵!”

    “杀了他,杀尽魔门妖人……”

    ……

    四周呼喝之声,响成一片,可谓是群情悲愤,根本不留一丝余地。

    这次凤仪阁动用的人马,俱都是白道大派的附庸,人多口杂,有些粗鲁之辈、急仇之人,不免口出污言,叫骂得甚是凶狠毒辣。数十人纷纷拔兵刃。舞刀击剑,便欲一拥而上,将沈江平一家乱刀分尸。

    沈江平等人脸色苍白,但沈楚儿却是悲呼连连,“我娘不是妖人”,“我娘没有害过人,你们凭什么冤枉她”,“魔门的仇为什么算到我们头上”……

    未及多时,沈楚儿满面泪水,声音已经嘶哑。

    可一个小女孩的呼声,在群情激愤的人群面前,又有多大的力度呢?

    花婉情悲呼一声,紧紧将沈楚儿揽入怀中,泪水无声而下。

    曹胜等人看着四周,更是得意。

    黎道天微微耸肩,笑道:“沈兄请看,你们一家已经引起武林同道的公愤,这样的情形,便是我等有心回护,也力不能及了。”

    沈江平回过头来,目光在妻女和挚友身上一一扫过,想不到自己英明一世,竟然会在此遭遇奸人围攻,而他又绝不忍舍弃妻女而去,心中凄凉悲壮之色横起,只觉得热血上涌,激发英雄肝胆,一声长啸,大喝道:“废话少说。死则死矣,黎道天,曹胜、邢无畏、凌照空,你们便是四人齐上,沈某又有何惧?”

    啊!

    沈江平大吼一声,身形闪动,呛啷一声,宝剑随之出手,剑风四溢,直接卷向了面前的四大高手,同时另一只手在身后猛摆示意。

    花婉情心中悲戚,知晓夫妻间的暗号,猛地一扯沈楚儿,另一手拉着静怡师太,大呼道:“我们走!”

    噗——

    脸色瞬间通红,强运魔门功法,竟导致内伤迸发,但瞬间移动出十余丈外,其速度从静止到极速,竟然只是刹那之间,夜空下几乎失去身形,只是闪动几下,便已到了十丈之外。

    “爹爹!”

    沈楚儿悲呼连连,身形却被拉扯得向后飞遁。

    轰!

    剧烈的爆炸声破空而来,十几名围追堵截的白道高手顿时被一股强风吹得身形不稳,眼看着花婉情三人就要逃出包围圈。

    “哪里走!”摘心道人一声冷哼,道袍飘飞中,与撞钟和尚拦阻去路。

    二人早已等候多时,时刻防备几人的离去,此时出手,正是当时。

    “你们走!”

    静怡师太猛地一甩,脱离花婉情的拉扯,拂尘一展,白丝如云雾般炸开,立即拦住了摘心道人的拳劲,并将其阻挡下来。

    “师父!”

    沈楚儿拔剑在手,却差点被娘亲扯了一个跟头。

    “妖女看拳!”

    撞钟和尚乘机攻来,一招带着破空的轰鸣声,形成一大团锤状的罡气,凶猛异常地轰向了沈楚儿。

    他知道魔门功法的诡异,故而将目标改为对方在乎的女儿身上。

    可倏忽间,眼见这招重锤轰在沈楚儿的胸腹之间,撞钟和尚嘴角的狞笑突然凝固,原来那小女孩的身影瞬间虚化,宛如击在水中的倒影,随着层层波纹,砰然间化为花瓣雨落,转瞬消失不见。

    !?

    撞钟和尚怔然一刻,耳畔如同炸雷一般的轰鸣,令他骇然像这一侧抵挡,但眼角处却隐隐瞥见一缕寒光直奔心脏,忙不迭伸手一挡。

    呲!

    左掌心一痛,竟然被一枚发簪刺穿了手掌,而对手身形连闪,已到了五丈之外,寒光连闪,暗器纷飞,十余名围杀花婉情的好手,都是纷纷中了暗器,惨叫声此起彼伏。

    好妖女!

    撞钟和尚痛骂连连,却感受到掌心微麻,知道发簪有毒,连忙拔下丢弃,右掌一拍,伤口处砰然血肉横飞,洞开一个鹅蛋大小的窟窿。

    撞钟和尚疼的满头大汗,却不敢怠慢,连服三剂清毒散,坐下运功逼毒。

    另一侧,静怡师太使出拼命的功夫,与摘心道人纠缠。

    而同样拼了性命的沈江平,确是将四大天绝高手围困了下来,但只是片刻功夫,便被回过神来的四大天绝压制下来。

    叱!

    多年未曾现身江湖的“剑玄”凌照空着力表现,猛地一声大喝,剑尖凝成一团蓝色电芒,向前迅疾地一剑刺出,与那沈江平气贯山河的一剑交锋,“噌”的一响,蓝色电芒倏然间炸开,形成范围丈余的一团蓝光。

    蓝光范围之内,空气宛如被冰封了一般,凝固不动,不但是空气,便是剑身,也同样无法动弹,这一手之下,立即封住了沈江平接下来的剑势。

    如果是二人搏斗,双方还可在小范围内比较罡气,但多人围攻的情况之下,沈江平顿时空门大露。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